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渣翻/轰爆】一周至钟情

翻P站看见一篇很有趣的轰爆,是我喜欢的呆萌轰总!!

想卖安利,但是没人看!!

于是决定自己渣翻一章抛砖引玉,看看有没有会日文的太太愿意接手正式翻。


没有要授权,没有授权,不会日语,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找太太要授权

总不能用英文写站内信给太太说:Hey! My japanese is so poor, but I still want to translate your fanfiction into chinese!

太太会不会打死我…………【抱头


总之这个是不会日语的二逼,用脑电波YY出来的渣翻……不知道有没有日语聚聚会觉得有趣愿意接手啊啊!!


原文标题:惚れるまで一週間

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165325


题目不知道怎么翻,就这么YY着翻了!!!

我不会日语!!我不会日语!!我不会日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轰爆】一周至钟情



第一天

 

“好,那么在HR开始之前,我要通知大家一个悲伤的消息。”

 

雄英高中一年A班班主任相泽,一如既往地拖长了声音说话。与此同时,班里的气氛突然一变。

 

【要糟,难道我又没考及格吗?】

【绝对是我……我之前打碎了玻璃……】

【为、为什么……!?我的女浴室潜入计划明明是完美的……!?】

【又是特训吗?饶了我吧……】

 

拍不出灰尘的干净人一个也没有。学生们一边为自己曾干过的或大或小的错事冷汗不已,一边等着相泽接下来的发言。

 

“其实是,昨天轰的房间不知道被什么人爆破了。”

 

【是爆豪。】

【是小胜,绝对是小胜啊!!】

【是爆豪君啊……!】

【什么是爆豪啊,安——心了!】

 

虽然相泽言语含糊,但目光明显在爆豪胜己前停住了。爆豪扭过脸装作毫不知情,但一直抖动的左脚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动摇。1-A班的同学看见爆豪那副样子,有人暗自捏了把汗,有人则忍不住偷笑,还有人一脸失望地注视这一切。

 

“不,我也没有什么责备你的意思。其他班也有利用课余时间调整研发品精度,或者想要某些地方更出色而自主训练的学生。不过,我希望你也能考虑一下练习自己个性的场所,你说呢爆豪?”

 

被相泽点名的爆豪肩膀猛烈震颤了一下。虽然相泽用了不那么令人讨厌的说法,但爆豪竟然没有发怒。对爆豪还不是很了解的1-A班大多数同学表示惊讶,不过就绿谷来说,他非常清楚那个震颤其实是心虚的一种。爆豪其实意料外的小气。如果是中学时担任班主任的路人(这话是爆豪说的)肯定就是扑面而来暴风般的怒吼,不过是相泽老师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大家绝对不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发必杀技。像这次一样嘭嘭在天花板上开个窟窿的事,还是不要再有的好。”

 

相泽的牢骚让班里同学都大致察觉到了事件的真相。基本上就是,研发新装备的爆豪,在确认使用方式的时候错误发动了个性。爆破的方向又正好向上,于是就把上方的轰的房间开了个窟窿。那玩意据说已经被禁止使用了。

 

“老师,那轰君要怎么办啊?要在开了个洞的房间里生活吗?”

“啊,对哦!在地板上有个窟窿的房间生活很危险,但话说雄英的宿舍现在也没有立刻就能入住的空房间吧……”

 

与班长饭田因担心轰而皱起眉头相反,相泽的表情却几乎要笑了出来。虽然这个笑容,怎么看都是一副彻底享受现状,不该出现在老师脸上的扭曲笑脸。被这张笑脸斜睨着的爆豪满脑子都在想着逃离现场,白痴都知道露出这种表情的相泽要说什么。

果然相泽说出来的话,是爆豪想象中最坏的状况。

 

“没办法,那就暂时寄住在爆豪的房间里吧。”

 

“等……”

“哎哎哎哎哎哎!?”

 

算了,虽说这是最坏的情况……但仔细想想,确实是自己的过错。虽然要和自己敌视的男人同吃同住非常痛苦,但既然说没办法那也没办法。爆豪这样想着,不顾内心的痛苦让自己强行接受安排。班里却腾地哗然起来。

 

“等下,这不行啊老师!别说地面了,这下岂不是连轰本人都要被爆破了吗!?”

“就是啊老师!爆豪和轰,可不是那么好的关系啊……”

“老师!如果留在爆豪房间里会不安的话,那么我这饭田的房间,就请轰……”

“相泽老师!冷静啊!再好好考虑考虑吧!!小胜可是很纤细的,如果房间里有其他人就会睡不着。而且晚上睡觉是要开小夜灯派的,但如果轰同学是关灯全黑派的话一定会起争执的。还有小胜睡醒了也很不妙,因为起床气也可能会跟人吵架,还有小胜……”

“废久——!!我不说话你就在那边喋喋不休——!!”

“你才该冷静下吧绿谷。”

 

在班里热闹非凡各种飞来飞去的讨论声里,只有轰一人没有进入其中。不,应该说进入不了。虽然自己是事件的中心,但对轰来说,讨论的速度也太快了。发现轰融入不了,丽日努力地向轰搭上话。

 

“轰同学觉得如何呢?有没有觉得谁的房间会比较不那么让人紧张?”

