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伤痛二十八天(上)

之前本子《GROUND ZERO》的文,现在解禁。

本来计划是元旦解禁的,不巧去了一趟东京出差,又顺便逛了一圈C95,回来累得跟狗一样,完全失了智忘记了……OTL

总之,现在解禁,嗯。

全文一共2W+字数,分成四段发吧。


食用说明:

1,出胜ONLY,显而易见的双箭头

2,HAPPY END,不用怀疑

3,只是个甜饼,好像没啥要说的了……望天


==============

伤痛二十八天


00.

“主治,不好了!病人的呼吸暂停了!!”

“上呼吸器,注意脉搏。”

“肾上腺素准备好了没有,第一次0.25,不行就增加到0.5mg!”

“赤水老师到了没,没有他的个性,手术成功率太低了!”

“麻醉师,全麻准备!”

“小心点,按住他,小心个性失控!”

“病人意识如何?”

“先将伤口部分清理一下。”

“赤水老师说三分钟就到!”

“很好,准备辅助再生。”


医院,抢救室,内里兵荒马乱宛如一场战争。


最好的麻醉师、最好的外科医生、最好的个性专家,最好的医疗团队调动完备。每个人脸上都或担忧或紧张,即便是最经验老道的医生也异常慎重。


绿谷出久平躺在手术台上,听着耳畔嘈杂的人声,睫毛微不可查地颤了颤。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可能是麻醉师的处理起了效用,也可能是顶上的无影灯太过刺眼,他头晕目眩意识恍惚。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像被轻灵的指间肉球碰触过,失去地心引力的束缚,慢慢向着天空上升。


他想,还以为自己已经是英雄人偶,怎么又变回那个没用的废久了呢……



01.


四天前,夜晚,位于静冈县的一家酒店大厅里。


二十三岁的绿谷出久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站在自助餐盘前。想拿一块金枪鱼腩的手停滞于半空,脑袋则因为大厅前方的骚乱而微微偏移。


骚乱的中心在临时搭建的舞台幕后,一整块LED显示屏背面。绿谷看不见发生了什么,只有LED屏上循环播放着的字幕映入眼帘。像是“庆祝事务所建成三周年”“事件解决数五百件目标达成”“本月人气突破,首次进入TOP5”等等,另外还有一些剪辑过的英雄活动的现场照片。目光收回,经过前方用来表演才艺的小舞台,往左看是一块绿色兔子头形状的布景板,往右看则是一堆红金材料搭建的爆炸装饰。五分钟前才有事务所的同事在上面一展歌喉,现在人已退场,只留下中央一杆麦克风。


这样的布置将晚宴的主办人与主题直白展示——一家新兴的英雄事务所,一个值得全员庆祝的好由头。


倘若三年前有人告诉绿谷出久,他将会和英雄爆心地共同创建一家英雄事务所,他一定会觉得对方在讲述什么天方夜谭。哪怕到现在,绿谷心里依旧偶尔会涌出莫名的恍惚感。幼稚园时和小胜拉钩钩说过的梦想,竟然在两人交恶的许多年后,变成了现实。怎么想都是被天降铁饼砸晕了脑袋吧。


雄英毕业后,绿谷最初是尝试跟着格兰特里诺做独立英雄的。那时他觉得,比起商业化严重的事务所模式,独立英雄的运作也许更符合自己的理想主义。但实际施行起来才明白,职业英雄的世界远不是学生时代以为的那样简单。单打独斗令他疲于奔命,非商业的运作模式又令他捉襟见肘;正想着要不要接受其他事务所递来的橄榄枝时,爆豪胜己一脚踹开了他的大门。


“喂,废久。老子打算单干,你他妈也跟我一起来!”


