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4)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4)


神野之噩梦的第六天,绿谷收到了来自轰焦冻的信息。

 

【轰:听切岛说爆豪今天从ICU转到普通病房了。】

 

绿谷的大拇指在屏幕上停顿了十几秒,在回复栏和后退按钮间由于了许久。最后他干脆按下待机键,推门出去走到公寓外半开放式的长廊上。他站在那里,目光从下方的马路扫向右下方的三岔路口,再从那里拐进的街巷,直数第三栋。

 

那里是爆豪胜己的家,绿谷对它的结构了如指掌。

 

比如房屋最高的尖顶那里有一个储物用的小阁楼,是幼年的小胜口中妈妈放置宝藏的地方。

比如一楼最拐角的墙壁内是爆豪邸的浴室部分,里面的浴缸很大,可以让两个幼稚园的孩子坐在里面玩橡皮船和小黄鸭。

 

再比如视线里二楼边侧斜向自己的那扇窗户,其后就是小胜房间。

 

绿谷盯着那扇紧闭的窗户,记忆里似乎很久都没再见到它亮起灯光。

其实也没有很久吧?绿谷想,不过是一个多星期而已。

 

口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套出来看锁屏界面上依旧是轰焦冻的信息。

 

【轰:我打算明天去医院看看,要一起去吗?】

 

绿谷张了张嘴,像是想说话。然后他仿佛才想起对方并不在自己面前,立刻低头打开锁屏重新进入信息界面。

 

他双手抓着手机,拇指翻飞,很快打完了简短的回复。又如同害怕犹豫就会无法下定决心一般,他在输入完毕的一瞬间就按下了发送按钮。

 

【绿谷:谢谢你通知我,轰同学。不过我就不去了。】

 

文字驾着电波飞向另一端,并且在一秒后收到已读回执。轰焦冻似乎就坐在屏幕对面,全神贯注等他的回答。。

 

大约五秒钟,轰的消息就再度弹了出来。

 

【轰:为什么?】

 

绿谷再度看着信息界面出了神。

为什么?面对这个简短到极致的问题,绿谷却觉得难以回答。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从切岛那里知道死柄木的意图时,他再度理解了小胜会拒绝自己的理由。

 

不,并不是说直到那天他才知晓,毕竟在承认现实的那一天起,绿谷就认识到:对小胜抱有他所允许以上的感情,怀着超出普通意义上的欲望,是自己和轰会被小胜拒绝的主要原因。

 

但那时他对此的理解是:因为小胜是由自尊心构成的,根本不可能接受来自追求者的人情。尤其他还如此厌恶这些追求者,更不想因此给对方留下任何的错觉。比起会因此被束手束脚,他更愿意选择拒绝帮助。

 

他们是不平等的,绿谷原本是这么想的。

 

他也许猜中了,但事实却远不止于此。得知有人会用标记的方式来强迫OMEGA臣服,那么选择和ALPHA在一起,对小胜来说一定是屈辱性的存在。也难怪当他本能地盯住小胜的后颈时,对方会异常的愤怒。

 

无论怎么解释,那时他确实都在无意识的——不,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借口罢——自己分明早就觉察到了,他确实是有意识地、时刻准备着地,企图狩猎小胜。

 

这曾经不是他的本意,但之后逐渐成为他的本意。

 

绿谷突然就觉得有些后悔。

如果自己不是ALPHA就好了。自己曾经明明是个BETA,如果当初看透了这一点,是不是意味着他曾经是有机会的?

 

但他又明白自己根本不会后悔。

如果自己不是ALPHA,没有继承欧鲁麦特的个性,那么他就无法踏上成为英雄的道路,无法抓住自己的理想。

 

英雄和小胜,曾经都是他的理想。绿谷自嘲地想:也正是因为太过贪心两者都想得到,才会落得如此境地吧?毕竟没有谁规定,世界一定要对他慷慨。

 

 

+++

 

 

轰焦冻最后也没有等到绿谷的回信,于是第二天自己单独去了医院。

 

他很认真地向冬美姐姐询问了探病的注意事项,走进医院大楼时,左手沉甸甸的提了两大包水果,右手沉甸甸的提了一大叠食盒。其实冬美还建议他买花,但轰觉得自己并不想被爆豪直接从病房里炸出去。

 

根据切岛留的病房号,轰很快找到了那间单人病房。推门进去时,爆豪正靠在床垫上看书。发现进来的人是轰时,爆豪微微睁大的双眼表露出他的惊讶。不过那瞬间的惊讶很快就化做了一丝不耐烦,火气十足地挂在了他的脸上。

 

“什么,是你啊。”

 

话语是一如既往的不友好,手里的书也合了起来。轰注意到那是一本关于人类大脑的书籍,从病理学上解释精神疾病并不是单纯靠自我意识可以战胜的原因。

 

他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随即又将目光移开。

 

爆豪没注意他的视线,或者说注意到了也不在意。他将书放在床头柜上,似乎已经失去了继续阅读的兴趣。

 

“你来做什么?”爆豪问,看轰一步步走进房间。

 

“探病啊。”轰理所当然地说,“不然还有其他理由吗?”

 

“啧。”爆豪不满地咋了下嘴,倒是没有继续明知故问。

 

轰走近他,将水果放到床头柜上,又示意爆豪将病床的桌板翻起来。然后他将三层食盒放在上面,一层一层地打开,很快满满当当摆了一桌。最后一层是带有保温效果的密封层,打开后展现在眼前的是热腾腾的蔬菜肉汤。

 

爆豪目瞪口呆地看他做完这一切,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是专程来送外卖的吗?”

