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5)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5)


“谢谢你,医生。这段时间劳烦您照顾了。”

 

主治医生办公室内,爆豪太太按住儿子的脑袋,押着他一起给医生鞠了一个深深的躬。爆豪先生站在妻儿身后,同样弯腰鞠躬九十度。夫妻俩均是态度温和面露笑意,完全看不出几天前在ICU走廊里忧心等待的憔悴模样。

 

爆豪胜己看起来似乎是被迫的,不过爆豪太太却很清楚自己的胳膊用了多少力度——如果手下的臭小子真的不乐意,以她和丈夫的臂力是没办法强迫儿子低头的。

 

“哪里哪里,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分内工作。”办公桌前的医生笑着摆摆手,“而且胜己君自己也很努力,再痛苦的治疗也能够配合,身体的底子又好,才能恢复得这么快。”

 

他打量着眼前已换上便装的少年,回想他被送来时的状态,绝对的天壤之别。

 

不管怎么说,在拿到检测结果,看见上面如同暴乱般的各项数值时,科室里的绝大多数医生都露出过无计可施的表情。也不知道药剂的制作者用了什么手段,但可以断定的是,这与众人曾接触过的所有药剂都不同,说不定还附加了什么人的个性效果。

 

好在两方都没有人放弃,才会迎来现在皆大欢喜的结局。这就像是见证自己亲手打造的完美作品出炉,医生的内心涌起喜悦——这大约也是身为医者的责任感与自豪感吧!

 

想到这里,医生又在出院报告上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其后才郑重地交给爆豪太太。

“虽然目前各项指标都已经正常,胜己君自己也觉得身体状况不错。但如今的个性社会,每个人的体质差异都比较大,这种药剂后续有没有其他隐患,目前我们也不能肯定。如果回去后发现了什么不正常的情况,请务必立刻联系我。”

 

他见爆豪夫妇因此话又流露出一丝忧色,随即又哈哈笑起来。

“放轻松,不要担心。”医生站起来,拍拍自己的少年病人的肩膀,“只是以防万一而已,以胜己君的恢复情况,十有八九是用不到的。”

 

“那就多谢医生您的关心了。”爆豪先生又再度露出微笑,“那么,我们一家便就此告辞了。”

 

“一路顺风。”医生挥手道,“你很厉害,肯定能成为了不起的英雄,胜己君。”

 

爆豪胜己即将跨出门扉的脚步停顿下来,他缓慢转过头,对医生露出一个极度嚣张的笑容:“那是当然的吧,医生。”

 

目送一家三口离开,医生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笑着坐回座椅。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OMEGA不适合职业英雄的工作,但他却觉得,刚刚送走的这个病人却不在此列。

 

“根本不是常规的OMEGA啊……”他一边笑一边摇头叹气说。

 

神野之噩梦的第十一天,爆豪胜己出院。

 

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很快在同学间传开,绿谷从一早上起就接连收到了很多条通知短信。有切岛同学的,有轰同学的,八百万同学的,还有并没有参加救援的丽日同学的。似乎每个人都默认——绿谷出久就是所有同学中最想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绿谷当然不会否定,不然他也不会一早便徘徊在公寓楼下的三岔路口。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想做什么,但至少,他想亲眼确认小胜完好地回来了。

 

一辆熟悉的橙色SUV驶入视野,绿谷整个人立刻紧张起来。驾车的人显然也看见了他,车子在经过他身边时缓慢停下,接着爆豪先生便从副驾驶座的车窗内探出头。

 

“午安,出久君。”爆豪先生对他打招呼,随后从后座传来一声抗议地咆哮。

 

“干什么停车啊,臭老太婆!!和废久有什么话好说的啊!?”

 

是小胜。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绿谷打了个激灵,感觉浑身肌肉像石化般僵硬到无法动弹。只有脖子与眼珠不受控制,引导他寻觅声源望向SUV后座。他的视线越过前排座椅的靠背,很快从阴影里找出了竹马熟悉的轮廓。

 

头发是淡金色的爆炸短发,眼角是带着火星的上挑形状,还有嗤笑时闪烁寒芒的犬齿……

绿谷的心脏开始疯狂鼓动,如同OFA全功率在体内炸开。而当竹马猩红色的眼眸转向他时,绿谷却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仿佛被可怕的猛兽盯上,只想立刻逃离。

 

在他理解自己做的什么前,绿谷已经飞快地跑回家中。

 

“啊啊……我在做什么啊?”像是被自己的自暴自弃击败,绿谷蹲在门板后用手抱住了脑袋。

 

同一时刻,爆豪胜己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将随身背包丢在地板上,关上门后狠狠对着空气踹了一脚。

 

“妈的废久!死书呆子!!搞什么玩意!!!”

