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2

目录:01 、02 


食用说明:

1,原著世界观,未来25岁捏造

2,出胜ONLY,自我瞎几把解读

3,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退步了我也没办法!

4,三次元比较忙,尽量三四天更一次,不行就周更吧

============== ========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2


全世界都发现英雄人偶好像变了一个人。

 

这不是说他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又或是三观被开启了什么新世界大门;而是原本一些仅存于私下的行为浮出水面,这时大家才豁然发觉:这个人偶和我以前认识的不一样!

 

比如被问起恋情时,再不说没有考虑过,而是明确回答已经单恋许多年;给爆心地点赞的推特账号,也从小号换成了官方大号;事务所的办公桌上除了欧鲁迈特的手办外,还明目张胆地摆上了一排爆心地的手办……

 

再比如被授予什么英雄勋章或受到嘉奖时,以前的人偶会说:“谢谢大家,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我会努力成为像欧鲁迈特一样能够守护大家的英雄!”

而现在的人偶则会在这么说之后附加上:“还有小胜,因为一直注视着小胜,憧憬着小胜,我才能走到今天。没有小胜就没有现在的我!和小胜一起成为职业英雄,是我们两个人从幼年时就开始的梦想!”


围观群众纷纷捂眼低头,表示这种几乎OOC的恋爱脑人设完全无法直视。

 

“这算什么!?没眼看!没眼看!”

“您好,您今天份的狗粮已到货。”

“人偶今天又向爆心地告白了吗?告了。”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社会新闻里会有八卦头条?”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刷推特。”

“狗眼!我的钛合金狗眼!!“


最初还都是如此的哀嚎,但被轮番闪瞎几次后,许多人开始苦中作乐起来。比如有人重新梳理了人偶以前和爆心地有交集的地方,对比了前一波论战里的猜想小论文,最后得出结论:“我以为人偶只是最近才开始撒狗粮,但其实他从好几年前开始就已经在暗中撒了。”


还有人发推文表示:“总觉得下一步就是在爆心地的握手会上看见人偶在排队了……”

这条推文一夜间便得到了十万以上的红心点赞,直到人偶发推澄清前数字还在飙升。而那条推文,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从其中嗅出一股子放飞自我加放弃治疗的味道。


那条推文是这么写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去小胜的握手会啊。但那样,小胜的握手会一定会被炸掉吧。”

好吧,比起粉丝的猜想,更要男默女泪可怜可叹。


其实,在英雄职业化日趋成熟的个性社会,英雄恋爱其实并不是什么敏感话题。从原本顶多只是某杂志的头条八卦的程度,闹成全国轰动的大新闻,主要原因也只在于当事人突变的画风太令人消化不良。不过也有人过度消化不良大受刺激,宣布从此对人偶和爆心地双向粉转黑。


黑多粉多掐架多,也难怪这件事的热度难以消退。


当然也有业(好)界(事)良(之)心(人)询问人偶刨根究底,得到的答复倒是意料之中的简单:“反正大家都知道了,那也没必要再隐瞒了吧。毕竟我是真的喜欢小胜。”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粗暴,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难以反驳!顺便还能再告一次白。一石二鸟就像英雄人偶的SMASH连击一样有效。


好事民众被击沉了。

爆心地也被击沉了。


这里的“击沉”不是说爆心地被某个光屁股小天使的爱心箭矢射中,也不是说他固若金汤的废久滚开AT力场被SMASH破开,而是更单纯的、更浅显意义上的——他承认自己在全国的好事之徒前力有不逮、力不从心,他承认自己不敌对手的滔滔攻势,他打算逃跑了。


他不是没打输过,也不是没逃跑过,但这绝对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从心灵上对一件事情认输。认输的方式是,他决定接下单独潜伏入南太平洋岛屿,清缴其上的毒枭与海盗的任务,以便于他能从日本社会消失一个月或更久,从而获得一段时间眼前的清净。


“妈的烦死了!!”爆豪怒吼,“就这么决定了!给我回复对方我他妈这就出发!现在立刻马上!!”


