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3)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3)


说出“我是不行的”的时候,绿谷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世界中破碎了。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会轻言放弃的人,事实上也是如此。哪怕全世界都对他说不,只要他自己认为可以,他就能一直坚持下去。

 

知道自己是无个性时,理解了整个英雄社会的现实时,便是如此。就好像别人的现实与自己的现实,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虽然某种意义上他也明白,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才是真正的现实;但脑海中却不停有声音在强调:万一我便是那特殊的一个呢?万一那只是一种可能呢?万一那就不是我的现实呢?

 

这样的声音听多了,便连自己也坚信不已。坚信即使自己与其他人的现实格格不入,但只要他不承认,那就永远不是他的世界,不会成为自己的现实。

 

他便是如此努力,才坚持到遇上欧鲁麦特的那一天。

也便是如此的坚持,才从未放弃过追逐小胜的背影。

 

然而当小胜出现在ALL·FOR·ONE身边时,当发现小胜可能会从自己眼前再度被敌联合带走时,当直面会失去最重要的人的未来时,前所未有的恐惧压垮了他的世界。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真的是无能为力。

 

就是他的现实,他自己的现实,即使坚持了十多年也不得不承认的现实。从此他人眼中的现实成为了自己的现实,就如同宇宙中的恒星对撞,两个世界彼此挤压撕扯,直至融为一体无法分离。

 

“这件事我做不到,轰同学也不行。”绿谷说,眼睛里只有自己紧握的拳头。“只有切岛同学你,才是整个计划的关键。”

 

 

+++

 

 

“啊,绿谷。”

 

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绿谷出久有些无措地转过身。

 

他在电梯口前徘徊了近半个小时,现在被熟人撞见自己在这里踌躇不前的模样,未免有些尴尬。

 

“啊……是切岛同学啊……”绿谷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你在说什么呀?会在这里遇到不是很正常的吗?”切岛莫名其妙地看他,“你应该也从警察那里,知道爆豪最后被送来这间医院了吧?”

 

他说的是问句,语气却很笃定。绿谷在自己话出口时,也觉察到这样很傻。因此被同学如此质疑之后,倒是没在企图寻找其他借口。

 

他便站在原地干笑,笑声里带了许多说不出的无奈。最后连头颅也慢慢低下,视野里只剩下自己的脚尖。

 

见他如此做派,切岛忍不住眉头微皱。这与他一向健气开朗的形象不符,倒露出几分两日前的压抑来。不过切岛的压力之源,在两天前已经消失。因此他很快又调整好心态,笑着拉绿谷向电梯走去。

 

“既然来了,就不要站在这里啦!”他略显开心地笑道,“也不知道爆豪这家伙,现在醒了没有?”

 

绿谷原来被迫跟随的步伐顿了一下,牵扯得前方的切岛也停了下来。

 

“我说你啊……”切岛盯着他,“这个表情,到底是希望看见爆豪是醒了,还是希望他没醒呢?”

这个问题让绿谷有点慌乱。没等他想好怎么回答,切岛又提出一个更让他慌乱的问题:“神野回来之后,你是不是状态有点奇怪?”

 

虽然很想装出无辜的样子问“有吗?”,但在切岛无比认真的眼神下,那样的戏码终究无法表演。

 

他想起就在一天多前,在神野夜晚的噩梦中,切岛同学抓住小胜的手时,两个人脸上同时绽放的笑容。还有落地的刹那,因惯性而挤做一团时,贴到他脸侧的小胜的手臂。那时他感受到竹马皮肤的灼热,还以为是他手心爆破留下的火焰余温。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被针扎一般,又或者是触电,全身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与逃离。

 

随即他便这么做了,退到了离小胜几步远的私人距离之外。看着他与切岛同学吵吵闹闹,虽然脸上带着凶恶的表情,整个人却环绕着一种令人安心的氛围。

 

当时的自己,一定是特别想从那方世界之中消失,因此才会在之后努力转移自身的注意力。以至于欧鲁麦特的战斗结束后很久,到太阳高悬于天空时,到小胜倒下前,他都没有发现小胜的不对劲。

 

“妈的,差点忘了这回事……”他看见小胜趴在切岛同学的臂弯里,额头上全是汗珠。声音里带着从未听过的颤抖,飘忽地几乎无法传递信息。只有将耳朵凑在他嘴边的切岛,才能听清他说了什么。

 

紧接着切岛抱起失去意识的小胜对周围人喊:“叫救护车!!”

 

绿谷感觉自己脑袋嗡地一声。他突然想起来,当时碰到小胜手臂时感受到的体温,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会有的热度。

 

爆豪被医务人员抬走时,他还整个人都在颤抖。虽然很想紧跟上去,但警察这边也有很多事情需要询问。而且他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只能眼巴巴地看切岛追在医生身边解释。

 

“他说有个死变态、啊就是敌联合那群疯子,给他注射了什么慢性药物,大概是OMEGA催熟剂之类……”切岛一边回忆爆豪之前的话,一边跟着医护人员登上救护车。末了才回头向绿谷挥了挥手:“我先跟去医院那边交代情况,这边就先交给你们了!”

