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0)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0)


绿谷第一次知道硝化甘油的气味是在中学一年级时,那时的理科老师是个有着被称为“稳定”个性的大叔,似乎能将一定范围内的物质性质维持不变。绿谷清楚记得他经常在上课时利用个性展示一些危险实验,其中有一次就是硝化甘油。

不过他知道硝化甘油这个词要比那次实验更早,早在他还在上小学时,就从竹马等人的对话里听到过。

“胜己的个性好厉害啊,简直像烟花一样!”
那时躲在花坛后面的绿谷听见爆豪的小圈子里有人这么说,然后就被同样是小学生的爆豪胜己鄙视了。
“才不是啊,笨蛋。是硝化甘油类似物啦,你知道硝化甘油吗?是一种机械感度很高的化合物,只靠轻微碰撞就能够激烈引爆的超强爆炸物哦。”

小学生的爆豪胜己得意地卖弄着自己超出年龄段的知识面,绿谷出久蹲在花坛背面,虽然有很多听不懂,虽然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写,但他牢牢记住了硝化甘油这个词。

从小学到中学,绿谷在各种书籍和网络里翻阅过无数次硝化甘油的信息,各种版式的字迹与画面最后全部汇聚成爆豪胜己这个人。就像是那节课上实验观察部分,他从试管里闻见隐约的香甜气味,想要再靠近一些却被理科老师拦住,笑着告诉他:“保持距离,这可是危险品哦~”

总是吸引着他,却又不允许他靠近,一旦真的靠近反而会伤害到自己,真的和他的青梅竹马一模一样。

绿谷出久一度不知道自己是喜欢小胜还是憧憬小胜,又或者干脆讨厌小胜。

人的感情原本就很复杂,而更复杂的是他和竹马之间的关系。从幼儿园两人关系恶化开始,曾经手牵手的时光就再也回不去了。

一开始只是言语上的欺负,最后所有人都跟随小胜一起疏远他。然后他们上了小学,虽然在一个学校却在不同班级,见面的频率比幼时少了很多。偶尔遇到小胜也是很快被甩开,或者说恶言相向或者是大打出手,等他明白小胜再也不和他一起玩时,已经远离小胜的朋友圈很远了。

那时他能做的就是躲在远远的树下,小心翼翼关注着竹马的一举一动。小胜赢了运动会时得意的样子很帅气,小胜打赢了高年级学生时的固执很帅气,小胜考了年级第一时骄傲的笑脸也很帅气。但是小胜欺负人时的不可一世很讨厌,小胜带着周围的孩子叫他废久时很讨厌,小胜不理睬自己时更加讨厌……

升上中学发现分在一个班里时,曾有过一瞬间的开心。而后竹马对他的侮辱就将一切浇灭了。分在一个班并没有拉近他和小胜之间的关系,相反很快成为班级中心的小胜,将所有人都拉离了他。

被人孤立,被集体欺负的滋味并不好受。

而会喜欢害自己落得如此田地的罪魁祸首,那自己一定是个受虐狂。但绿谷觉得自己并不是这样的受虐狂,所以他为自己的感情定下一个结论。

——我是憧憬着小胜的强大,但是我讨厌小胜。

这个结论曾让他安心过一段时间,不过不幸的是,很快他就迎来了男女第一性别发育带来的青春期。

不得不面对的是,虽然没有第二性别释放的信息素那样强烈,但躁动不已的肾上腺素与巴多胺依旧会给毫无经验的雏鸟带来各种生理上的刺激。时常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午夜梦境被某个身影盘踞,思考回路完全被破坏,绿谷出久不得不从他有记忆时起开始一点点抽丝剥茧,理出他和小胜十几年来的一点一滴。他把他的整理记录成册,与英雄分析笔记一起在书架上排成一排。最后的结论是他不得不承认,比起理性面,他的感性面要敏锐得多。

绿谷出久在某种程度上是个现实主义者,哪怕他的各种纷杂情绪纠缠在一起,当他从中抽出那根名为罗曼蒂克的线头时,他立刻毫不犹豫接受了它。哪怕理智会嘲笑他“你是受虐狂吗?”

绿谷出久在另一方面又是个浪漫主义者,从他意识到自己真的喜欢竹马那一刻起,他也同时坚信自己与其他人,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他的感情会与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如果那时候有人能问他哪里不一样的话,绿谷大概会回答:

“小胜以后很大可能会是个ALPHA,BETA的我虽然喜欢小胜,但并不会像其他BETA或者OMEGA一样依附于ALPHA。我对小胜的感情是更加平等理性的,是深思熟虑的答案,不是被激素和信息素扰乱的结果。”

无关青春期,无关信息素,绿谷坚信自己的感情高于那些原始的生物本能。哪怕这个结论到三年级时被第二性别的鉴定报告推翻,绿谷也只是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

浪漫主义的绿谷说:“我喜欢小胜,无关小胜是ALPHA还是OMEGA。这是早在一切生物激素的影响前就注定的事实,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也只可能有我是这样喜欢小胜的,之后无论有多少ALPHA或者BETA,都再无法做到。”

现实主义的绿谷说:“本来ALPHA就不太会选择一名BETA做伴侣,换成OMEGA的话,选择BETA作为伴侣就更不可能。不过我喜欢小胜和小胜会不会选择我本来就是两回事,甚至和我讨厌小胜也是两回事。”

两个绿谷一直在他的精神世界里维持着平衡,哪怕等他继承了欧鲁麦特的力量,也没有太大改变。唯一的变化是原本无望的恋爱开始有了追逐的本钱,而这点也让他琢磨了很久才下定决心。

本来是这样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绿谷蜷缩在房间里,记忆中硝化甘油的气味与小胜领口处信息素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在他的鼻尖上挥之不去。当OMEGA的信息素冲入他的鼻腔,当小胜白皙的脖颈映入他眼帘时,绿谷肯定自己在一瞬间听见身体深处个声音大喊“咬下去”。

咬下去。向着OMEGA的腺体咬下去。

这是ALPHA的狩猎本能。
一瞬间将他曾经高高在上的浪漫与现实全部拖下地面,用原始狂野统统撕碎的ALPHA的本能。

他闭上眼,脑海里闪过的全是竹马在更衣室里脱下战斗背心的雪白脊背,刚刚睡醒时赤裸的锁骨与胸膛,走过他面前光洁的脚踝,下巴柔和的曲线下血脉涌动的脖颈……

“不应该是这样的……”

绿谷埋着头,用几乎将自己嵌进床板里的力量克制身体的燥动,几乎一夜无眠。


=====

写得超纠结的一章,如果不是这么纠结昨天我就日更了【。

改了几版都不满意,就这样吧。主要还是关系第九章那个不该这样的解释。

直白来说就是因为幼驯染优势所以感情在生理发育前先开始,所以谜之自信“我喜欢你不是想跟你滚床单,所以我比其他人都特殊”这样吧……_(:з」∠)_

简单来说就是本来以为会飞在天上的柏拉图恋爱突然摔倒地面上的感觉。

啊,纠结。

评论 ( 30 )
热度 ( 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