连一丝征询意见的余地都没有,根本是在来访之前就做好了全部决定。绿谷一边气鼓鼓地想小胜怎么一点也不考虑自己的想法,一边毫不犹豫地点头应诺了下来。果断得就像十八年前,小胜在他家的公寓楼下喊“废久,我要去后山捉独角仙,给你30秒时间跟上来!”然后他就立刻一溜烟下楼,屁颠屁颠追在小胜背后一般。


他至今也不明白,毕业就在N0.3的潮爆牛王事务所占据一席之地,独立也是为了完成高额纳税人登顶目标的小胜,那时候为什么会来找自己。要知道他那会正在自己的人生道口犹豫不决,而且完全不懂英雄事务所的商业运转模式。


但小胜的出现,对自己来说,简直就像是迷失在沙漠中的干渴旅人,突然见到眼前伸来一个水囊。


绿谷摇了摇头,发觉自己走神了。大概是看见那堆爆炸装饰将他的思绪带偏了轨道。他在人群中寻找小胜,直到看见他被远处一帮组员围着,心情才沉静下来。


一条水蓝色的长裙飘然进入他的余光,似乎是之前争执的人群有了结果。绿谷看见长裙少女挤开人群跳上舞台,径直走到中央的麦克风面前。


绿谷认识她,那是今年从雄英高中来事务所实习的两名学生之一。不过她加入的是爆心地的团队,因此绿谷对她也只是一点表面印象。一定要说的话,是个和纤瘦外表看上去完全不同的,作风意外狂野的女生。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大家尽兴!”女孩抓起了麦克风,“但我有些话想说,现在不说可能就要等毕业后才能有机会说了,因此现在,请让我说吧!”


她的话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场内的嘈杂声为之一静。绿谷偏头去看竹马,想知道他对自己的实习生上台发表演讲有什么表示。但爆豪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显得稍许惊讶。除此之外,他神态冷静,仿佛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我啊!小学时在电视上看见爆豪学长一年级时的运动会宣言时,就觉得学长那种不给自己退路的自信,特别帅气!!所以我一直把学长当做榜样,也努力考上了雄英,之后也会像学长一样成为英雄!!拿到职场实习时,我的第一选择就是学长的事务所!!学长绝对是我最喜欢的职业英雄!!等到两年后我毕业时,希望也能继续来学长的事务所就职!!”


女孩站在台上,明明对着台下的众人说话,下巴却抬得很高。就像当事人描述的曾经一样,是爆豪胜己站在宣誓讲台上的站姿。绿谷想他确实在对方身上看见了那么一点竹马的影子。


话语激昂,待到告一段落,台下还有人起哄吹起了口哨。绿谷也想跟着喊两声,但女孩下一句话把他定在原地。


“所以!再说一次!爆豪学长!!”女孩突然双手合十,用最大音量叫出来,“就算现在不行,等我毕业成年后,就和我交往吧!!”


惊得绿谷差点把餐桌掀翻,失态之际还不忘飞快地瞟了竹马一眼。在实现的终点上,他看见爆豪一瞬间用鄙视的眼神扫向自己,像是在嘲讽他的举止幼稚;而后爆豪正视前方,像个真正的成熟的大人一样淡然轻笑。


嘴角弧度勾得绿谷心头一颤。


“说几次也一样,梦话回家睡觉时再说。”爆豪望向少女,“再这么胡闹,小心老子让你的实习成绩不及格。”


声音中竟然带着点纵容。绿谷想,那女孩想必是小胜很喜欢的学生。


果然,听见这番威胁,台上的少女完全没有半点惧怕。她双颊绯红,目光炯炯,咧开嘴笑得尖牙都闪闪发光。


“学长你才不是这种人!我实习任务完成得超完美的!!”她得意洋洋地说,“虽然上次,学长你说自己有喜欢的人拒绝了我。但是我回去仔细调查过了,学长你并没有在交往的对象!!所以……”她用大拇指比划自己,“等我毕业,学长还是单身的话,就考虑我一下嘛!!我真是超喜欢学长的!!”



02. 


晚宴散场时,绿谷还有些浑浑噩噩的。他脚步虚浮,像是连灌了三桶白兰地。


其实他没喝多少酒,但就是魂不守舍反应迟钝。组员以为自己的上司不胜酒力,即便绿谷再三推辞,还是强行架着将他扶上自己的车。甚至因担心次日晨报出现《英雄人偶醉卧公寓垃圾场》这类劲爆头条,向所有人保证一定会将他送到卧室再离开。


“我真的没醉……”被塞进车后座时,绿谷还在抗议,“我就是吓了一跳,一时没回过神……”

不,何止吓了一跳,根本就是惊吓过度。他在脑内纠正。


“好的好的,你没醉。我们就是想学绿谷前辈多管闲事而已。”组员跟着坐上驾驶座,不经大脑就知道话题怎么接,“不过大家都吓了一跳吧……那可是爆豪前辈,竟然也会有小姑娘喜欢……明明像我这种体贴脾气又温柔的好男人还是单身汉……”


“嘿嘿,那可不一样,小胜可是一直都很受欢迎的。幼儿园就有人长大要嫁给他,小学开始鞋柜里就经常会有情书,每年的情人节也都有女生给他巧克力……”绿谷瘫靠在后座上,两眼放空。直到此刻,他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喝多了,否则怎么会说出心里话,“……但我就是惊讶,小胜竟然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呢?”


