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轰爆】易燃品与易爆品(三)

 @砂糖 的生日探病贺。心疼一秒砂糖糖,早日能恢复行动能力。感觉虽然我忙的要死没空更新,但反正砂糖关在病房里也看不到,就突然心安的龟速更新了【喂

老规矩不做连接,文名打个TAG,前话自己点TAG。


食用说明:

  • 没啥说明的。很久不写文了,手生。

  • 不好看你们也不能拿我怎样。

  • CP是轰爆,其他什么都没有。

以上,哼!


====================

易燃品与易爆品(三)


倾盆暴雨连下了三个小时,到了下午六点半也没有半分停止的迹象。


如果在平日,这个时间大约只是红霞燃遍天际的傍晚。但在雷雨天的荒郊野外,被遮蔽了阳光又没有城市霓虹的照耀,看起来几乎像是入夜了一般。


小藏町是位于国道下向东一公里处的一方小村庄。由于近年来年轻人都倾向前往大城市打拼,留守在村子里的人也越来越少。曾经约有300人左右的村子,现在实际生活在其中的还不足六十人,并且九成都是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这样迟暮的村子在这样阴沉的雨天,自然便早早陷入了沉寂。毕竟村里没有什么适合夜晚打发时间的场所,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在雨天出门的理由,房屋与房屋间隔着一段并不算近的路程,更是鲜少有不属于村里的陌生客人光顾。因此,当村口第一家的房屋响起敲门声时,住在里面的夫妻俩都不由露出困惑的神情。


“谁呀?”坐在餐桌前的男主人问了一声,然后用眼神示意妻子自己前去玄关看看。


“啊,不好意思,打扰了。”从门外传来一声略含歉意的问候,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对年轻人。或者说年轻人都有些过于成熟,至少在男主人的眼中,门外的两人虽然目测身材挺拔,但在那头被暴雨淋得面目全非的头发下,确确实实是两张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少年脸庞。


大学生,或者是更小。男主人心里猜测着,稍微放下了一点心防。

“你们是……?”他问,似乎不确定是否应该让罕见的陌生客人继续站在外面。


敲门的自然是倒霉的骑行二人组。在经历了两小时的骑行和三小时的推行之后,两个人终于在天色完全黑暗之前发现国道远处稀稀落落的灯光。


对于爆豪胜己而言,雨天绝对是令人讨厌的天气。尤其是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间国道中遇上,讨厌程度大约还要翻上三倍。而当他身边多加了一个阴阳脸,这个三倍至少还需要再乘以五。数值精确不可考证,但爆豪眼角的血丝却多少表明了他被雨淋透后心情有多糟糕。


中途曾经有一段路,轰脑洞大开地用冰给两人造了遮雨的冰盖,不过却并没有达到什么成效。一定要说的话,只是单车损坏而被阴阳脸迁就陪伴步行,就已经够让他感到耻辱了;外加浑身湿透的情况下被冰层的寒意环绕而瑟瑟发抖的话,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他这近半年来的奇耻大辱。


本质上爆豪胜己从个性上和精神上都不是个喜欢寒冷的人。


爆豪几乎感觉寒意扎进他的毛孔透进肌肤。本来下雨就让他体温偏低,现在更有些变本加厉的意思。甚至他突然有种冲动——比起在冰盖下躲雨吹冷气,他更宁愿投身到瓢泼大雨中去——至少夏天的雨水比轰焦冻一直发动着的个性要温暖多了。


然而更耻辱的是在他的大脑判定出他的怒意积存极限前,他的身体就先表示出了屈服。爆豪在轰的冰盖下连续打了三个喷嚏,声响将一旁的轰也吓了一跳。


“啊,爆豪。”轰完全没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只是特别认真的表示关心,“小心感冒。”


这句话瞬间挑动了爆豪绷紧至临界点的神经,爆炸少年立刻火山爆发,还是连环的那种。

“感冒了还不是你害的!!”

“湿漉漉的造什么冰?智障吗!!”

“谁他妈提议的骑单车!?”

“老子就没这么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说来说去,都是你这家伙的错!!”


“……哦。”被对方一通狂吼,轰面色如常的眨眨眼。并且在习惯性地说出道歉话语后,又把左手伸了出去。一朵火苗在他手心燃起,两三秒扩大成一朵篮球大小的火焰花朵。


爆豪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一时间忘记了继续发脾气。


“啊?”他警戒地后退一步,心想这家伙是不是被骂气了要打架?好啊,求之不得阴阳脸混蛋!老子就是不用个性也能把你揍到废久都不认识!


爆豪用一秒钟做好心理建设,正准备用眼神给对方一个威慑,就见轰小心翼翼地将那团火向两人中间送来。

“火。”轰认真地说,“烤烤就暖和了。”


“……”爆豪感觉自己一腔怒意撞在了峰田的粘球上,拽不走拖不动简直能让人再恼火一万倍。内心告诫着自己应该冷静再冷静,毕竟对方多少也是好心……但看进轰眼底挑动的火光,爆豪还是觉得心底有一根名为理智线的弦,狠狠抽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你这家伙有病吧!!”爆豪怒吼,“别他妈一直把个性用在这种无聊的地方啊!!你在小看我吗!!”


