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1)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1)


脖子被敌人手掌覆盖的一瞬间,爆豪从脊柱最下方升起一道寒意,令他背部起了密密麻麻一层鸡皮疙瘩。对他而言,头皮炸开的战栗不仅是被危险的捕猎者咬住喉咙的命悬一线,更是从生物本能上对天敌闯入安全区域内的警示。

 

那只手,按着他的脖颈后方的手,掌心再往下偏移一公分就是OMEGA的腺体。而那只手,毫无疑问来自一名成年的ALPHA。与习惯与之朝夕相处未成年同学不同,成熟的ALPHA释放出的信息素,攻击性要强烈数十倍以上。

 

大脑像被炸开一样,产生了一瞬间的迟钝。以至于从黑雾中脱出的刹那,一向身手灵活的爆豪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撞击在了地面上。

 

疼痛从左肩电光石火间窜入神经中枢,在麻痹的精神世界里炸出一片火光。爆豪一个激灵,将那丝不适应赶出身体。并趁筡毘松开钳制的瞬间,身体向右侧翻同时将右手向后方的敌人按下。

 

BOOOM!!

 

他的时机掌握得堪称完美,应该能在那个自以为是的成熟ALPHA脸上炸出一道血肉模糊的烟花。但一道黑雾割裂空间,他的手掌出现在一米外的酒吧吧台上方,只炸碎了一排倒吊的高脚杯。

 

透明的玻璃碎屑四散飞舞,哗啦啦洒落地面。

 

然而猎物突然的反抗并没有扰乱捕食者,袭击合宿的敌人们陆续从黑雾深处走出,形成一道椭圆形的包围网,将爆豪围在最内侧。他不甘心地向后退了一步,余光让他知道再向后两步便是坚固的墙壁。

 

房间没有窗口,看房间建构应该是地下室。那么爆破墙壁十有八九是在白费功夫。

 

爆豪迅速分析了一遍自身处境,然后发现自己竟然该死的一时找不到突破口。他甚至都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一定要抓他?因为是OMEGA?开玩笑吧?他向左侧扫了一眼,从那里弥漫出的信息素的气味,显然和他很相近。爆豪有八成把握那女孩和自己一样是个OMEGA。

 

“啧。”他不再向后退步,相反肌肉紧绷,上身前倾做出前冲的攻击姿态。“不管你们这群人渣是什么打算,但别想从老子这里讨得到半点好处啊!”

爆豪胜己像是一只时刻准备撕咬的猎豹,虽然尚未成年,但已经可以亮出锋利的爪牙。

 

但敌人没有继续收缩包围圈。相反,除了死柄木弔以外,所有人都向后退了一步。有三人甚至放松地靠在了吧台上,一副等着酒保送上鸡尾酒般的游刃有余。

 

这很令人火大,但还没有死柄木说出的话令人火大。

 

“反应别这么大嘛~”死柄木嘶哑的声音里透出笑意,“我们对你,可没有一丝恶意~”

 

爆豪觉得自己听见了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梦话应该在睡着的时候说吧,你们这群暴徒绑匪。”

 

“只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而已。”死柄木毫不在意爆豪的指责,“毕竟橡皮头可是把你看得很紧啊,身边一直有人跟着,想在不暴露的情况下与你接触,实在是很不容易。”

 

对方提到了相泽老师,爆豪立刻明白了许多。从入侵USJ开始,那些曾经让他觉得麻烦至极的安排,还有他看起来似乎与他无关的购物中心事件。

只是他不明白,如果敌人的目标一直是自己,为什么要在那时挟持废久。除了打草惊蛇以外还有什么意义?毕竟不管是自己还是废久,相泽老师都不会置之不理。

 

他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

 

“废久?”死柄木愣了两秒,然后理解了对方所指,“哦,你是说那个个性看起来很像欧鲁麦特的绿谷出久啊。”他特意强调了欧鲁麦特这个名字,果不其然在爆豪的脸上看见一丝明显的情绪波动。死柄木觉得很有趣,爆豪胜己看上去不像是个会隐藏情绪的人,因此才能让他一眼便看见这个少年。

 

“只是想去验证一些事情而已。”虽然死柄木的整个面庞都被一只诡异的手掌覆盖,令人看不见那之下面部肌肉的走向,但爆豪感觉他在说起这事时一定是扭曲地笑着的。“看你的样子,我想你也一定有所察觉了吧。据我所知,那家伙以前也不过是一个无个性的废物而已。可惜即便你是如此优秀,作为一名OMEGA,也不得不接受欧鲁麦特的选择。我想你一定也觉得难以忍受吧!毕竟……”死柄木张开双手,好像要拥抱安抚面前即将暴怒的少年,“虽然说着冠冕堂皇的大话,但还是英雄就是如此虚伪的存在啊!”