“前辈你的关注点在这里啊……”


“因为,那可是小胜啊!”绿谷坐起来,看起来像在撒酒疯,“我们可是从小打到大都在一起的,小胜竟然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竟然会不知道小胜的事情……”


“前辈你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爆心地资料库啊……”开车的组员哑然失笑,对于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个爆心地铁杆粉丝的事实已经习以为常,“谁知道呢,说不定只是拿来搪塞小孩子的借口。说白了,那个爆豪前辈有喜欢的人……我还真是没法想象。”


说着,他从后视镜中看见上司又靠回了座位上,像是接受了他的说法。组员耸耸肩,不再多话,一脚油门向绿谷家的公寓飞驰而去。


绿谷并没有接受组员的说法。他坚信自己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爆豪胜己。小胜不是那种会编造谎言去拒绝人的类型,比起那些委婉的虚伪,他更喜欢快刀斩乱麻。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世界上只有他绝对不会说的真实,却不会有明明说出来却是伪造的虚假。编造一个不存在的喜欢的人,小胜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因此小胜说有喜欢的人,所以就一定是有喜欢的人。


绿谷脑袋低垂, 酒精一定麻痹了他的神经,否则他一定不会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


所谓绝望,大多是对比出来的。


比如雄英的学妹可以光明正大地对小胜告白,哪怕被拒绝也敢在众人面前声明决不放弃;而自己什么也不能做,除了哪一天为小胜献上祝福外,什么也做不了。


贪婪也是对比出来的。


如果是幼稚园,想让小胜承认废久并不是废物是贪婪;如果是折寺中学,想与小胜像普通同学一样交谈是贪婪;如果是雄英高中,想与小胜并肩一起工作是贪婪……而这些曾经的贪婪,全部都在三年前小胜一脚踹开他的家门时化作现实。


原以为贪婪失去了滋养他的土壤,但他的贪婪却叫嚣着要更进一步——想要与小胜建立更紧密的、更亲昵的、更牢固的……独一无二的关系。



03.

第二天醒来时,绿谷依旧觉得脑子被浸泡在酒精里。他强打精神,上班路过咖啡店时没有买自己常喝的加了一层奶油的摩卡,而是选了一杯双倍浓度的美式。


毫无甜味的饮料激得他五官皱成一团,反倒让他脑子清醒了不少。


作为英雄,他不该也不能将私人感情带入工作中。而且这么多年来,他早就应该接受了自己无法从竹马那里得到回应的现实,所以他更不该因一个实习生的话失魂落魄。


所以他挺直腰背迈进事务所,笑着和所有碰面的同事亲切招呼,直到和一双猩红色的眼睛直接对上。那眼睛锐利得如同一把尖锥,直直扎进他的大脑深处,令他整个人不由地一激灵,刺痛蔓延全身。


爆豪似乎发出了一声嗤笑,绿谷没听清,对方已经走上前将一份材料送到他眼前。

“探子那边已经摸清了,给你五分钟熟读,然后准备一下行动方案。”


“哎?哎??”绿谷手忙脚乱地接过文件,这才后知后觉明白竹马说了什么。立刻哭丧着脸抗议,“五分钟什么,太强人所难了吧,小胜……”


但也不过是口头申诉。


两个人花了一上午在会议室对齐方案,初步决定联合警署分成两队行动。目标是新型脑无的工厂,爆豪率领自己的小队正面进攻吸引敌人主力,绿谷则根据探子的指引深处敌人内部。三年合作下来,“太危险了”这样点燃炸药的话绿谷早不会说,但他依旧在出会议室时忍不住又看了看竹马的侧脸。


“看什么看!”爆豪回瞪了他一眼,“磨磨唧唧有什么话快说!!敢小看人就宰了你啊!”


