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轰爆】易燃品与易爆品(二)

 @砂糖 的生日探病贺,不知在砂糖康复前,能不能缓慢填完……

老规矩不做连接,文名打个TAG,前话自己点TAG。


食用说明:

  • 没啥说明的。很久不写文了,手生。

  • 不好看你们也不能拿我怎样。

  • CP是轰爆,其他什么都没有。

以上,哼!


====================

易燃品与易爆品(二)


轰的提议得到了A班众人的一致好评。这其中固然有部分原因是它确实可行,但大半原因还是大家觉得让班里数一数二的两名学霸吃瘪更有趣。

 

当然在这里也有真心实意想要帮忙的。比如八百万,认同了轰的提议后,激动地打算当场解开衣扣造物,还好(在峰田眼里是可惜)其他女孩子们慌忙制止了她。于是春光安全没有乍泄,一群女生涌去了候车厅的洗手间,五分钟后在安检人员的目瞪口呆中,丽日一手举着一辆公路自行车从里面跑了出来。

 

“给。”丽日把单车丢给易燃易爆二人组,“八百百说这可是她查到的最新型号,性能一级棒!”

 

“哦!”轰自然是信任八百万的能力的,于是诚恳点头,“谢谢。”

 

“啧。”爆豪从齿缝里挤出一个音节,脸上挂满不乐意三个字。不过他是个说道就会做到的男人,既然口不择言逞强答应了骑行,那么现在就不会反悔。

 

当然这是骑行开始前他的想法,如果他能预知两个半小时后会发生的事情,现在绝对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陪轰焦冻发神经。

 

八百万制造确实性能优秀。碳纤维的单车骨架很轻,轮胎也兼备极低滚阻与防刺,应付半天的骑行绰绰有余。加上骑手二人都是身体素质一等一的预备英雄,保持几小时的骑行运动根本不在话下。除却从车站到出城一段市内道路无法飙出速度,缓慢穿行了近一个小时,之后便一直以每小时30公里上下的速度行驶。

 

也许是戒严的原因,他们选择的这条国道上几乎没什么汽车。最初两人还觉得这非常幸运——毕竟日本大多数的国道都很窄,只有上下两车道——这会省下他们许多避让的麻烦。然而很快他们就意识到,幸运女神并没有站在他们那一边。

 

或者说,早间天气预报的女神就没有站在他们一边。

 

当云层遮住太阳时,轰焦冻心想这真是个适合骑行出游的好天气。没有暴晒的阳光,迎面有徐徐的凉风,爆豪在他侧前方半个身位处。他的身体俯在车架上,脊背勾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原本套在外面的短袖衬衫被脱下塞进背包,里面黑色的工字背心紧贴肌肤,黑白相间画出两片对称的蝴蝶骨。

 

轰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们一直没怎么说话,爆豪也没有理睬轰的目光。前行拨开的空气掀起他的发丝,眼睛则始终直视前方。爆豪的额前布满细密的汗珠,双脚有节奏地踩动脚踏,飞速将道路两侧的景物甩在身后。他的表情也很安静,没有争强好胜时的嚣张跋扈,也没有任何不悦的暴怒,那些轰所熟悉的爆豪胜己的情绪似乎现在都从他身上褪去,留下的部分令轰觉得有些美好又有些陌生。

 

轰突然就想起了他们刚进入雄英的那段时间。

 

那时他一心只想着怎么跟人渣老爸划清界限,将全部心神都投入唯一的执着之中。他目中无人高高在上,坚信自己的个性无与伦比,甚至认为自己无需竭尽全力就能拔得头筹。那时爆豪一脚踹进了他的休息室,轰也没能把他看进眼里。

 

会怒吼着“看着我“的爆豪,会揪住自己要求一决胜负的爆豪,在那天之后就消失了。爆豪的眼睛里曾有着为他燃烧的火焰,再之后,那火焰烧的愈发旺盛,却不再单单集中在他身上了。

 

这样想时,轰就有些惋惜。爆豪之后不再主动来挑衅他,反倒是轰自己开始动不动去撩拨一下爆豪。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动机为何,也许是自己对此心怀愧疚想找机会弥补什么,又或者是他解开心结后才能认真去看待身边的其他人。

 

后来搬进宿舍,轰有次阴差阳错在爆豪房间看见那枚运动会的冠军奖牌。那时他脑袋一热想抓住爆豪说“抱歉“,但爆豪立刻暴怒地将那块奖牌丢在他脸上,然后将他和奖牌一起踹出门外。

 

那块奖牌后来就留在了轰房间的抽屉里,轰想什么时候爆豪说原谅他了,他就什么时候再还回去。结果一直到爆豪拿了第二块冠军奖牌,那东西还依旧留在他身边。

 

“爆豪……”轰张开嘴,想说点什么。突然就有冰凉的东西打在他的鼻尖上。

 

想说的话突然被敲了回去,爆豪偏过脸疑惑地瞟了轰一眼。

 

“好像……要下雨……”轰茫然地看了一眼天空。

 

+++


不久果然下起了雨,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简直就像负责下雨的天神家里爆了自来水管。两人出发前完全没考虑到这种情况,干脆利落地被淋成了落汤鸡。。

 

“可恶!”爆豪忿忿地骂道,“什么鬼天气!”