 

“……”

 

出乎死柄木的意料,爆豪胜己却没有因为这番话而爆发。相反之前想要战斗的鲁莽沉淀下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防备升了上了。

 

“废久怎样又关我屁事,懒得听你在胡扯。”爆豪冷哼了一声,“干脆别兜圈子了,你们绑我过来,不是要我听你们说这些废话的吧。”

 

“好吧好吧。”死柄木摊开手。事情的走向和他预计的不太一样,不过他也不太介意。能够直接激发爆豪的不满最好,但若不能,只是埋下间隙的种子也可以。“那么我就直说了吧——志愿成为英雄的爆豪胜己同学,你愿意成为我的同伴吗?”

死柄木一边说着,一边抬腿向他走来。

 

爆豪浑身警备地盯着他,掌心里的个性全力运转,同时还不忘继续嘲讽对方异想天开的招揽:“我还是那句话:梦话要在睡着了说比较好。”

他想,只要死柄木再向前一点,他就可以把这家伙炸成一堆烂肉。

 

但死柄木突然停下脚步扬起右手。

 

爆豪的视线被他的动作吸引,注意力集中其上。就在他以为自己全神戒备的刹那,一阵刺痛从他的后颈处袭来。爆豪猛然向后张望,就见一片黑雾正在收缩。从中探出一只白嫩小巧的右手,手中正握着一支无针注射器。

 

“吶吶~弔哥哥~”咎日美子有些病态的笑声响起,她的手从黑雾中抽出,“这一次我做的不错吧~”

 

她的话语就像一道信号,爆豪感觉自己的视野快速地扭曲起来,紧接着身体脱力向下坠落。在与地板亲密接触前,他的世界便陷入黑暗。

 

爆豪想:妈的,也不知道刚刚到底是什么鬼药剂?

 

 

+++

 

 

绿谷出久从小就志愿成为英雄。

 

当他还处于懵懂无知的幼年时期,就曾无数次想象自己成为英雄后的样子。那时他对英雄这个职业毫无认知,只觉得那是会去拯救许多人的超级帅气的职业。

 

“我要成为英雄,然后拯救许多许多人!”这便是绿谷出久最初的希望。

 

然而当这一次,他真的踏上征途决定去拯救什么人时,他更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在众人耳畔轰鸣,轰与切岛打开火车便当,炸鸡块与饭团的香味徐徐飘散。绿谷想自己应该是饥饿的,他没有吃晚饭,理性与胃部收缩的感觉都在提醒他这点。但大脑被各种思绪塞满,拒绝发出进食指令。

 

但切刀还是塞给他一袋食物:“现在不吃的话,行动时可能会没力气哦。”

 

“嗯,谢谢。”虽然肾上腺素叫嚣着自己可以燃烧潜能,但绿谷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好意。他在购物袋中翻找了一会,拿出一个圆形塑料饭盒。猪排饭啊……绿谷想,小胜……

 

“切岛同学和小胜的关系真好呢。”难以解释自己的心理,话语就这样说出口。绿谷看见切岛准备咬下饭团的动作停滞下来,然后干脆将饭团放下,表情严肃地看向自己。

 

“我很喜欢爆豪。”切岛认真的说,他的声音像敲在绿谷心头。随着这句话,连同轰的筷子也一并放了下来。“但我和你不一样,和轰也不一样。我想维持的和爆豪之间的关系,跟你们所追求的完全不同。还有上鸣、濑吕他们,都不一样。”

 

不知为何——可能是因为滋生于心灵阴暗处的嫉妒——绿谷觉得自己因这番话而感到愧疚起来。同时他也完全理解了切岛话语深处透露的讯息:自己与轰同学,被那般拒绝的理由。

绿谷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有发出有意义的词句。

 

车厢里的交谈在此中断。绿谷看向黑漆漆的窗外,道路的灯火飞速向后退去。此刻他很想拽着竹马刨根究底:即便存在了那样的情感,为什么就要只因为这点拒绝他们呢?

 

=====

更新更新。

每天肝不同的坑,感觉自己好像精神分裂= =||||||

评论 ( 6 )
热度 ( 5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