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9)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9)


英雄科一年A班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班里入学考试第一名的爆豪胜己是一名OMEGA。被相泽老师科普了一些常识后,大家也认同不该将这个秘密继续外泄。即使敌联合没有发现异常,但盯着雄英的眼睛不止一双,被当做把柄不管是对当事人来说,还是对学校来说都是应该尽量避免的麻烦。

“哦哦哦!!赌上ALPHA的尊严,一定会把这个秘密牢牢守住的!!对吧,大家!!”

热血男儿切岛举起双拳,同时得到一群凑热闹的ALPHA纷纷呼唤响应,和一记远距离炮轰。

“你这是性别歧视。”濑吕取笑他,刚才那记爆炸冲击正好从他的课桌上方飞过,“BETA的我们可不会示弱的!!”

“说得好!!”众beta纷纷鼓掌,班里的alpha和beta算是一鼓作气自爆完成。绿谷这才发现小胜周围的座位除了自己竟然全是beta,也难怪到今天为止都没有人发现不对劲。

全班都在起哄,班里的ALPHA和BETA被气氛带动相互叫板实力。爆豪怒气冲冲左右张望,觉得每一个人都该炸,就是不知道该先炸谁!

“你们烦死了!”最后他侧身站起,右手随便往身后课桌一按,BOOOM!“老子才不需要你们这群杂鱼保护!!”

绿谷看着自己焦黑一片的课本,欲哭无泪地想小胜又在迁怒,但在一片闹哄哄的嘈杂声中,小胜龇牙咧嘴的凶悍表情却让他安心下来。

当他还是beta时,知道小胜是omega时也曾稍微担心过。不管小胜自己是怎样的想法,面对高中时期逐渐成熟的alpha的狩猎本能,想象中被一群alpha围着的小胜可能会很危险。他曾经在那之后好好研究过一些相关报道,信念中小胜强大的背影和报道中记载的无力omega像是两个极端,以至于他完全无法把它们在现实中联系到一起。

虽然和峰田的惨嚎不同,但班里大多数人在过于兴奋的表象下隐藏的情绪也并没有差很多,总的来说,还是熟悉的世界观与已知现实不兼容。

但是A班里的大家果然还是和折寺中学的那些人不同,出久可以很自然感觉到。在冲击之外,对于OMEGA身份变化带来的态度变化中,既没有学生里曾见过的或多或少的怜悯或者幸灾乐祸,也没有社会人看见OMEGA会露出的戏谑和猥琐。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更加关怀,甚至是有点看濒危珍稀物种的惊叹。

小胜大概也能分辨出其中的区别吧?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够爆豪胜己积攒炸一栋教学楼的怒气。

“再他妈看,老子炸烂你们的眼睛信不信!?”爆豪无差别爆破,周围的人各有应对,绿谷再次有种巴士里大家集体欺负小胜的不可思议感。而且有这种即视感的,显然不止他一个人。

蛙吹梅雨呱了一声,盯着爆豪若有所思。
“我要收回前言了,小爆豪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她指的就是巴士上那会的谈话,“如果是alpha就会让人觉得攻击性太强,但如果是OMEGA的话,反而有种反差萌!”

“反差你妹啊!”爆豪几乎冲出座位,绿谷手忙脚乱想拦住竹马,但经不住上鸣和吕濑火上浇油。

啊……之前还觉得大家会对小胜更加关怀一点,一定是错觉吧。绿谷微笑着,头发上冒着一缕被炸糊的硝烟,对自己之前的判断展开反省。

小胜会受欢迎吗?绿谷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质疑过这点。尽管脾气差,尽管小胜很讨人厌,但从小到大围绕在小胜身边的人从来也没有少过。只是他又知道,蛙吹梅雨所指的欢迎不仅仅是他熟悉的那一方面,而是随着成长每个人都会面对,更加生物本能的部分。

绿谷抬头看向爆豪暴怒中的脸,又看向那些乐于激怒与挑衅自己竹马的同学。这里面会有人像蛙吹同学说的那样吗?他思考着,觉得有无数只手在撕扯他的头发,令他头皮生疼。

“大家,分明都是非常好的人……”

绿谷听见自己的心脏像鸣响警钟一样敲击他的胸膛,不禁蜷缩起身体。


+++

爆豪事件在折寺中学发酵了一星期,最后靠的是暴力碾压强制结束。但在雄英高中只维持了一个小时,最初的冲击波余韵褪去,所有人都又恢复到该干什么干什么的状态。

一方面是八百万提出集体保密一件事情的最好方法是当做它不存在,而其他人也很快发现当做这件事不存在能更好平衡面对自我世界观与爆豪胜己之间矛盾的心态。另一方面,相泽老师宣布了运动会即将到来,这时候谁也没空去考虑同学是不是OMEGA了,光是向着目标燃烧热血就已经占据了他们全部心神。

