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4

目录:01 、02 、03


食用说明:

1,原著世界观,未来25岁捏造

2,出胜ONLY,自我瞎几把解读

3,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退步了我也没办法!

4,三次元比较忙,尽量三四天更一次,不行就周更吧

============== ========

你所认知的世界-04


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回答爆豪胜己的问题。


即便是最应该回答这个问题的绿谷出久,也无法肯定自己知道正确答案。


他和小胜的关系,本质上如同一座冰山。比起公众所知晓的——两个人是青梅竹马,在雄英时关系就并不算好,职业生涯中屈指可数的合作次数,每每相遇都是针锋相对——这些浮于水面上的表象,更多沉积都被隐藏于水面下更为巨大的阴影之中。


就和爆豪说出来的话一样:“真要说的话,你这家伙难道不是讨厌我的吗?”


“哎?小胜怎么……”绿谷愣了一秒,本能地想加以反驳。但话语在喉咙里像一根被卡住的鱼刺,怎么也吐不出来,扎得他血淋淋的疼。


说不讨厌是句谎言,即便被厚厚的名为喜欢的蜜糖包裹,也无法掩盖核心里的那团苦涩。


但这又怎样呢?此时此刻,是他自幼稚园之后,第一次面对面地对竹马诉说喜欢。是将那些羡慕、憧憬、仰视、追逐、理想全部糅合,最后诞生的无法简单用世间词汇概括的独一无二。


“这是……两回事情……”绿谷轻声说,“我讨厌小胜,同时也喜欢小胜。有什么不可以呢?”


“真敢大言不惭。”爆豪头向后仰去,烦躁地将额前的发丝抓向脑后,“你所谓的喜欢不过是妄想出来的自我满足罢了。只要能满足你的妄想,你就敢随便破坏掉别人的世界。说到底,我怎么想你这家伙根本毫不在意,因为你他妈一直以来就是这么一个恶心的混蛋。”


“小胜……”绿谷看着他,这样的竹马让他有种熟悉的陌生感。


说陌生,是因为已经有很久很久,自从欧鲁迈特分别将双手搭在他们的左右肩膀上后,爆豪胜己没有再这么明确地排斥他。

说熟悉,则是因为他们从小长大的那些日子,从落水的幼童到被敌联合绑架的高中生,每一次他都能看见这样的眼神。说着“滚开,不要靠近我”的眼神。


这竟然令他有些怀念,甚至是有些欣喜——哪怕是被讨厌,但这样的目光是特殊的。 


自己是被竹马所讨厌的,这个认知从小学时绿谷就很明白。那时候作为孩子王的小胜,明明可以容忍许多弱者跟随在他身边,但唯独废旧被排除在外。那时候的绿谷出久也讨厌竹马,对方欺负自己、很过分地对待自己,并且不愿意回头看看自己。


上中学时,理想被对方很残酷地踩在脚下,像垃圾一样被践踏,讨厌的心情一度攀至高峰。想到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触碰理想,小胜也许再也不会回望自己,也许永远无法和小胜平等相对,心中就觉得竹马讨厌得不得了。


而后他遇到了欧鲁迈特,认识了许多许多人。


高中就像过山车一样刺激,充满了跌宕起伏。被竹马拒绝也好,互相殴打也好,无法相互理解也好都成了自已一步步靠近对方的脚印。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即便还是糟糕的相处,但他又再次从对方讨厌的身影里看见了光芒。他甚至从那耀目的光辉中看见竹马慢慢转过身,然后面对面平等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可能是高中时期最幸福的时光。小胜知晓了他和欧鲁迈特的秘密,承认了他,看向了他,甚至当他试探性地请求时还向他伸出了援手。被拒绝被蔑视的时光结束,自己终于可以站在小胜身边了!当他欣喜地享受这一切时,突然有一天,发觉对方望向自己的目光穿过了自己,落向了更远的地方。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小胜的目标是成为超越欧鲁迈特的英雄。


他用了很久才想明白:因为没用的无个性的废久消失了,剩下来的是成为对手的废久和被欧鲁迈特承认的废久。而这两个废久,都不是竹马只看向自己的理由。

他是个被承认的强劲对手,但同样轰同学也是;他是个特殊的存在,但这份特殊源自欧鲁迈特。只有曾经那个最讨厌竹马,且最被竹马讨厌的废久,才是独一无二的。


真讨厌啊。绿谷想,小胜真的是很讨厌啊。


“小胜,真的也很讨厌我啊……就是因为小胜一直拒我以千里之外,我才不得不打破小胜的世界钻进去啊?”绿谷露出一个有些羞赧的笑容,“不然,要是我直接来找小胜,说希望小胜能跟我交往,小胜会怎样回应我呢?”