“不,没有谁的,特别……”

“那要来我的房间吗,轰同学?”

“啊,如果饭田不介意的话,我也没什么……”

 

怎么说,比起爆豪,还是饭田不用特别费心。如果饭田本人都说不介意,那还是去打扰他吧。这么想着的轰,天真的想法立刻被班主任驳回了。

 

“不行。”

 

“为、为什么啊老师?轰同学也说可以来我的房间啊。认真地说,和爆豪一个房间的话两个人都超危险啊!一旦两人开始吵架,这一次可是会把整个宿舍都炸飞上天啊!”

“正因为如此。”

“什么意思?”

“不管什么时候,班里最强的两人关系差劲都很让人为难。所以这对你们来说是个好机会,给我多少改善一点关系吧。特别是爆豪。”

“啊啊?开什么玩笑才不要啊!?”

 

还以为总算能回避最坏状况,不想又要被牵扯进去,爆豪立刻反驳。

但相泽果断发言否决了爆豪的表态,这让轰的内心起了一丝波澜。

爆豪一副讨厌与自己和睦相处的模样,令轰心底突然燃起一股无名火。

 

“我,果然还是寄宿在爆豪的房间好了。”

“啊???你想什么呢阴阳脸!!给我老实去眼镜的房间啊!”

“明明是你的麻烦,饭田同学被卷进来也太可怜了。”

“眼镜不是也说了不介意了吗!!”

“我讨厌给饭田同学添麻烦。”

“给我添就好了吗!??”

“你?有立场认为我的事情是麻烦吗?”

“啊啊?你这家伙……”

“好了到此为止——!”

 

阻止两人继续肝火上升的是相泽。相泽一边摆弄着缠绕于脖颈上的商业道具一边走近爆豪的座位,简直就像在说: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拿这东西把你捆绑处置……

 

“爆豪,可以吗?”

 

不容分说的职业英雄压力下,爆豪也只能默默肯定。

 

*******

 

那天夜晚

 

经历了HR的针锋相对后,曾经说要住爆豪房间的轰,无比后悔自己之前的判断。晚饭结束,终于要前往爆豪的房间,轰的心脏也越来越沉重。

 

“轰同学,没事吧?要是小胜对你做了什么的话都可以来找我谈啊!”

“轰同学!!要是无法忍受的话,就来我的房间好了!!”

“嘛如果实在不妙我会去看看情况的,我就在爆豪的隔壁!”

“拜托你了切岛!轰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我他妈是地雷吗!!!!”

“不,普通来说应该是炸弹吧。”

 

从食堂出来的轰身边吵吵嚷嚷,就算是认真担心轰的人,也开始对这个意外事件乐在其中。被切岛和上鸣的吐槽激怒,爆豪飞快地出了食堂。轰草草跟众人道别,慌忙追赶出去。

 

“别他妈跟着!”

“我不知道你房间在哪。”

“就他妈在你房间下方吧!”

“啊是这样呢……”

 

坐电梯的时候,爆豪始终沉默。轰也不太擅长说话,在狭小的空间里,沉默总是让人觉得不太自在。

结果直到两个人出了电梯向四楼的爆豪房间走去也没说话。

 

“啧。”

 

打开房间的门,爆豪咂嘴。狭小的六叠见方房间,根本没有再放进一个比自己还大的男人的空间。床、书架、书桌、小电视、单人冰箱,光是这些东西就塞满了房间。干脆把这家伙抓起来塞进壁橱深处得了,爆豪用锐利地视线向后扫了一眼。另一方面,在后面的轰完全无视了粘在身上是危险眼神,直接越过爆豪的肩膀向内眺望。

 

“木板的啊。”

“你说地板吗?”

“意外的很好看。”

“想打架吗你?”

 

爆豪先一步走进房间,轰随后跟入。月光透进窗口照耀在光洁的地板上,反光闪得轰双目迷离。打开灯才看清爆豪的房间比想象中要利落许多。桌上随意放着两个遥控器,爆豪拿起一个打开空调。微弱的声响后,凉爽的微风吹过轰的头顶。

 

“还傻站在那干什么?”

“……这个房间,我要坐哪里才好?”

“啊?”

 

把行李放置到房间角落,轰一脸古怪地询问。爆豪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随便坐哪都行吧。”

 

因为打扫起来很麻烦,所以爆豪的房间里没有地毯。壁橱里倒是有代替坐垫的靠枕,但之前没有寄宿人当然也没有特地拿出来。基本上,个人住的单间,坐在床上伸手就能够着所有的东西。这点爆豪的房间也不例外。不管是看电视还是看漫画,床都能代替沙发,所以从来没有为要坐哪里烦恼过。

 

看着像往常一样坐在床上的爆豪,轰啊啊两声,露出了明白了的表情。就像雏鸟模仿老鸟一样,轰走到爆豪旁边,向他一样在床上坐下。爆豪目瞪口呆地看着轰做完了一系列动作。

 

“喂你这家伙,谁说可以坐床上了!”