精英学生与普通学生的差距也体现于此。

接下来的两周一切又回到了正轨,该上的课好好上,该做的训练好好做,该玩乐的时候也开怀玩乐,唯一不同的是每个人都蓄着一口气,准备运动会上大干一场。

绿谷出久的心里同样充满激情,他回想着欧鲁麦特的激励,盯着走在两米远处竹马的背影,暗自鼓励自己不管是谁也不能让步。

说起来也许是错觉,绿谷觉得小胜走路的脊背似乎比以往更挺直了一些,仿佛更加坚定了信念——以小胜的自尊心,被知道了是omega后也许会更加用力去证明自己。不管是对班级里同学的宣言还是对外班竞争者的挑衅,小胜像是走上了一条不会回头的道路。

自己绝对不能在这时被丢下。

绿谷这样想着,握紧了背包带,三两步向前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原本这是小胜划出来的安全间隔,绿谷两周来第一次跨越了它。

只有两个人的小路上,不到一米的距离,竹马发尾处淡金色的绒毛也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越过私人防线,两个人之间就像儿时一前一后走在山道上。那时每当他喘不过来气时,小胜就会停下脚步,无可奈何地笑着对他伸出手,说:“真是拿出久没办法呢,来,不然就丢下你了哦。”

扑通。绿谷撞上了一个人的背。

他这才从童年记忆里回过神来,小胜一定是发觉了什么停下了脚步。想着小胜一定又要发火了,但回忆里的画面令他抬起来脸上还来不及收起傻笑,身高差则让他的脸正好贴近小胜的脖颈。抬头与扭头间,爆豪衬衫白净的后领就擦着绿谷的鼻尖划过,带起一丝陌生的气味,一瞬间绿谷觉得自己的脸完全烧了起来。

“对对、对不起啊小胜!”他慌忙向后退了两步,竹马猩红色的双瞳像是扎进他的内心,自己的擅自靠近让他像当场被抓的小偷一样心虚不已。

爆豪皱紧眉头,手指着路口。绿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自己家所在的高层公寓,这才惊醒原来自己跟着竹马已经拐进了对方家门所在的街道。之前每天他们都会在路口分别,绿谷会亲眼看着爆豪走进家门,然后回头走进自家的公寓。而今天,不知不觉间他竟然跟着过了马路,拐进了爆豪邸所在的那条路。

这算是又一次越界了吧,也难怪小胜会停下来。绿谷打量竹马的脸色,确定对方似乎还没有不耐烦到要把自己炸死。

“到这里就行了吧,老子已经到家了,你还想跟到什么时候?”爆豪不耐烦地问。

“啊!是、对不起,小胜。”出久慌乱着跑回路口,回身向竹马挥手告别。

爆豪站在原地,看绿谷穿过马路,慌慌张张地就像是进入高中前一样。一种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但又不想发作的感觉哽在喉头。他知道自己的竹马一直在成长,不再是以前唯唯诺诺的姿态。他曾以为自己会火大废久可能不再是废久,但很快就发觉自己也许更讨厌废久以前的样子,就像是现在,莫名其妙的开始道歉。

“烦死了!快滚!!”不去理会绿谷的告别,爆豪一边怒吼一边头也不回地走进自己的家门。

爆豪所没看见的是,当爆豪邸的大门关闭的那一刻,紧盯着他背影的绿谷突然松懈下来,整个人如同刚刚战斗过一般大口呼吸。他的心脏碰碰直跳,细胞雀跃着似乎在积聚力量发动个性。如果不是在大街上,他简直想立刻蹲下蜷成一个球将头埋进膝盖,否则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扭曲的表情。

刚刚那一瞬间,绿谷确信了自己是个ALPHA。虽然他离分化成熟还很遥远,哪怕只是前后桌的距离他也闻不到竹马身上OMEGA的香气,但当他的鼻子擦过爆豪的领口时,几乎与释放信息素的腺体零距离接触时,他确信自己闻到了。

非常淡,非常淡,但毫无疑问是属于爆豪胜己的,硝化甘油的甜香。

“这下……糟糕了……”绿谷想,他的身体还在为此雀跃,“不应该是这样的……”

====

七夕快乐!
本来是想挣扎着能不能骑个自行车出来的,结果失败了,臣妾做不到(哭)改了改,给出久近距离接触福利凑合下吧……(。

顺带说评论越来越少了,宝宝很悲伤,真的。

评论 ( 35 )
热度 ( 8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