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2)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2)

如果在雄英上学的日子是一本漫画,那最近的情节展开一定有点神发展。
以上,是绿谷出久最近的生活感触。

首先是前两天在食堂里,轰焦冻说他和爆豪之间的午休交锋以一个红豆包结束。绿谷不太能想象出竹马在这种场景下的反应,但也不好意思询问。但还没等他和其他知情人理出因果关系,第三天上学时爆豪就一脸怒意地塞给轰焦冻一千日元,而轰焦冻也一脸就是这样的理所当然把钱收进了钱包里。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去问轰焦冻,对方也只是笑着说:“我觉得没必要计较这点小钱,但爆豪非要塞给我。”

这完全等于什么都没有解释嘛!但再问又陷进了思维跳跃的奇怪模式,最后不知谁得出了大概是爆豪向轰借了钱这个结论。
至于为什么,学生里向同学借个钱急用什么也不奇怪。这点小事被几个打岔带过,大家也就都没再当回事。最后也就归结于大概轰焦冻是男生这边最有钱的,借钱应该比较爽快,而爆豪也是不喜欢欠人情的真性情,还钱就更是爽快。
两个人都是利落的男子汉——切岛如此总结道。

只有绿谷和饭田还有丽日大概猜到了一点,或者说作为一点知情者的他们比较容易往那方面猜。

“没想到爆豪同学还会还红豆包的钱啊……”饭田说。
“我还以为爆豪同学会是那种会在校舍后打劫同学钱包的不良少年。”丽日评价。
“小胜虽然会欺负人,但那种事情还是不会做啦!”绿谷不得不给竹马平反,“毕竟小胜从小就志愿做英雄,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他还是知道的啦!”
“也就是所谓的,在规则允许内最大限度作恶吧。”饭田和丽日达成共识,“给钱就不算打劫同学了,嗯。”
“本来就不是打劫吧……”绿谷碎碎念,想着小胜要是知道自己被定义为打劫红豆包,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两人火拼。

不过即使这么私下说笑,三人也一致同意一千元对于红豆包来说也太多了点。学校食堂的红豆包物美价廉,只要200日元一个,一千日元可以买五个红豆包了,就是小胜每天打劫一个,三天也打劫不到一千日元,怎么算都亏本。

“莫非连牛奶也一起打劫了!?”
“莫非多出来的算是跑腿费!?”
绿谷听着这番讨论,觉得校园生活如此和平,以至于大家精力过剩才会脑洞奇葩。

结果红豆包和一千日元的因果都没弄懂,另一件让他大跌眼镜的事情又发生了——当然,如果他有带眼镜的话。

那是第二周一天的午休时分。班里人下课后照旧三三两两离开教室去食堂觅食,或者找个地方解决家里带来的便当。绿谷出久从座位上站起来,向等待自己的丽日与饭田走去,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叫喊。

“爆豪。”是轰焦冻的声音。

说起来,自红豆包谜团发生后,这两人之间的关系都是比之前平稳了许多。虽然小胜在实战课、体育课上还是会日常挑衅,但其中的火气却少了许多,留下的只是满满的好胜心。
这点细微的差别,一般同学大概不能发现。但他和小胜做了15年的青梅竹马,又一直注视着竹马,绿谷出久觉得他可能是唯一能察觉到这点的人了。

一个红豆包就能改善两个人的关系吗?绿谷出久不太明白也不太相信,听见竹马的名字后忍不住慢下脚步回望了过去。

爆豪的回应依然是一声拖长后带有上扬音的“啊?”,但也好好地抬起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课桌前的轰焦冻。

绿谷觉得轰同学在某方面简直和自己的竹马属于两个极端,就比如两人现在的表情。小胜脸部的表情一直很丰富,甚至有些夸张。不管是肆意的大笑还是狂乱的怒吼,甚至让泪水滚落眼眶也毫不掩饰。他的喜怒哀乐总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看起来狂暴又缺乏理性,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爆豪胜己骨子里是个冷静又细致的人。
轰同学就完全相反。他的脸部肌肉活动范围很小,大多时候算是面无表情。偶尔笑起来或者皱起眉也是淡淡的,即便燃烧起斗志或者愤怒也只是咬紧牙关。他的外表多呈现的是一如他的高贵出生般的优雅,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只看他的表情,很难想象到他身体里所蕴含的感情,强烈得仿佛冰火碰撞产生的蒸汽爆破。

这样的两个人,现在就各摆着自己的两张招牌式面孔对峙。不止是绿谷,只要是还在教室里的人,就没有人能忽略这种气场碰撞带来的张力。

“没想到轰同学也会去挑衅爆豪?”