轰抬头看着被一阵爆破掀翻化作碎渣的冰盖,随着爆破飞溅到国道外侧,同时自己被毫无遮挡的暴雨淋了满头。

这力道和方向都控制的恰到好处,暴怒之下也没有让碎冰牵连交通。轰想,爆豪果然在这种细节处心思纤细。不过……


想着他就把另一半脑洞实话实说抖了出来:“爆豪你这样,才是把个性用在无聊的地方吧。”


最后自然是差一点就打起来。

差一点的意思是,轰非暴力不合作。所以爆豪就算再怎么火冒三丈,易爆品遇上冰冻的易燃品,也只能单方面冒几个火星就被迫偃旗息鼓。


爆豪不乐意跟他同处一个冰檐之下,轰也不去勉强。两个人从天亮走到天黑,从手机电量警报到自动关机,偶然路过的三两车辆也无视他们的求助而远离,轰甚至忍不住开始思考夜晚造一座冰屋过夜的可能性。


不过在他提议出口之前,爆豪已经眼尖地看到远处点亮橘黄灯光的小村庄。


这就是两人到达小藏町前的情况。


爆豪皱着眉头,将两人的遭遇简要地对屋主说了一通。轰有点呆然地看着他,稍微有些意外爆豪还有算是礼貌待人的一面。不过仔细想想却也不突兀,毕竟这个人虽然平常一幅凶恶脸,当年考临时执照时也是因为态度恶劣而落榜;但在面对学校里的老师时,其实还是相当乖巧恭敬的。


看起来像个不良,骨子里却是个规矩的优等生。轰在脑内将爆豪的学校生活过了一遍,想着这个结论似乎也曾在宿舍里听什么人提过。


而且现在是打算借宿,无论如何,轰认为爆豪本身还是相当理性懂得分寸的。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轰觉得爆豪其实比自己更擅长交流——单就看班级里有那么多人愿意围绕着他,况且爆豪这会还掏出了学生证和职业英雄的临时执照。


轰自己也带了临时执照,不过却只是为了以防遇到事件方便出手,却没想过用在此时。至于出门带学生证,大约一直就没有进入过他的脑海。

所以爆豪果然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轰再度在内心给爆豪的细心人设添加了一条佐证。


“雄英的学生?”


事实证明学生证和临时执照比空口白话要有用得多,至少在爆豪掏出证件时,男主人的警戒心便放下许多。而当他看见证件上的照片与姓名时,更是不可思议的再度打量了门口两人几眼,随后态度也变得激动起来。


“爆豪胜己!”男主人的眼睛亮了一下,又确认了轰左半边脸上的伤疤,“你是轰焦冻!”

说着他让开了玄关的通路,对里面喊道:“老太婆!是雄英运动会冠亚军的孩子啊!”


有点像他们走在街上,被周围的路人认出来的热络场景。


这个社会对职业英雄相当优待。作为社会秩序的保护者,民众对他们相当信任;作为时常曝光的公众人物,民众更是对他们喜爱有加。而当轰和爆豪两人被热情的主人邀请进屋,又被带入二楼的休息房间后,两人明白主人家的热情原因远不止上述两条。


“家里没有客房,这是我儿子的房间。他现在在东京都工作,你们可以先住在这里。”女主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打开房门,房间朴素,墙壁上贴着几副不同的英雄海报。“他小时候也是以职业英雄为目标的孩子,不过我们做父母的没能给他强大的个性……现在虽然也在英雄事务所工作,不过只是辅助人员。没想到现在会有未来的职业英雄暂住他的房间,他一定会高兴吧。”


很显然,这也是一个拥有怀揣英雄梦想的儿子的家庭。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能考进雄英的精英,但道路总有许多。


轰忍不住看了眼爆豪。和在学校时总是叫嚣着其他人为路人不同,此刻反倒是露出了罕见的安静表情。

“对于事务所来说,辅助人员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爆豪说,语气里包含了理所当然的认真,“能帮助战斗人员更好地战胜敌人,解决后顾之忧,自然也是事务所的英雄。”


“这句话我会转告他的。”女主人笑起来,“其他英雄们也都能这么想的话,那就太好了!”


女主人很高兴地下了楼,为突然到访的客人准备晚饭和洗澡水。随手关上门,爆豪回头放下背包准备从里面拿出换洗衣物,却发现轰半张着嘴巴,有些目瞪口呆地盯着他。


“你他妈在看什么!?”面对轰,刚刚还礼貌的爆豪像是虚假的幻影,瞬间变回了平常的无礼之徒。


“没什么。没想到你会说这种话。”轰眨眨眼,像是发觉新大陆一般,“运动会时,你还嘲讽其他人是路边的小石子。”


“哈!?就事论事、实话实说不懂吗?”爆豪碰一声将背包丢在地上,拿看智障的眼神瞪了轰一眼,“企图挡在老子冠军路上的当然是小石子,但这和职业分工和价值没什么关系吧!”


这倒也是,轰认同了这个说法。他看着爆豪将背包里的衣物拽出来,嘀咕着还好背包防水,脑海中不由想到了曾经在宿舍大厅听见的切岛对上鸣的谈话:“虽然觉得自己的个性很土,但既然爆豪说不被打倒就是很强,那么我可不能辜负这句话啊!”


这就是所谓的实事求是吗?轰想,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的温柔和善解人意吧。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9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