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3

目录:01 、02 


食用说明:

1,原著世界观,未来25岁捏造

2,出胜ONLY,自我瞎几把解读

3,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退步了我也没办法!

4,三次元比较忙,尽量三四天更一次,不行就周更吧

============== ========

你所认知的世界-03


全世界都感受到了英雄人偶的从不放弃。


不管是战斗还是救助,不管是信念还是理想,人偶的目光始终坚定向前。这一执着在他如今的恋爱上也表露无遗。即便他的恋爱对象是全世界最难搞最可怕的家伙,他的眼神也从未移开。


有这么一个粉丝建立的个人网站,进去第一页就是一张有关人偶和爆心地恋情的问卷。


【调查】你是否支持人偶追求爆心地?

1,支持。我是人偶粉,我希望人偶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2,不支持。我是人偶粉,爆心地的性格太烂配不上人偶。

3,支持。我是爆心地粉,希望人偶能打动爆心地。

4,不支持。我是爆心地粉,爆心地已经拒绝就不要再缠着他了。

5,支持。我是路人,想看他们在一起。

6,不支持。我是路人,强扭的瓜不甜。

7,其他【请填写理由】


最开始选择2、4、6的人最多,似乎不管是路人还是粉丝都不看好这段感情,但随着曝光的时间越来越久,1、3、5的比例开始渐渐上升。甚至在7的理由中还出现了一种声音——就算我不支持,人偶会放弃吗?


这个声音很快被人注意到,并顶到了评论顶楼。于是越来越多人选择这个理由,一个月后7竟然一跃逆转成为票数最高的选项。


“反正至少如果是我的话,是做不到暗恋一个人二十年的。”有人在评论里感叹,“尤其是对方还那么拒绝,一定早就放弃了吧……”

“所以人偶才是人偶啊。”有人偶的粉丝回复,“虽然我很讨厌爆心地,但人偶的话,认准了就一定不会改变心意。毕竟他就是那样勇往无前的英雄呢!”


——是啊,那就是人偶啊。

这样的声音传到了很多人的心底。民众们感慨着,仰望着,相信想象中的那一天必定会到来。哪怕爆心地也一样是勇往无前的英雄,亦无法让人偶放弃。


或者换个角度说,与人偶从小一起长大的爆心地对此应该有更为真切的感受。因此他应该更明白,当青梅竹马说出自己的目标时,将会有多么难以撼动。


爆豪确实感受真切,但他有时候就会仿佛忘记了此事一般,以为用一些手段就能让那个顽固的木头脑袋改变想法。然而小学时没做到,中学时没做到,高中时也没做到。名为废久的存在像影子一般紧贴在他身周,直到如今,他又凭什么以为自己就能让废久放弃什么东西?


爆豪拿着钥匙的手顿了顿,扭头看向左侧的公寓大门。


这是一栋位于西新宿的高级公寓,37层的两居室是他成为职业英雄的第四年花了1.2亿日元购买的。虽然一开始也背了不少贷款,但随着儿时的“成为高额纳税者”的理想实现,这些贷款渐渐也就不再成为什么问题。


同理可推,和他一样处于第一梯队的职业英雄,这些钱对绿谷出久也不是问题。只是这也不能解释为什么绿谷出久会从他家左侧的住户大门里探出脑袋。


“你、你回来啦,小胜。”绿谷将门推开一条缝,一手抓着乱糟糟的脑袋,一边露出和善而讨好的笑容。


爆豪应激似地向后退了一步,拿钥匙的手差点反射性地将它向废久砸去。

“你他妈怎么会在这里!?”先是质问,然后是愤怒。他两步跨上前,一手揪过绿谷探在门外的半个身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的日程!?妈的你又干那些恶心的跟踪狂事情了!?不对,隔壁这家怎么了!?”


“小、小胜……”明明是排名前列的职业英雄,此刻看起来却一副小鸡仔般的可怜样。绿谷缩着脑袋半举双手,委屈巴巴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红瞳,“声音太大了啦……有、有什么话先进屋再说……对了,小胜要不要进来我家坐坐?”


“哈!?”爆豪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家!?”


“对对,我家。”绿谷点头如啄米,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门内,“我上周刚搬过来……”


“开什么玩笑!!”回应他的是两倍音量的怒吼,“你他妈快给老子从隔壁滚出去!!”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刚刚在一阵飓风里呼啸而过。等到风暴稍停,他便被那只揪着他衣领的手毫不客气推了出去,而后是“砰”一声金属门砸进门框的声音。


他抓抓后脑勺,肩膀无力地向下沉去半分,对着爆豪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绿谷转身回到自己的家中,没一会又拎着一个盒子走向爆豪家,接着开始按响门铃。


门铃响了七八声才被切断,爆豪胜己一脸怒意地打开门。他穿着黑色紧身背心,显然是刚将身上那一套外出衣物脱掉。绿谷在他开口痛骂之前先一步举起右手,晃了晃拎着的礼盒。

“我是来送新邻居的见面礼的!是之前去法国青山同学推荐我买的红酒!小胜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说完他便闭上眼睛,高举着礼物,像等待审判长宣布死刑的罪犯。爆豪盯着他,瞳孔在赤红的虹膜中心收缩又放大,重复几次后,他沉默着松开门把,啧了一声后转身向内走去。