就在有人这么小声议论的时候,轰抬手把一个格子图案手帕包好的疑似便当盒的东西放在了爆豪课桌上,还贴心地向前推了推,正好推到爆豪的面前。

“这是什么?”爆豪愣了一下,但没有推回去。

“这个……”轰焦冻顿了一下,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我家姐姐回来了,所以……最近都不会去食堂买午餐了……”

“啊?”爆豪疑惑地偏了下头。那个表情翻译过来就是:你姐姐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绿谷发现轰焦冻竟然读懂了,因为他毫无交流障碍地开始解释。解释的内容再次惊掉了半个教室的人的下巴。

“不去食堂的话,就不方便再给你带面包或者点心了。”轰焦冻认真地说,“所以我让姐姐多做了一份小食,她手艺很好的,你尝尝看。”

“哦?”爆豪竟然没有反驳,而是伸手去接便当盒外的手帕布。

“哎哎哎!?轰你和爆豪!?原来是一起吃午饭的吗!??”芦户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向轰焦冻,嘴里还咬着一块刚刚从八百万的豪华便当盒里顺来的香肠小章鱼。

轰焦冻和爆豪两人同时看向她,异口同声地回答:
“并没有啊。”
“啊?怎么可能?”

对嘛,这才是正常画风,刚刚吓死宝宝了。芦户拍拍高耸的胸部:“差一点就以为你俩在交往了……”

“谁要跟阴阳脸交往啊!”爆豪爆炸,骂人毫不客气,“你是黑眼圈不是瞎眼圈吧!?”

芦户不介意被骂,但觉得自己的脑补是无辜的,便很委屈地抗议:“谁叫轰同学给你带便当了呢……”

“又不是老子叫他带的!”
“而且还是他姐姐做的小食!”
“又不是阴阳脸手制的!”
“交往个屁啊!!”
“你脑子是不是被个性溶掉了!”

爆豪火冒三丈地一句一爆反驳。如果不是考虑筷子折了等下没法吃饭,爆豪几乎想把手中的木筷捏断,“喂,阴阳脸,你他妈倒是说句话啊!”

“说话?”轰焦冻似乎刚才神游了一下,听见爆豪叫他说话,晃了晃神,看看芦户又看看爆豪,最后视线落回便当盒上。
“哦……那个……”轰焦冻说,“我姐做的东西真的挺好吃的,而且她还加了辣椒,应该挺和爆豪的口味的。”

“辣的?”爆豪听了有点来精神,“你一直挺会挑口味的……”

“重点不是这个吧!”芦户觉得自己遭遇了无视,受到了伤害。“爆豪你就让他说这个的吗!?”

爆豪已经从便当盒里挑出一块表皮洒满红色辣椒粉的炸鸡块送进嘴巴,一边嚼一边无所谓地摆摆手。轰焦冻再次确认自己“吃东西能让人心情好”的判断是宇宙真理。

芦户委屈地指指爆豪,又指指轰焦冻,扑进八百万的豪华便当里投诉:“八百百你看他们两……”
八百万和周围的女生一起拿谴责的目光集火轰焦冻。

“……啊……”轰还是很在意八百万的看法的,仔细思考了几秒爆豪之前说了什么,恍然道,“确实只有小食没有米饭,所以不算便当。爆豪自己有带便当的,不需要两份便当吧。”

回答承前启后逻辑通顺有理有据,芦户都无法再继续胡闹下去了。

“我不懂……”丽日以手扶额,一脸黑线往外走,“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我总觉得我又跟不上轰同学的思考模式了。”
“大概是喂饱了爆豪就不用打架的意思吧……”饭田眼镜反光,看不清他的表情,“所以才会拜托姐姐……”
“一般来说,吃饱了精神十足,更有力气打架了吧……”丽日很羡慕,“啊,可以省下一笔伙食费呢……”

两人嘀嘀咕咕走出教室,才发现绿谷并没有跟上来。丽日回头喊了一声,绿谷才答了一声跟上,一边走一边回头,恨不得能把眼睛和耳朵抠下来留在教室。

他其实也不太明白轰同学给小胜便当盒的理由,但他明白了另一件事:
上周小胜给轰焦冻的一千元,确实跟红豆包有关。只是并没有多出来什么跑腿费,多出来的钱一定是后面两天的面包也包括了。所以那其实带有预支性质的一周的面包费用。只是小胜和轰同学的关系,什么时候进步到可以让一人每天去食堂给他带面包的程度了?

他在意得不得了,在意到食堂的特级猪排饭好像错吧醋当做酱油浇在了上面,每一口吃起来都酸溜溜的,难以下咽。

绿谷想,小胜似乎和班上很多人的距离都在拉近,只有自己毫无寸进。不仅如此,最近反而更加畏缩远离。

他不能也不该再这样下去了。


=============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对吧_(:з」∠)_

评论 ( 17 )
热度 ( 8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