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轰爆】易燃品与易爆品(一)

给 @砂糖 的生日+探病礼物。生日果然迟到了,不过探病还在有效期

考虑到砂糖糖应该吃药早早睡了,反正早一小时迟一小时她都看不到,应该没差-w-

祝差点挂掉的病友砂糖糖,生日快乐,好好活着【。


食用说明:

  • 没啥说明的。很久不写文了,手生。

  • 不好看你们也不能拿我怎样。

  • CP是轰爆,其他什么都没有。

以上,哼!


===============

【轰爆】易燃品与易爆品(一)


“对不起,这位同学请止步。”

车站候车厅入口,身穿制服的安检人员将手横梗在缓慢移动的旅客队伍前方。

 

因这声要求而停下的不仅是队伍前排的当事人,还有已经跨过安检的前方同伴。所有人都升长脖子,眨巴眼镜,精神更是十二分的戒备——看看被拦下的那位的脸色,哪怕下一秒他就暴起发难将安检人员炸飞,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出乎意料的事。

 

不过安检人员的下一句话证明众人的担忧有些多余,因为显然他也是知晓面前人的身份的。

 

“雄英英雄科的爆豪胜己同学,对吗?”虽然是疑问的话语,但表情上却是笃定的态度。

 

“啊?”爆豪胜己皱紧眉头,从牙缝里喷出一个音节,即表示肯定又表示不满。

 

“按照官方提供的资料,你的个性是爆破。”对方并没有因为爆豪的不满而退缩,而是从随身平板里调出一张表格,示意自己并不是无故找麻烦,“非常抱歉,因为突发状况,今天你可能无法乘坐轨道交通出行。对此我深表遗憾。”

话虽这么说,但语气上却没有任何遗憾,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啊?为什么啊?”听到通知,还没通过安检的其他人也凑过来,十几个人都是A班的同学。

 

“爆豪君做了什么吗?”丽日歪歪头。

“是担心会在列车上使用个性吧。”峰田摇头叹息,“毕竟爆豪的脾气是日本第一的烂。”

“不过爆豪还真有名啊。”尾白不无羡慕,“不愧是两年运动会第一。”

“不过平常不允许使用个性的公共场所,小爆豪也能好好控制的吧。”蛙吹为同学说话。

“那是因为表情太凶恶,会吓哭同车厢里的小朋友吗?”濑吕哈哈大笑,“说不定还会被同乘的客人当作劫匪吧!”

“哈哈哈哈太过分了。”切岛一边狂笑一边打圆场,“爆豪只是表情凶恶,其实意外地是个不错的家伙啦。”

 

“想死吗!!”公共场所的爆豪胜己用一记拳头替代了爆破,正中狂笑不已而没有发动个性的切岛面门。

 

切岛捂着脸蹲了下去,惊得旁边的绿谷出久如同开启了震动模式一般颤抖。然后一只手拨开他,后方的轰焦冻好奇地挤上前。

 

安检人员将众人请到一边,防止对后面的旅客造成影响。新的工作人员接替了他原本的位置,停滞的客流又再度向前涌去。

 

“并不是爆豪同学的问题……”他正准备详细解释,就看见后排过来的半红半白的脑袋。后者困惑地嘴巴微张,似乎正打算开口发问。

 

安检人员立刻截住了他:“这位是轰焦冻同学吧,很抱歉你也不能上车。”

 

在一圈不明所以的“哎——?”的疑问声里,安检人员抬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他将平板里的画面从表格切换到一张公告,随之歉意一笑。

 

“因为突发情况,本周南线部分公共交通戒严,所有易燃易爆品不得入内。”他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两位预备英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拥有类似个性的人。”

 

“噗!”在当事人的两人反应之前,就有人先笑了出来。

丽日捂住嘴,一边憋笑一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轰同学。但是易燃……哈哈哈……”

 

接着是男生们的集体爆笑:“易爆品!!哈哈哈哈!!还真是适合你呀!爆豪!!”

显然相较于轰,在女生眼里不那么帅哥的爆豪才是他们可以起哄的角色。并且难得处于禁止随意使用个性的公众场所,不乘机嘲笑一番爆炸少年,简直对不起安检人员给的这个好梗。

 

然而不能使用爆炸不代表不能使用暴力。爆豪用拳头再次向不长记性的众人证明了这个道理,并且怒气冲冲地左手抓着濑吕,右手拎着切岛向安检外拖拽。

 

于是连同安全通过安检的人也都重新走出了候车厅。


好在笑归笑,打归打,遇到的问题却必须解决。毕竟这个问题将决定A班众人是否要丢下两名同班同学——尤其其中的一位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不配合情绪。

 

“去死!!”爆豪胜己摆出一副要打道回府的架势,“不上就不上,反正老子本来就不想去!”

 

“这可不行呢。”蛙吹探出头,盯着爆豪,“集体活动是一定要参加的,小爆豪可不能缺席哦。”

她的发言得到了其余众人的一致好评。    

 

所谓集体活动,便是半个月前就计划好了的温泉旅行。

 

时值暑假,正是努力了一学期的学生族放松放飞的日子。它的魅力,是即便雄英英雄科的预备英雄们也无法抵御的。因此虽然A班的众人们都是拿到了临时执照的预备英雄,但如果不为此刻做点什么,那几乎就等于愧对自己17岁高中二年级的旺盛精力。

 

虽然最开始为去山上还是海边争论了无数场,甚至以峰田为首的男生们嚎叫着夏天不能没有比基尼——当然这也可能是女孩子们抛弃了海边选项的主要原因——总之最后定下来的就是这么一家位于186公里开外的温泉旅馆。

 

三天两夜,早出晚归,非常完美!