“自己关门。”他说,绿谷立刻如蒙大赦一般跟进了屋。


爆豪从眼角的余光中瞟了一眼绿谷,想着自己一个月前是如何不厌其烦,而选择退避三舍去接一个偏远又隐秘的任务。在“享受”了一个月无人打扰的清净时光后,他是抱着“再有不怕死的八卦疯子来烦老子就炸死他”的同归于尽的决心回来的。没想到刚从事务所交完报告回到家里,屁股连沙发都没碰着,就要面对这一张罪魁祸首的脸。


“交代清楚。”他整个人砸进柔软的沙发里,一支胳膊搭在靠背上,尽可能将脸扭向看不见废久的一边,“你到底做了多少恶心的跟踪狂的事情。”


语气过于平静,反倒让绿谷有些紧张。他将红酒礼盒放在茶几上,拘谨地在爆豪对面坐了下来。


从哪里开始交代呢?他低头看自己的双手,斟酌来斟酌去却不知怎么开口。


“行程。”最后又是爆豪啧了一声,“谁告诉你的。”


“也……没有谁……”他的眼神游移,“就是……那边,请他们务必同步我一些非机密的情报……然后我每天都有关注小胜的动态……还有小胜的粉丝论坛上,有人说在机场看见疑似小胜的人……然后我就想……”


“……够了你不要说了。”爆豪打断他,眼角微微抽搐,“太恶心了,你是变态吗?”


“逛粉丝论坛哪里变态了。”绿谷申述,“那样的话,全世界的变态也太多了!”


“闭嘴!”爆豪瞪视他,“隔壁呢?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公寓里的人平常交集很少,作为职业英雄,爆豪胜己更是出入都很注意自己的隐私。不过敏锐如他,周围的一些事情还是很清楚的。比如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家隔壁住的是一个普通人的中产家庭,女人是全职主妇,男人是某个IT行业大公司的精英。这家人从他搬进这栋公寓后不久入住,几年来从未有过变动。这里的房价不菲,住的进来的都不是什么缺钱的家庭。想要突然将他隔壁的一家迁移出去,怎么看也不是突然敲门说想买下来就可以的。


“……”面对这个问题,绿谷却犹豫了,“我说出来的话……小胜不要生气……”


还有什么能比刚刚知道自己身后有个全方位跟踪狂更令人生气的吗?爆豪翻了个白眼:“别废话,快说!”


“其实,那间公寓本来就是我买的……”绿谷干笑了下,“后来一直委托管理公司,条件就是想要收回时可以立刻收回……”


“本来?”爆豪敏锐的抓住了重点,“从什么时候开始?”


“……”绿谷望了望天花板,觉得自己像是一只主动把咽喉送入狼口的兔子,“四年前,小胜买公寓的时候。”


“………………”


爆豪承认自己这次是真正的被惊到了,以至于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他瞪大眼睛,像是第一次认识眼前的青梅竹马,一股寒意从他的尾椎骨一路上爬,直激得他头皮发麻。像是要将这股莫名的寒意压下,另一股怒火从他心头涌起,挣扎着要占据上风。


“……你这个……”爆豪跳起来,咬牙切齿,“书呆子!跟踪狂!!疯子!!你他妈是故意的!?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的掌心里火星噼啪炸响,绿谷想也许下一秒小胜就会将爆炸的掌心按到他脸上。


他想说我不是故意的,哪怕是四年前他也没想到今天会这样做。那时的他也许只是一时冲动、一点私心、一点利己主义而已,仅仅是想在靠近小胜的地方给自己留一个位置而已。而他现在,也只是重拾了那一点小小的私心,并希望它开花结果。


“小胜难道不知道吗?我想做什么?”绿谷突然直起身体,之前试探般地神情消失一空,他用力握了握横在膝上的拳头,“我喜欢小胜,想要靠近喜欢的人,仅此而已!不可以吗?”


就好像许多年前,他们还在雄英时,在欧鲁迈特的见证下绿谷说“我会成为像欧鲁迈特一样伟大的英雄”时一样。就好像许多年后,在职业英雄的角逐上,绿谷始终在坚持这个信念并一步步靠近。


但那只事关绿谷。被那样的眼神凝视,爆豪意外地冷静下来。他重新坐回沙发,向对面丢去一个冷冷的嘲笑。

“大言不惭。明明是个只敢躲在银幕后面提供八卦材料的废物。”爆豪说,“你说喜欢我,又到底喜欢我什么地方呢?”


—TBC—


咔:你喜欢我什么地方,我改还不行吗?【并不是【打死拖走


这几天在生病,本来想咸鱼的,结果看到新一话的利己主义出久……噢噢噢噢!!!我还是起来鸡血一下吧!!!

评论 ( 13 )
热度 ( 7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