“爆豪前辈。”事务所里年轻的经理人皱了皱眉,“你真的要去那边吗?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他的身板挺直,肩膀却有些微微发抖,仿佛随时会把手里抱着的一叠任务资料抖向空中。但如果看仔细了就会发现,那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在拼命忍着即将喷薄而出的笑意。


爆豪坐在自己的办公桌里。那原本是一张约两米长的宽阔的桌子,上面的摆放常年整洁。一台双屏台式电脑,一台小巧的笔记本,还有一个银色合金笔筒外加简单的文件架,除此以外没有任何非必要的物品……这是说以前的话。

现在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束,七彩斑斓的巧克力糖果礼盒,还有毛茸茸玩偶和爱心形状的氢气球。以至于从外面看过去,淡金发的爆豪胜己在其中就像淹没在童话世界花海里的小公主——如果你能无视公主那张写着“老子现在就要杀人”的脸的话。


除此以外,在事务所的其他地方还能看见不同程度有点枯萎的花朵和漏了气的气球,可想而知这些东西是怎样在一段时间里陆陆续续堆满整个空间的。并且,这些闪耀着粉红色光辉的东西没有一件来自八卦对面的主人公——就算人偶再怎么放飞自我,也没有这般激怒爆豪胜己的胆量——而是来自全国各地疯狂的CP粉,每一件礼物卡上都写着“请答应人偶吧!”“一定会幸福的!”“在一起在一起”这样的词句。


经理人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要把整个事务所看热闹的笑意都吞进肚子里。虽然这段时间大家都喜欢打趣自己事务所的王牌英雄,但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难免还是有些担心。

“根据那边申请国际援助送来的材料,我认为这个任务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而且孤身一人进入不熟悉的地方,不做好万全准备的话……”


“这种事情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爆豪从牙缝里发出一声嗤音,“放心吧,又不是真的没有对接人,不会出什么情况影响你下半年的经营计划的。”


“我可不是担心经营计划。”经理人推了推眼镜,“你要相信我,我可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


“那么你也要相信我,老子可是战无不胜的爆心地。”爆豪站起来,抓着椅背上的外套向外走去,“相信这种事,难道不他妈是相互的吗?”


也许是被外套带起的风吹落,数片花瓣从花束上飘下,落在经理人脚边。他低下头,眼镜里映着殷红的颜色,沉默许久最后叹了口气。

“真他妈任性。”他说,口吻像极了爆豪胜己,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但他终究也没做什么,整个事务所也没法做什么。从爆豪进入整个任务的流程开始,他的一切行踪都成为了机密。


反正爆豪说了相信他,那所有人便都相信他就好了。


只是爆心地是个名人,习惯了每隔几日就从电视、社交媒体看见他的民众很快就发现爆心地突然消失了许久。但短短两周未露面并不会令粉丝感到恐慌,毕竟英雄粉虽然多,但英雄毕竟不是娱乐明星,偶尔会出任一段时间的机密任务也不少见。大家更多的还是在讨论之前八卦的余韵:见不到爆心地,人偶怎么办?会担心吗?


绿谷出久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是不是正在担心。


总的来说,他并不太担心爆心地的任务。从雄英开始他们就见惯了各式危险,受伤或直面生死是家常便饭。但无论何时,在他心里都对小胜有一种莫名的信心,就好像他永远都不会失败,永远都是他儿时心目中胜利的象征一般。


但以他从小积累下来的对爆豪胜己的了解,以及从爆心地事务所收集来的小道消息,他多少也明白了小胜突然接下偏远任务的理由。想起之前和丽日电话时,对方问他“你觉得这样好吗?”,绿谷觉得自己的胃都在隐隐抽搐。


就算不担心小胜的实力,他也依旧会担心很多小胜其他的事情。


“小胜,果然很讨厌我啊……”他把脑袋磕在桌面上,“但即使会被讨厌,有些事还是不得不做吧……”


他打开抽屉,从最底层抽出一封薄薄的牛皮纸资料袋,里面是他准备了很久的一些材料和联络方式。


“小胜一定会气炸的。”绿谷出久想象自己拨打完里面的电话,办完那些事情,站到小胜面前时对方的表情,忍不住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绿发。


他向后躺靠在椅背上,脑袋后仰看向天花板:“书呆子、胆小鬼、跟踪狂、看不起人、打也打不走……”


那些都是小胜骂过他的词语,绿谷念叨着,反而忍不住嘴角翘起弧度。


—TBC—

==========

我以人格担保,这里的出久绝对不是变态也不是黑。

虽然不知道为啥写完最后一段,我总觉得他是个变态OTZ

评论 ( 13 )
热度 ( 6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