 

“狗屁!又不是学校活动!”在场的只有爆豪胜己不这么想,“还不是你们非拉着老子!当初说好的不是登山吗!?”他用事实抗议自己误上贼船,“而且白痴脸和黑眼圈还不是没有参加!”

 

“那两个是特殊情况啦!”立刻就有人反驳,“出国和回老家是不可抗力因素,其实他们本人可是超级想来的呢!”

“白痴才会在出国旅行和短途温泉旅馆之间选择温泉!”爆豪用你当老子傻吗的眼神怼回去。

 

“不就是你说上鸣是白痴脸的吗?”趁着当事人不在(其实在也一样),濑吕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朋友。甚至还有耳郎针对此点做出了应景的思维发散,“不过如果上鸣来了的话,大概也会因为放电个性被拦下来吧?”

“说的是说的是!”

“哈哈哈哈几乎可以想象出上鸣的表情!!”

 

由此引发的是一片损友的狂笑,只有绿谷出久弱气的声音从里面飘出。

 

“大家这样不好吧……”他慌乱地打量竹马,觉得自己几乎能看见一个即将蓄满的怒气槽,“还、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办吧……小胜还有轰同学,一定能跟我们一起去的……”

 

“什么办法?”娃吹配合地思考,“要么改乘巴士吧?”

不过立刻被饭田否决了:“刚刚那个人是不是说,往南的公共交通都在戒严?”

“那么巴士大概也不可能了。”绿谷跟着叹了口气。

“这样的话只有自驾了,不过问题是轰同学你们,应该都没有驾照吧?”八百万提议,严肃的表情下面带着点能够帮助到同学的跃跃欲试,“要不然,我把家里的司机叫过来吧?”

 

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但果然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吧……A班众人纷纷露出与世无争的安详表情。

 

“其实自驾的话,摩托车也不错呢!”切岛突然打破这片安宁,“骑着摩托来一场公路之旅,真是太有男子气概了!”

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仿佛硬化成了钻石。考虑到切岛钟爱的“怒烈赖雄斗”的命名规则,不止一人觉得那光芒可能是来自钻石下面的一队暴走族的机车车灯。

 

“老子没有摩托驾照。”爆豪翻了个白眼,将暴走族的幻象从眼前丢开。

“我也是,没有。”轰同样认真地附和。

 

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几秒后,轰不确定地转向目前的难兄难弟。

“……不能骑摩托车的话……”轰说,语气里带了一丝犹豫,“可以骑单车过去吗?”

 

“你他妈脑子有病吧!?”爆豪目瞪口呆。

 

“真不愧是保送入学的天才!!”切岛也目瞪口呆,虽然理由完全不一样,“单车骑行,帅爆了!轰!!”· 

 

“我觉得应该能行。”轰算了算,“186公里的话,公路车骑行也就五六个小时。现在就出发,晚饭前一定能到。”

 

“轰同学知道的好清楚。”绿谷佩服道。

 

“稍微,努力地了解过一点。”轰被连续夸赞得有点不好意思,“中学时,学校里有社团……”

 

“谁管你什么狗屁社团啦!!”爆豪怒斥,在脑内轮番把面前的家伙挨个爆破一遍,“能不能不要自说自话!?老子为什么要跟你这家伙骑行去温泉旅馆啊?”

 

“因为不能坐新干线,又没有驾照吧。”轰回答,仿佛答案就是此般天经地义。

“因为已经预付过旅馆的定金,如果不去就太罪恶了。”丽日回答,她的英雄准则就是浪费等于犯罪。

“因为你是比易燃品更危险的易爆品吧。”峰田回答,唯恐天下不乱。

 

“都去死!!”爆豪握紧拳头才强忍住不将硝化甘油甩到这三人的脸上去。

 

如果说被安检拦在入站口,爆豪准备转身回家的冲动指数是30点;那么在轰展示出他的“好办法”后,冲动指数就已经高达99——满分100。差一点他就要不顾一切地抬脚走人,直到轰的下一句话将他定在原地。

 

轰用特别认真特别无辜特别真心实意的语气问:“爆豪你……不会骑单车吗?”

 

“哈?你他妈在小看我吗!?”爆豪几乎从齿缝里喷出火焰,“区区单车还分什么会不会骑啊!!老子分分钟骑死你!!”

 

“哦!”轰开心道,“太好了,我也会骑的!那就一起骑行走吧!”

 

—TBC—


====

继续持续的三次元忙到死状态,感觉自己都是一只脚踩在ICU的门边。

但砂糖真的以命相逼(物理),看在她躺进了抢救室的份上,我只好连续一周每天早起一小时凑字数,下班到家十点班垂死挣扎,以300字/时的龟爬速度,缓慢凑齐一章字数……

严重怀疑我是不是丧失了短篇能力,怎么看起来又是一个坑呢TVT

评论 ( 30 )
热度 ( 9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