“失策。”轰跟着检讨,“应该让八百万一起制作一套雨具的。”

“都他妈怪你!”爆豪怒道,“出这种馊主意之前,不知道看天气预报吗!”

“哦。”轰接受了斥责,他说,“抱歉。”

 

“你他妈现在说抱歉有个屁用!!”爆豪从手心里炸出一片火花,却只有平常随手宣泄的半分声势。

 

虽然硝化甘油的爆破不受雨水影响,但淋雨却让他的体温降低,削弱了汗腺分泌,这让他愈发烦躁起来。伴随着他的那声怒吼,天穹上一道闪电划过。

 

轰隆隆隆……

 

雷声在电光出现后的2秒抵达,而在3公里之外的铁轨上,则是8秒之后才接收到那一波轰鸣。

 

“好像要下雨了。”

障子竖起触手,上面有三只耳朵同时扇动。五官敏锐的他,是在座所有人中,唯一一个隔着车厢听见外部雷声的人。

 

不过他的话并没有引发什么关注。所有人依旧事不关己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开零食大会,毕竟就算现在下雨也影响不到他们,更何况外面还没有一滴水珠打在车窗上。明明只是相距不远的两条道路,却和其人二人组那边仿佛两个世界一般。

 

只有八百万,忧心忡忡地看向窗外,似乎想从远景中找出什么。

 

“怎么了,八百百?”蛙吹好奇地歪头看她,觉八百万的脸色有些发青。

 

“啊……”八百万嘴唇犹豫地开合,“我好像……又把事情弄糟了……”

她从随身电子终端里调出一幅机械结构图,并将其中一部分放大,指给身旁的青蛙女孩看:“这里、这部分的齿轮,我似乎制造时做错了……”

 

“做错了?”蛙吹疑惑地看着,她完全不懂设计图上画了什么,“错了的话会怎样呢?骑不了了吗?”

 

“那倒是不会,整体结构还是没问题的……”八百万斟酌词句,“只是相比其他部分,这部分承受的压力会偏高,咬合部分会有些……不那么结实……就是说,平常骑行应该没问题,但受到冲击的话有可能有小几率的损坏。”

她又看向窗外,远处的云层很厚,如同在她心头蒙上的阴影。“如果真的下雨的话……可能会因为打滑,几率有所提高。”

 

“原来如此呱。”蛙吹呱了一声,对八百万的担忧多少有些感同身受。

 

“不过也许只是想多了呢?”丽日从后排探过脑袋安慰道,“只是骑单车的话,也没什么好受到冲击的吧?”

 

但她的安慰很快在身边人的低声补充中变得毫无价值,甚至自己都有些心虚起来。

一旁的绿谷说:“小胜不喜欢雨天。如果今天下雨的话,小胜一定会超级火大吧……”

 

八百万:“……”

丽日:“……”

蛙吹:“……”

那画面太清晰太美,几乎不用想象就能浮现在眼前,大家纷纷表示自己不太想看。

 

这不能怪他们对朋友没有自信,毕竟身处事件中心的人名为爆豪胜己。而且世界上还有条著名的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墨菲说得很对,因为那件坏事正在几公里外的国道上发生。

 

伴随着掌心的轰鸣,爆豪先是听见一声细微的咯嘣,然后便脚下一个失力。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差点失去平衡,爆豪左右晃了晃重新稳住身形,接着一个刹车从上面跳了下来。

 

“什么鬼?”他骂骂咧咧地俯身查看单车,在变速齿轮的部分似乎有什么被弹了出去。现在转动脚踏,也完全带动不了车轮了。

 

“怎么了?”轰也停下车,惯性让他向前多滑了一截。他将单车推回来,停在爆豪身边。

 

爆豪蹲在车前,一边单手拨动着车轮,一边抬头仰望来人。雨水将他一头顽固的金发打湿令它们顺从地垂落,又顺着发梢滴落到他淡色的睫毛上。那些水珠迷住了爆豪的眼睛,于是他眨眨眼,水珠便汇聚成一条水线,顺着眼角滑落到脸颊上。

 

——看起来几乎有些可怜。

——可怜又很可爱。

 

爆豪当然不会是可怜的。甚至他微微发红的眼角也不是什么哭泣的前兆,而是实打实的暴怒预警。但轰就是不合时宜地联想到下雨天被遗弃在路边的猫,毛发乱糟糟湿漉漉的,趴在纸箱的边缘就那样抬头仰望着他。

 

——简直让人忍不住伸手抚摸它的头顶。

 

轰被自己不合时宜的想法吓了一跳,甚至在他意识到前,手已经准确无误地按上了爆豪的头顶。并且在他脑海中冒出“不妙”两个字的同时,爆豪像只被触怒的火龙一般跳了起来。

 

“你他妈在做什么!!”爆豪怒吼,“去死!!!”

 

“抱歉。”轰说,向后一步避开了爆豪的攻击。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7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