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1)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1)


爆豪胜己觉得竹马最近很奇怪。

 

比如上课时会察觉到背后紧盯的视线,但回过头却只看见废久头埋在书本里;或者和其他人说话时会缠上来的目光,回瞪回去废久又会畏畏缩缩把目光移开……

虽然说起来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一样的莫名其妙和令人火大,但他脑内那个也许命名为“废久感应”的第六感神经却在一直发出警报。

 

又比如前段时间他们一起上学时,废久在路口等到他总会露出一副欠揍的傻笑,现在却总是一副藏着什么秘密一样的心虚脸;或者放学一起回去时,废久会更加自觉地与他拉开距离……

明明之前总是偷偷越过他规定的安全距离,他还要当做并没有发现。

 

令人火大。

 

妈的有什么话你就痛快说出来啊!

好几次都想揪着废久的领子吼过去,但一对上那家伙游移的眼神,就觉得自己怎么会在乎这种家伙的事情?想要插手废久的事情的自己根本就是在犯傻,管他个球!

 

无比的令人火大。

 

而且还挑在他本来就非常火大的时间点上,本来事情就已经够烦人了。他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他拒绝思考废久在搞什么鬼!

 

除了废久以外,爆豪胜己这段时间里还有三个禁词,只要被提立刻爆炸,准确率百分之百。

 

三个词是:第一名,运动会,还有轰焦冻。

总而言之就是在运动会上拿了个那么毫无价值的狗屁第一名,这他妈让老子怎么能咽下这口气乖乖接受奖牌!?以至于他现在只要看见阴阳脸那头半红半白的头发,就会忍不住释放出“少废话来打架”的气场。

 

然而那个该死的阴阳脸一副痴呆样,无论怎么挑衅就是不接受挑战。

 

不管是对战训练还是体能测试,哪怕就是分到了对战组,轰焦冻就是无动于衷,说不用暴力就不用暴力。简直让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什么非暴力不合作的和平主义者。

 

“操!!”爆豪忍无可忍,终于在一天午休时分在教学楼后面一脚堵住了阴阳脸的去路。

“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爆豪怒吼,“难道老子还不如废久,不值得让你用出全部能力吗!?”

 

轰焦冻盯了爆豪半天,挤出半句话:“不是……抱歉……”

 

“谁他妈要听你道歉啦!!”爆豪抬起了横在轰焦冻面前的右腿,狠狠踹了一脚墙壁。“无论如何,今天你必须给我分出胜负!!”

 

爆豪凶神恶煞地瞪着轰焦冻,后者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就是沉默盯着爆豪的脸,僵持了半分钟后突然有了动作。

 

轰焦冻把手里拎着的购物袋提到胸前,低头从里面翻找了一下,掏出一个包装完好的圆面包递给爆豪。

 

爆豪没有接,他一脸莫名其妙,脑袋上全是问号。

 

“大吼大叫容易肚子饿。”轰焦冻特别认真地说,“肚子饿了心情就会不好。”

 

“谁他妈肚子饿了!!”BOOOM!!!

 

轰焦冻侧身闪开爆炸,完美保护了手里的面包。然后像是对爆豪胜己如此不珍惜食物感到费解般,他用双手很珍惜地捧住面包,向着对方露出谴责的神情。

 

这个表情倒是爆豪第一次见。

 

“这个红豆包……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轰焦冻委屈地说。

 

爆豪觉得自己一瞬间脑回路暂停了,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大概是脑子进水了,他竟然阴差阳错地给对方道了歉。

 

“抱歉?”虽然爆豪也不确定自己应该抱歉什么。

 

不过轰焦冻似乎单方面GET到了点,不但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道歉,还再次把红豆包塞给了爆豪。

 

“没关系。”轰焦冻说,“你尝尝这个,保证很好吃。我现在回食堂那边,说不定还能再买到一个。”

 

说完就头也不回向来时方向走去,留下爆豪胜己拿着红豆包站在原地,还没有从事情的发展中缓过劲来。

 

他本来是来找人打架的,为什么被塞了一手的红豆包?

他为什么就接了红豆包,还把那个阴阳脸放走了?

咦这个红豆包口感绵软,里面的馅料甜味很足但又不是很腻,还挺好吃的?

刚刚阴阳脸说这个红豆包要排队,他回去后还能不能买到?

话说他吃了这个红豆包,午饭还要不要把老太婆给他做的便当吃掉?