“没什么没什么。”绿谷连连摆手,并很快被察言观色满分的下属拽走了。他被拖着胳膊往楼梯口退,目光依旧追随着小胜。金发竹马撇了撇嘴,薄唇微翘,对他不战而退的懦弱表现露出一个十足挑衅又嘲讽的冷笑。


绿谷的心砰砰直跳,不知怎么又想起前一天晚上酒宴上的小胜。那时他拒绝台上表白的少女时,也是类似这样的表情。


那时小胜是不是瞟了一眼自己?绿谷发觉自己竟然有点记不清了。



04.

大概是平日里的英雄工作太过严肃,酒宴上的小插曲在事务所内部发酵成了大型交响乐。就算绿谷想将其抛在脑后,事务所内的人也总不想放过他。


爆豪小队的成员可能是习惯了自家老大的火力爆破,一开始就不怕死地正面强攻;结果自然是被更为强大的爆豪胜己一顿胖揍,惨兮兮地无功而返。绿谷小队则比他们精明得多,并且充分发挥了绿谷出久做好事前调查笔记的优良传统,一拨人闻风而动仿佛专业狗仔,将事务所里可能有线索的对象都翻了个底朝天——保证连他们自己的老大也不放过。


绿谷出久午休时就被一帮组员拦在了事务所的天台。


英雄亦凡人,绿谷出久很久前就深谙这一点。不过当他被三四名同事围住八卦时,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了一遍宇宙真理的正确性。


绿谷引子两周前去了美国探亲,所以绿谷出久的午餐就变成了便利店的每日盒装便当。他三口两口扒完加热后有点软趴趴口感微妙的猪排饭,对来势汹汹的下属们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


下属八卦之心不为所动:“喂喂,绿谷前辈,你就猜测一下嘛~”


“饶了我吧。”绿谷将脑袋搁在天台栏杆上,一副砧板上的鱼肉的架势,“我要是能猜出来小胜喜欢谁,我还会在这里跟你们瞎扯?早就去收集那人的资料去了。”


这话说得一股子跟踪狂的犯罪意味,天台上的几个人却都不介意,反倒是因此哀叹起来。


“说得也是哦,前辈你可是世界第一爆心地资料库。”

“这个世界第一根本就是失职啦,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不过说真的,爆豪前辈那个样子,我还真想象不出他会喜欢什么人。”

“前辈,你们不是号称幼驯染吗,那你见过爆心地以前谈恋爱吗?”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也藏得太紧了,该不会真的是随便糊弄小姑娘的吧?”

“爆豪前辈是这种贴心的人设吗?真要拒绝难道不是直接不要去死否定吗?”

“喂喂,哪有这么过分。爆豪小队那边的人之前还说爆豪前辈意外的温柔呢。”

“他们那边对温柔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啦!!”


一拨人七嘴八舌,绿谷却什么也没听进去。话语人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带着他的思绪飘飘荡荡,早不知去了哪里的九霄云外。恍惚间似乎又来到了数年前的一个冬天,他从雄英宿舍的床上惊醒,盯着睡裤下精神抖擞的小兄弟,内心震动不已。


上高中前,绿谷出久就是一只普通的弱鸡小宅男,对两性的所有认识都来自于网络上欧鲁迈特视频旁悬挂的不明小广告。他没有朋友,自然也没有损友与他分享什么黄色废料;他也没有胆量与脸皮,自然也不会想方设法购买色情书刊。他就像一张白纸,用贫瘠的知识在上面涂上想象。好在他的身体并没有抛弃精神独自狂奔,瘦瘦小小的绿谷出久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发育有些迟缓。


他也有过一些青少年的生理反应,但都是最苍白单薄的那种。他迷迷糊糊朦朦胧胧弄不清楚刺激的来源,直到赤脚的竹马走进他的梦里,沉睡在身体深处许久的种子才开始发芽。


梦里的小胜穿着常见的紧身背心,工字轮廓勾勒出他两块肩胛骨美好的弧度,黑色布料衬得皮肤雪白如散发柔光。他就那么转过身靠近自己,在床沿边弯下腰,吐出鲜红的舌尖,虹膜灼热得仿佛要燃烧起来。


那时绿谷偶尔就忍不住想,小胜是不是也会做这样的梦呢?


小胜梦里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