“恶心。”爆豪毫不犹豫地说,“我会先把你炸进医院,再去调查你到底中了什么垃圾个性。”


“你看吧,小胜根本不相信我。”绿谷无奈,而后又如释重负,“但现在,不管小胜信不信,全世界的其他人也都会相信的。”

“我喜欢小胜。”绿谷又重复了一遍,“也同样讨厌小胜。”


“这就是你用这个既可以自我满足,又可以恶心我的方式的理由吗?”爆豪呵了一声,似乎是在轻笑。


他的语调平缓到几乎无机质,像是隐藏着蠢蠢欲动的熔岩的平静海面。他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两步上前双手揪着对面人的衣领将他向外推搡,一直将绿谷提到大门口。


“恭喜你,狗屎人偶,你的目的达到了。”爆豪将他丢出门外,“现在你可以滚了。”


爆豪将门碰一声关上,刻意无视了门外绿谷急促的话语:“等一下小胜,我那边还……”


你那边直接去死吧!

爆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地盯着墙壁。一直到茶几上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他才第一次挪动身躯。


来电显示是“老太婆”,爆豪深吸了口气,才按下接听键。


“喂……”


他还没说出第一个字,对面的女高音已经先一步冲出了听筒。


“臭小子!!回来了也不知道提前打个招呼!!要不是事务所的人特地通知,都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你现在在那里呢!!”


爆豪撇嘴将手机举得离自己远些,用尾指掏了掏耳朵。


“烦死啦!臭老太婆!我不是刚到家吗!提前跟你说也没什么用吧!事务所那帮家伙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啊!!“

“臭小子你还敢说!!一声不吭就跑去执行一个月的任务,死在外面了都没人知道啊!!”

“谁会死在外面啊!!臭老太婆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不是一直跟你们说不要担心吗!!”

“老娘担心儿子有什么不对!!况且你挑的是什么时机,一看就知道你这是打不过出久逃跑了啊!!”

“区区废久谁他妈逃跑了啊!我只是嫌那群路人烦而已!!”


母子俩就这么对着电话互相咆哮起来,偶尔还能听见远处传来爆豪爸爸弱弱的声音:“你们两个,不要这么激动嘛……”


这番劝解对妻子和儿子都没有任何效果,但两人就这么互相吵了几个来回,竟然也把要传达的信息传递清楚了。爆豪胜己在出完任务后有五天假期,而母亲光己则希望他回家小住两天。想着隔壁住着阴魂不散的罪魁祸首,爆豪立刻答应。


他挂掉电话简单收拾了一下,披上外套抓了车钥匙就出了门。锁门时他轻手轻脚,不适瞟一眼隔壁紧闭的房门。明明是在自家门口,却有种做贼的感觉。


驱车来到父母家附近时,又看见拐角处的几排公寓楼,爆豪越想越觉得有一把火在胸腔内燃烧。


晚饭是母亲做的,为了配合儿子的回家时间,开饭有些迟,但都是爆豪喜欢的料理。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爆豪拿起筷子就听见母亲哎呀了一声,然后站起身向屋内走去。


爆豪不明所以地歪了歪脑袋,就见母亲一家捧着一瓶酒走了出来。


“晚上不出去的话,要不要来一点?”


酒标看起来有些眼熟。爆豪皱了皱眉头,想起这瓶酒和废久提给他的见面礼是一样的。


“在商店街上遇到绿谷太太,她向我道歉,说出久给我们添了麻烦。”大概是看出儿子眼底的质疑,光己笑着将酒放在台面上,“后来出久也过来过,还带了酒用作礼物。”


爆豪啧了一声。


“出久给我解释时我还很吃惊,电视上的八卦竟然是真的。”她咯咯笑出声,“还以为是事务所推出的什么新的宣传手段呢。”笑完,她向玻璃杯中倒入红酒,递给桌上的两人,“绿谷太太和出久都抱歉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但是出久也真的是喜欢你……”


“他还真敢到处说。”爆豪嗤笑了一声,“怕添麻烦一开始就别折腾这么多事!根本是故意的!”


“妈妈和爸爸倒没有觉得麻烦。”光己摆摆手,“出久是个好孩子,就是眼光不太好。他会喜欢你这个臭小子我们反倒更难以理解呢!”


“喜欢我怎么就眼光不好了!!”爆豪怒,但他几欲暴怒的眼神对上母亲,却被那其中的严肃镇住,尾音竟软了下去。母亲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小时候每次看到这样的母亲,都是他真正犯错的时候。


“知道你接了个长期任务时,我很失望。”光己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要拒绝就给我斩钉截铁地拒绝,要接受就给我光明正大的接受!找借口避风头逃跑……臭小子,我可不记得把你教成这种没担当的人。”


—TBC—

忙,更新的比较慢。

没人点赞留言陪我玩,我好失落呀!


评论 ( 21 )
热度 ( 4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