 

没等他回答,救护车的门就被哗一声拉上,接着在一片骚乱中呼啸而去。

 

直到几个小时后,在从神野回家的电车上,绿谷才收到切岛群发给救援小队的消息。

 

【切岛:没事了。医生已经做了紧急处理,接下来会转院去东京都那边做进一步治疗。】

 

没事了。绿谷盯着那三个汉字,脑子里一片空白。*(日文:大丈夫)

 

啪嗒。

是眼泪打在了手机屏幕上。

 

绿谷再也无法止住眼泪,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车厢里,蜷缩在冰冷的座椅上,一个人紧紧握着手机声音压抑地哭泣起来。

 

坐在隔壁的老人几次问他“没关系吧”,还有站在扶手处的女中学生递给他手帕。

 

“失恋了吗?”女孩好奇地看他,绿谷擦干眼泪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

 

“并不是。”他摇摇头,“是收到消息说在急救的朋友脱离了危险,我这是喜极而涕……”

 

但女孩却歪头盯了他几秒钟,开口话语里满是不确定:“是吗?但是你看起来,一点儿也不高兴啊?”

 

 

+++

 

 

切岛从医院出来时,一眼就瞧见站在大门边的绿谷。对方看到他走近,立刻紧张而局促地向他小跑了两步。

 

“那个……切岛同学……”话还没有说出口,切岛便从对方的脸上知道了他想要问的问题。

 

于是他轻轻摇头:“没见到,爆豪那家伙还没有醒。”

 

“哎?”这个答案让绿谷心中一凛,“可是……不是说……”他指的是切岛那条消息,“没事了……吗?”

 

“哦!”切岛这才发觉自己可能吓到对方了,赶忙摆了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不是之前昏倒还没醒来,是后续治疗又睡过去了。”

 

“咦?”绿谷这才从慌乱里平静下来,睁大眼睛等待切岛的后续解释。

 

“因为ICU通常时间不给探视,所以我也没能看见那家伙具体怎么样啦……”切岛抓抓后脑,惭愧自己的无知,“不过我去办公室问了主治医生,医生说神野那边将爆豪送过来时,距离最初的注射时间已经超过72小时,药物已经开始影响机体。因此医院这边也动用了一些非常手段,两方都会给爆豪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所以最近几天他可能都不会醒来……”

 

他长篇大论地说了一堆,大意就是说明爆豪只是在治疗,并没有什么大碍。但绿谷却觉得最重要的情报一点也没得到。切岛只看他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对这种过于繁琐的复述并不擅长。于是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不满地对绿谷指责起来。

 

“我说你呀,这么想知道的话。刚刚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上去呢?”他见绿谷再次露出一副为难的退缩样,不禁产生一股罪恶感,又对他宽容了几分。“或者你现在上去也可以,反正爆豪现在也没醒,你就是再害怕见他也没关系吧?”

 

 “啊……”这个提议好像很有道理,顿时把绿谷心中的恐惧打散了不少。不过随即他又摇摇头,转而问起另一件在意的事。

 “所以,那个……到底死柄木对小胜做了什么?”

 

“哦,死柄木啊……那个死变态。”说到敌联合,切岛脸上露出鄙视的神情,“爆豪当时也没说得太清楚,不过结合医生的检查结果,虽然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但很可能是一种针对OMEGA的信息素催化剂。目前看来功效是能刺激OMEGA自身的发育,强制第二性征成熟。医生说……”

 

说着他表情愈发古怪起来,混杂着不齿与愤怒,似乎接下来的话非常难以启齿。虽然第二性别分化时,学校就对所有人进行过简单科普,但有些龌蹉的东西还是不太适合公之于众。这时再想起爆豪和绿谷的关系,切岛不确定告诉绿谷是不是一件好事。

 

那可是爆豪啊。他想,本来还以为是一辈子跟这些事情无缘的家伙呢!

 

但在绿谷担心而急切的目光里,切岛还是开口了。

“医生说……”他又重复了这句开头,仿佛这样便能让事情从现实中脱离,成为只存在于话语中的猜想,“有一些不法世界的ALPHA,会用强制标记的手段让OMEGA臣服于自己。因此敌联合可能也是想用此手段操控爆豪。所以……他们才急切需要爆豪的第二性征成熟。”

 

标记。臣服。操控。

这些词像脑无的数击重拳直接砸在绿谷的胸口,令他的12对肋骨全数碎裂。他张大嘴巴如同离水干涸的鱼,却不知道自己是想高声怒吼还是大口吸气。

 

混账东西!有个声音在脑内咆哮,那群混蛋怎么敢这么对小胜!!


==========

更新!!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这章会继续让弔搞事??怎么会呢!!毕竟……

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发车炖肉的妖艳贱货完全不同的流氓呀!!

2333333333333



评论 ( 18 )
热度 ( 6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