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9)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9)



在爆豪胜己15年人生的认知里,切岛锐儿郎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如同牛皮糖一般的存在。哪怕头一天拎着领口将他丢出家门,第二天他还会嬉皮笑脸地再度来到爆豪邸。肩头背着书包,手里还拎了用来讨好爆豪太太的香橙蛋糕卷,以及讨好爆豪的激辣炸猪排。

 

“别生气嘛~爆豪~”切岛阳光地揽住他的肩膀,然后把教科书一本一本拿出来摆在矮桌上。

 

爆豪最终叹了口气,没有第二次把切岛丢出去——只要这个傻瓜臭头发不去提不该提的话题。

 

从表面上看,爆豪胜己总在为各种大小事情而生气。但事实上,爆豪胜己心里有一条很明确的生气划分界限。也许这条线的位置很低,但它确实存在。正因如此,爆豪总是知道自己在火大什么,该向谁火大。

就像承认八百万的脑子很好,阴阳脸的个性很强一样,这令他生气,但生气的对象却是自己。然后他变回将这份怒意转化为不屈的意志,成为推动他勇往向前的动力。

 

只有废久才总让他的怒意失控,不管是看见、听见、亦或是在脑内想见,似乎绿谷出久这个存在的意义就是激怒他。爆豪甚至已经习惯忽略自己发怒的理由,不问因果不寻缘由,哪怕曾经浮现于他的理智中,也会被本能的情感迅速淹没。

 

有时候不去思考一件事,只是因为太过于习惯它的存在。

 

爆豪胜己发现这点用了一句话的时间,得出最简单的结论则思考了一整夜,而真正去接受面对它却用了整整两天。

 

最后爆豪脑海里清晰重现出儿时的画面,那是在落水事件之前,弱小到连甲虫都捉不到却坚持着以后“一定会成为英雄”的出久,膝盖上留着平地摔倒的擦痕,眼睛哭得红肿,却会在自己蹲下后一边掉眼泪一边说“以后和小胜做搭档,肯定不会哭”的出久。

那时候的“小胜”是不会生气的。

 

爆豪揉揉眉心,用眼角余光瞟向默默跟在身后的竹马,内心默数着废久会激怒自己的原因一二三条,再逐条拆散分析,那些令人恼火的点,是针对废久还是针对自己。

认清或承认这里面有自己不忿的部分都不是最艰难的,接受才是。

 

“小胜?”

绿谷敏锐地注意到了那道目光,他抬起头顺着竹马的余光回望。爆豪已经偏过头,视线重新落入道路前方。

 

在他以为自己的呼唤又会被竹马无视时,爆豪开口说话了。

 

“期末考试。”爆豪说,声音像是从火山口里飘出来的,沉闷而带有硝石的气息,“我会把你揍得体无完肤,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受死吧。”

 

“哎?”绿谷眨眨眼,一时竟有点不知如何回答。

 

这是从自己的小心思曝光一来,第一次,小胜对他发出挑衅的话语。就好像他们的关系又向后倒退了一大步,退到轰同学把一切都掀翻到台面之前。他什么也没说过,小胜也什么都不知道。

 

绿谷发觉这可能是一个信号,一个让他们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的信号。

 

这样好吗?真的好吗?

绿谷不知道。

 

最后他只能说:“我会努力打败小胜的。”

这是绿谷现阶段唯一可以确定的道路。他清楚自己的回答会激怒竹马,但他刚刚已经被迫向后退了一步,而这一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退让。

 

绿谷做好了各种准备来迎接冲突,唯一没料到的就是期末考试的内容是两人合作制。

 

+++

 

爆豪从保健室醒来时,期末考试早已结束。这是他第二次在学校失去意识,和第一次中了午夜的个性不同,这一次是实实在在因为伤势过重而丧失意识。加上治愈女神治疗消耗的精力,让他在床上昏睡了大半天。

 

原本以为只有废久会把自己弄进保健室,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不过考虑到对手是那位欧鲁麦特,也不是十分难以接受。

 

爆豪起身拉开床边的白色帘幕,一双熟悉的面庞立刻转向他,先是露出一个白痴般的惊喜傻笑,然后又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向后缩了缩。

 

搞什么?

爆豪皱起眉头,面前人的脸和失去意识前冲向自己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他一瞬间有点糊涂,他们最后赢了吗?应该赢了吧。如果这样都输掉了,那么之前扭曲自己意志所做的一切岂不是毫无意义?

然而记忆里废久最后并没有听从他的指示,而是回身向欧鲁麦特挥出了拳头。而他不知道结局,甚至也不知道……

 

“为什么?”爆豪听见自己在发问,然后又厌恶地啧了一声,无视了自己的提问,头也不回向保健室外走去。

 

“小、小胜?”绿谷追上去,“你要去哪里?”