“?这不是拿来代替椅子的吗?”

“对我来说是这样没错,但是对你可不一样啊!!别随便坐别人睡觉的被褥啊!!”

“这个床,比我想象得要松软啊……”

“听人说话啊!滚下去!!”

“不是你说哪里都可以坐的吗?”

 

轰的回击让爆豪一时语塞,只好在旁边死盯着轰,企图用眼神驱赶他。但是一会儿就领悟到轰是完全不在意,只能死心。因为轰确实是因为他才无法待在自己的房间,爆豪多少也有点罪恶感。就在爆豪恨恨地想就当是被贫乏之神附身去忍耐吧的时候,身旁的质量突然有了活动。

 

“啊,这个是”

“啊啊?リセッシュ啊。”

“リセッシュ是什么?”

“除臭喷雾啊,你这家伙怎么这种事都不知道啊!”

“这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啊?”

“我他妈买这个就是拿来对付你的,老子之前就用它喷榻榻米!”

“我觉得我的身体不是榻榻米,所以没关系吧。”

“……妈的,跟你这家伙说话节奏就会被带到奇怪的地方,真是受够了!”

“喂爆豪,这个是什么?”

“听人说话啊喂!!”

 

完全搞不懂轰接下来会发动怎样的攻击,爆豪从书桌抽屉里取出备用钥匙丢给轰。

 

“拿着这个,别跟我一起行动啊!”

“为什么这个钥匙上挂着小熊?”

“啰嗦!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了!总之,住在这里也别太自来熟否则宰了你!”

“……知道了。”

“我要去洗澡了。你要出门的话记得把空调关掉,知道吗?”

“我也去洗澡。”

“所·以·说!别给我太自来熟好好听人说话啊你这可恶的少爷!!”

“并没有自来熟,我的生活节奏一直都是吃完饭去洗澡。”

“啧。”

 

每次有不称心的事情爆豪就会这样咂嘴,轰多少也了解了。让轰去等电梯,自己却跑去走楼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爆豪连去澡堂要走的路都想跟轰分开。

 

“哦,轰!”

“切岛……”

“去洗澡?”

“啊啊。”

“是吗,我也是去洗澡!!爆豪呢?”

“……洗澡,走楼梯去了……”

“这什么鬼啊。”

 

切岛哈哈大笑,轰也觉得心情轻松了些。这么说起来,切岛和爆豪的关系很好啊,虽然是以爆豪的人际关系为标准考量的。

 

“切岛和爆豪的关系很好啊。”

“哎?是吗?”

“看得出的。要是跟你一起的话,那家伙大概,就会坐电梯了吧。”

“啊……”

 

在轰的低喃之中,切岛察觉到了他内心的不平。虽然不知道轰自身有没有注意到,但是他大概,还是因为爆豪的避开而感到寂寞了吧。

 

“这样啊,都成了室友还要对着那张臭脸,确实很辛苦啊。”

“……”

“这样……好吧,明天就去爆豪的房间玩吧!”

“哎?”

“把上鸣和濑吕都带上,也抓着爆豪!”

“那、那要和爆豪玩什么?”

“那家伙什么都行吧?就是喜欢分个胜负!游戏也好,扑克也好,什么都好说。轰想玩什么?”

“嗯……”

 

就在轰犹豫的时间,电梯提示到达。门在两人眼前打开,露出里面也准备去洗澡的濑吕。

 

 

*******

 

当轰又在澡堂里捕捉到上鸣时,爆豪已经在浴池里泡很久了。

 

不过能和平常不太交流的同学说上话还是很开心的。切岛也好,上鸣也好;濑吕也好,都很关心轰能不能和爆豪顺利做好室友。

 

“明天……八点……”

 

这还是自出生以后第一次,和同班同学有了这样的约定。仔细回想起来,好像一直都在和同年级人保持距离般生活着。

 

拿着爆豪给的挂有小熊饰品的钥匙,轰走回房间。门锁已经被打开了。不过,轻旋把手打开门,房间里却是暗的。想着难道是睡着了,就看见在床上蜷成一团的爆豪。平常总是紧皱眉头的表情显得有些可怕,私底下的睡颜却看起来要年幼许多。轰惊讶地发觉,这是一副由小巧的口鼻部件精细组合而成的可爱且端正的容颜。

 

“我,要在哪里睡觉啊?”

 

询问没有得到回答,轰在地板上坐了下来。怎么说呢,不太想叫醒爆豪。那张脸又皱起眉头的话就很讨厌了,而且一旦叫醒他,自己也没法一直凝视这张面孔了。在炎热夏夜之中,轰跪坐在空调之下,凉风轻抚着他的脸庞,带走了洗浴后的燥热。

 

不知不觉间,轰就这么坐着睡着了。


===


第一章,YY完竟然快五千字,我也是惊呆了……

我就卖个安利……

有没有日语太太愿意去要授权正式翻译…………

评论 ( 24 )
热度 ( 5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