 

爆豪默默地啃着红豆包,脑袋里思考着红豆包,一脸懵逼地走回教室。

 

 

+++

 

 

绿谷出久发现在他还在纠结自己的感情定位时,竹马身边的人际关系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首先是在发现小胜的OMEGA前就有点兆头的切岛同学,经过运动会后似乎立刻和小胜拉近了关系。在他能注意到的自由时间里,切岛同学几乎是抓紧一切机会黏在竹马身边。而小胜对他的态度虽然总带着不耐烦,偶尔还会对着切岛的脸来上一记爆破,但其实从未真正拒绝过切岛的靠近。而且显然和对待中学时期的那些跟班不同,更是和对他这个竹马有天壤之别,让每次看到那种场景的绿谷,心底都为自己有些小小的不平。

 

托切岛的福,原本和切岛玩的比较要好的上鸣也和小胜熟悉起来。这两人的座位和小胜之间隔着濑吕,每天下课都从那里跑来跑去,偶尔上课还通过濑吕穿几张小纸条,一来二去连濑吕也跟着成了一路人。加上切岛濑吕还有芦户在骑马战里都属于爆豪小队,几人聚在一起时,即使是女生组那边的芦户也很容易插进去。

 

结果就是,运动会后没有多久,以爆豪胜己为中心的五人小圈子就出现了。蛙吹梅雨在之前说的那句“小爆豪一定会很受欢迎的”一语成谶。

 

“果然是小胜啊……”虽然总是进不去竹马的小圈子,但只看开学时和谁都没有相处和睦的小胜身边还是逐渐围绕了一圈人,绿谷还是觉得自己能明白其他人会靠近竹马的理由。

 

只是一想到那些人里几乎都是ALPHA,想到自己之前闻到竹马脖颈处的信息素时产生的反应,绿谷不禁为自己被排挤在外感到恐慌。恐慌到希望自己能够用视线捆绑住竹马,不让他跑到任何自己接触不到的地方去。

 

然而那样是不对的,也是不可能的。

好在除了小圈子之外,自己还有其他与小胜保持联系的途径。

 

这样安慰自己的绿谷,也能将心态放平。毕竟哪怕是自己,在雄英也有自己的朋友圈。比如说现在正一起吃饭的饭田同学、丽日同学,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蛙吹同学、峰田同学……还有最近通过运动会又更了解了一些轰同学……

 

正这么想着,绿谷就看见轰同学从食堂外面走了进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向着卖面包的窗口走去。没过一会,又看他垂头丧气地从窗口离开。

 

“看来没买到想要的东西呢。”绿谷咬着筷子说。

 

丽日和饭田一起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轰焦冻已经从窗口回到了自动售卖机上买了餐券。这一次他排到了买荞麦面的队伍里。没一会轰焦冻端着荞麦冷面转身寻找座位时,丽日就向这个班里数一数二的帅哥挥起了手。

 

“这边!”

 

轰焦冻迟疑了一秒,看见那里还坐着绿谷,于是迈步走了过来。

 

“真少见啊,轰同学也会来食堂吃饭。”饭田向内给他让了一个座位,说话时一点也不记得自己也是个少爷。

 

“嗯……最近家里没人做饭……”轰焦冻老实地回答,“而且食堂的东西也挺好吃的,这个荞麦冷面我吃了三天了。”

 

“连续吃三天你也挺不容易的……”丽日吐槽,“也换换别的吃啊。”

 

“本来是要换的。之前听说炒面面包和红豆包都挺好吃的,所以买了红豆包和牛奶……”轰焦冻不好意思地掰开免洗筷,“不过在楼下遇到了爆豪……”

 

“小胜?”绿谷一下就紧张起来了。竹马和眼前这位的关系最近可是一直火药味十足,A班里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单方面)的火花四溅。而他对竹马的脾性更是有十二分的信心。“你们打架了?小胜把你的午饭炸了?”

 

“……没有,我们没打架。”轰焦冻咽下一口冷面,对绿谷解释,“我觉得他大概是饿了,就把红豆包塞给爆豪了。”

 

“什么?什么?”绿谷满头疑惑,与另外两人面面相觑。话我都听见了,但是因果关系为什么没有懂呢?

 

不过讲述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语让人疑惑,毕竟自己述说时严肃又认真。

 

“红豆包给爆豪后,我就只能回来重新买一个。不过可惜的是红豆包已经卖完了,炒面面包也卖完了……”说着,轰焦冻叹了口气,一副很惋惜没能吃到传说中食物的神情,“一会也想不到还能吃什么,所以就又买了荞麦冷面。”

 

轰焦冻自觉解释完缘由,低头继续解决荞麦冷面。想着幸好自己很喜欢吃荞麦冷面,就是不知道爆豪觉得红豆包好不好吃,回去要不要问他证实一下。

 

“??????”

三位听众的筷子已经全落在了桌子上,所有人一起摆出“excuse me?”的丑脸,怀疑自己的耳朵在刚刚几分钟里是不是中了什么敌人的个性?

 

===============

玩玩支线剧情!!

发现轰总在我眼里的形象就是呆萌吃货怎么办?别家的轰总都好帅,我家轰总如此之呆…………

CP是出胜,放心放心放心。虽然我杂食又修罗场,但我不会玩脱的!我一定不会在这里OUT出久的!我拿灶灶给我的炖肉发誓!!!

评论 ( 30 )
热度 ( 10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