 

“更衣室。”爆豪头也不回地答。他觉得自己刚才一定脑子有问题,竟然想知道废久调转回头的理由,想知道废久将拳头对准欧鲁麦特的理由。

 

明明一直连正面对抗欧鲁麦特的理由都没有。

 

反正答案一定又是在看轻他吧?令人火大。

 

明明只是一个废久。

 

“哎哎?更衣室?”绿谷跟在后面,嘴里嚷着无意义的音节。直到拐过校舍走廊,站在训练更衣室边时,才猛然回过味来。

“哦,对……要换校服回家来着……”他看看自己身上的战斗制服,想了想在门外停下脚步,背过身去,“那、小胜先进去,换好了我再……”

 

“啊?”

 

他话还没说完,爆豪却像被触怒了一般,一把揪住他的战斗服后的长耳朵兜帽,胳膊用力将绿谷整个人甩进更衣室。

 

“哎哎哎哎哎哎?”绿谷撞在更衣柜上,发出咚一声闷响。“小小小、小胜?”

 

“吵死了!”爆豪恶声恶气道,“你他妈是在看不起我吗?”

 

“怎么会?”绿谷反射性否定,“我只是觉得,要稍微……避下……嫌……”他话音越说越低,最后几乎像是蚊子哼。

 

“所以说你是在看不起我吗?”爆豪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侮辱,“管他什么狗屁第二性别,第一性别是男性的个体在体型特征上根本看不出区别吧!”

 

“多少还是有点……也不是……”绿谷弱气地抗议,但被竹马一个凶恶的眼神堵了回去。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就算是吧,但心理上总觉得有点……”

 

“哈。”爆豪发出一声嘲笑,“说得好像平时训练课程你没跟我们一起换过衣服一样。”

 

“……”绿谷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这真是非常奇怪。一般来说即便第一性别相同,大家也会专门为女ALPHA和男OMEGA留出专用区域。女性那边还好,但1-A的男性这边,大家似乎都选择性忽略了这个问题。好像是因为一开始不知道小胜是OMEGA时,大家都普通地混在一起;等到知道这个真相后……

嗯,好像也没什么改变?因为太刻意会被小胜炸飞?

 

所以说是不是有点太糟糕了啊!?

突然觉察到这点绿谷苦恼地低下头,把脑袋埋进手掌心。想起一群ABO同时乱哄哄涌入更衣室的场景,绿谷觉得自己耳朵尖都发烫起来。

 

“碰!”一只拳头擦着他的耳廓锤在柜子上。

 

脑袋里胡思乱想的画面被击碎,绿谷哆哆嗦嗦抬起眼皮,对上一双染血般赤红的双瞳。爆豪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瞪视着他,鼻尖与鼻尖之间的距离绝对不超过十二厘米,绿谷可以清晰地在那双眼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面色通红,仿佛血液都在沸腾一般。

 

“别拿那套狗屁AO理论对我。”爆豪说,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硝化甘油的气味,致命危险又浓郁香甜。

 

这应该是一句威胁,绿谷的理智清楚接收到了这个讯号,他周身每个细胞进入备战状态。但与此同时,他也感到自己从脊柱根部窜起一道电流,令他整个背部酥麻,经由神经刺进脑仁,连同脑浆都一起电成一片浆糊。

 

思考几乎停滞。

 

绿谷张开嘴贪婪地呼吸,感觉自己像是饥饿了千年,刚从地窖棺椁里爬出的吸血鬼。他的眼皮前方有一桌鲜美的大餐在等待:柔软干裂带着血液气味的嘴唇,曲线健美白皙光洁的脖颈,隐藏于皮肤之下散发着诱人气味的腺体……

 

于是他伸手抓向猎物垂与耳际的发丝,将对方向下拉的同时,自己也仰起脖子凑上。

 

BOOOOOM!!!

绿谷被炸飞出去滚了两个圈,脑袋撞上地板,整个人一下就清醒过来了。

 

他手忙脚乱回望竹马,爆豪一手捂着嘴角,一手冒着硝烟,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座行走的人形军火库。而且里面的所有武器都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一个命令就能把周边全数夷为平地。

 

“啊啊啊,不是,那个,小胜!”绿谷跳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我那个……”

 

“我·他·妈·刚·刚·才·警·告·过·你。”爆豪一字一顿地说,表情简直是刚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恶鬼。

“ALPHA这种生物,是不是必须从根本上阉掉,才能学会不用下半身思考啊!?”

他向上瞄了一眼绿谷脖颈根部,向下又瞟了一眼绿谷两腿之间。

 

绿谷脸色铁青地向后缩了缩,感觉自己无论在第一性征还是第二性征上,都本能地感受到了毁灭性的危机。

 

“等等,小胜!!”绿谷哀嚎道,“听我解释啊啊——”


=================


【战场 更衣室】战斗消息:


【绿谷出久】使用了自我精神BUFF,混乱值+1

随机效果 挑衅 被激发了!

【爆豪胜己】被激怒了。

【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使用了技能 壁咚,效果拔群!

【绿谷出久】陷入了混乱!

【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使用了技能 啃咬,并没有什么用。

随机效果 挑衅 被激发了!

【爆豪胜己】被激怒了。

【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使用了技能 恐吓,效果拔群!

【绿谷出久】逃离了战斗……


==========

更新啦=人=

想我吗!?

评论 ( 11 )
热度 ( 7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