 

似乎是察觉到爆豪心中所想,轰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啊,我听说医院的饭菜很难吃,所以就想能不能顺便帮你改善一下伙食……”

 

他这么说起时就好像两人还在学校,轰递给他一个包装好的纸袋:“啊,我听说食堂本周推出的面包很好吃,就想着也给你买了一个。”

 

“……”爆豪有些无语了,每次这种时候他都只能这么反应。然后按照以往的节奏,接下来他就会拿起筷子,该吃吃,该喝喝,直到把所有美食一扫而尽。

 

不过这次,显然还要插入其他的事情。

“我说……”轰低头站在原地,“我应该坐哪里啊?”

 

“谁……”爆豪反射性的地准备吼出“谁管你啊”,大脑却在刹那间发出警告。在他的余光里,轰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左手边的床铺,一副我觉得这张病床就很好我可以坐在这里的跃跃欲试感。

 

于是话到嘴边直接被咽了回去,爆豪环视四周,指向墙角的一把椅子。

“那里有椅子,自己去搬了坐。”

 

“哦。”轰似乎有些失望,但他还是老实地走到墙角,将椅子搬到了病床边上。然后他便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爆豪吃东西。

 

一口大小的饭团,章鱼形状的香肠,松软金黄的厚蛋烧,卷着培根的小番茄,被芝士包裹的西兰花,还有不同颜色的鱼丸和肉丸。

 

轰就那样看了一会,又从袋子里取出一个苹果。接着他在摆放整齐的餐盒旁,找到一把小巧的水果刀。

 

可以用吗?轰用眼神询问爆豪,后者嘴里正嚼着一块鸡蛋卷,同样用眼神给了肯定的答复。

 

轰开始削苹果。记忆中自己生病时,母亲就是这样坐在床边给他削苹果的。不过他的手法显然没有母亲娴熟,苹果皮断了又断,很快半个苹果变成了歪歪扭扭奇怪形状。这很奇怪,分明在学校的近战格斗课上,他的匕首战打得完美无瑕。那时尖锐的刀锋就像是他手指的一部分,现在这小小的水果刀却完全不听使唤。

 

爆豪瞟了一眼,评价道:“丑死了。”

 

“嗯。”轰毫不犹豫的同意,想着这么丑的苹果,还是自己吃掉吧。

 

他正准备把苹果送到自己嘴边,就见爆豪向他伸出手,在自己茫然地注视下,面露鄙夷地抢走了水果刀和那个丑陋的苹果。

 

手起刀落,爆豪将丑陋的一半砍掉丢回罪魁祸首的手中。接着把剩余的苹果切成一瓣瓣的小份,刀尖在果皮上划出几道V字,再用手指抵着刀背将果肉与果皮划开。

 

“看到了没,阴阳脸。”爆豪将削好的苹果摆在食盒盖上还给他,还不忘从齿缝里哼出一声冷笑。

 

轰低头接过食盒盖,盯着上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四只兔子,嘴巴慢慢地张开。

 

“啊,爆豪……”轰抬起头,异色眼眸有些闪闪发光,“有点可爱呢……”

 

爆豪用没拿刀的那只手炸出一声气势十足的爆破:“想死你可以直说!!”

 

走廊里的护士听见这声响动,好奇地伸头进来看。却见病房里的两人一个坐在床上喝蔬菜肉汤,一个坐在椅子上吃兔子苹果,完全没有她设想中的争执景象。于是护士姑娘又把脑袋缩了回去,继续坐回护士台待命。

 

房间里的两人也像是没注意到护士,自顾自地吃完了手边的东西。随后轰站起来收拾残局。垃圾分类倒掉,桌面擦干净后翻起,空掉的食盒放回袋中等下拿回家清洗。

 

做完这一切,轰却没有坐回原位。他站在那里,似乎在思考自己等一下何去何从。

 

“想说什么就说,别他妈唧唧歪歪地烦死了!”爆豪看他那副模样,回忆切岛过来时说的救援经过,心里大概也猜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你他妈来这里,其实是有话想问我吧?”

 

轰这才想起来,面前之人虽然看起来暴躁粗鲁,但其实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于是他点点头,直接开口询问。

 

“如果那时是我或者绿谷,你真的不会飞上来吗?”

 

这是预料之中的问题,所以爆豪笑了起来。笑容里满满的都是火气,充满了对这个问题的不屑与愤怒。

 

“别开玩笑了,你们这群家伙!是在小看我吗?”他从病床上一跃而起,光脚落在了轰对面。他看起来浑身的肌肉都将爆发,仿佛接下来不是要回答问题,而是要展开一场恶战。“那时候为了不妨碍欧鲁麦特的战斗,只要有能逃出战场的机会,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吧!老子不是被你们救了,而是你们正好出现在我逃跑的道路上,明白吗?”

 

他一把揪住轰的领子:“你也好那个废久也好,竟然纠结这种问题,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判断力吗!?”

 

他话语里的火药味几乎直接喷在轰的脸上,但轰却毫不退缩。他直直地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猩红双眼,一字一句地问:“这是你理性思考的结果?”

 

“是又怎样?”爆豪推开他,轰随着力度向后退了一步,目光却没有移开。

 

“但绿谷似乎并不这么认为。”轰阐述自己所见的事实,“如果理性上你是这么决定的话,那么我想知道,在感性上,你怎么判断我和绿谷跟切岛的不同?”

 

“哈?”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爆豪第一时间发出一声硬邦邦的笑,并且从心底爆发出一股将对方从窗户扔出去的冲动。

 

“你说呢!?”他的面容凶神恶煞地扭曲起来,“臭头发和你们最不同的就是,不会老在这种问题上跟老子纠缠不清!!”


===========

近4K的大章。

嗯,是出胜。真的。我保证。

评论 ( 11 )
热度 ( 6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