 

 

++

 

 

出院后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不用再关在狭小的病房里,但警察和家访的老师却不建议他向外乱跑。于是爆豪胜己的活动空间也不过是向外扩张了一个房间,外加一个修剪着整齐草坪的后院。

 

好在他有一群还算不错的朋友,得知他的近况,几名损友都争前恐后地要求过来陪他。

 

“去死吧!!”爆豪在电话里吼,“老子才不需要你们来陪啊!!”

 

话虽这么说,但显然没人把他的拒绝放在心上。所有人都嘻嘻哈哈找他要了地址,然后隔三差五成群结伴来爆豪邸做客。

 

“哟!爆炸少年!!”上鸣电气从玄关嘻嘻哈哈地跑进来,手中高举着檀木色的点心盒,“我们给你带了车站前的羊羹,是不是很感动啊?”

 

切岛和芦户跟在他身后,先向开门的爆豪太太问好,随后跟着上鸣走进客厅。

 

爆豪一边接过点心一边将手按在上鸣脸上,脸上表情像在说:羊羹?你这家伙是阴阳脸吗!?

 

几个人不等他嘲讽,便围上来前簇后拥地上了楼。踢踢踏踏的杂乱脚步声混杂着吵闹从楼梯口传出:

“要不要玩游戏,我带了新出的游戏碟!”

“对了对了,人家也带了礼物哦!这可是我亲自去神社求的平安符,最适合多灾多难的爆豪啦!”

“羊羹你现在不吃吗?那个要配茶哦,话说你家有茶吧!”

 

最后爆响的是一声火气十足地怒喝:“闭嘴!吵死了!!给我一个一个的说话!!”

 

爆豪太太站在玄关处,眉毛若有所思地挑起一边。

 

后来晚餐时,爆豪太太突然在饭桌上扶着脸颊说:“我突然觉得,胜己比我想象中要受欢迎呢!”

 

“哈?”爆豪捧着饭碗看向母亲,反射性地准备驳斥,却发觉不知道要驳斥哪方面。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受欢迎了啊?好像承认自己就应该不受欢迎一样,怎么可能!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受欢迎了啊?考虑到母亲展开话题的可能性,微妙地令人不爽!

 

爆豪太太却对儿子的那声抗议置若罔闻,自顾自对丈夫描述起白天的情景。待到说完,还意犹未尽地对丈夫感慨:“感觉胜己若是ALPHA的话,肯定抢不过他这群ALPHA同学。因为就凭胜己的脾气,是个OMEGA见到他都要绕道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气得爆豪差点一把捏折手里的筷子。

 

还是爸爸比较贴心,眼看儿子一副马上就要爆破的样子,连忙在妻儿间做起了和事佬。结果没说几句,爆豪太太又再次打趣起来:“说起来雄英也不愧是雄英,这几天过来的孩子,每个都非常优秀呢!”

 

她自己是个BETA,因此无法感知到其他两性的信息素。不过只用看雄鹰英雄科中历年来的性别比例,就知道其中肯定少不了ALPHA。于是此刻说起来便带着几分好奇与期盼:“喂,胜己。那几个孩子中,谁是ALPHA啊?”

 

爆豪果断一把捏折手中的筷子!

 

他对母亲的八卦精神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善,但却老实地回答了母亲的问题:“今天来的三个都是,只有之前和白痴脸——就是那个金发的家伙,一起来的酱油脸是BETA。”

 

爆豪本来以为母亲会因此更加八卦,因此已经做好了爆炸的准备。但爆豪太太听闻此话,反而将捧着脸的手放回桌上,眼中透露出几分惊讶来。

 

“都是ALPHA?”这个答案似乎完全出乎她预料,“和你在一起时,看上去都完全不像呢。”

 

“什么叫完全不像?”爆豪显然没能理解母亲的思维。

 

“因为OMEGA非常稀少啊,大部分的ALPHA一辈子都是光棍的命。所以难得遇到一个OMEGA,自然是……”爆豪太太想着要怎么委婉表达这个意思,结果一看到爆豪胜己眉头紧皱的凶恶表情,刚刚挤兑儿子的话题又从她嘴里冒了出来。“要么怎么说还好你是个OMEGA呢?不然谁能受得了你这个脾气?哈哈哈啊啊啊哈哈!!”

 

这已经不是和事佬能够摆平的状态了,爆豪胜己被母亲三连击,整个人就差跳上饭桌。然而在这个家里,母亲爆豪光己永远是最肆无忌惮的那个;而父亲爆豪胜则是最让人感觉一拳打在棉花枕头上的那个;这也就决定了,无论爆豪胜己怎么狂吼,作为儿子的他永远都是最无能为力的那一个。

 

爆豪太太好不容易才止住大笑,这时才想起来用事实给儿子举例。

“就像中学时,在校长室给你道歉的那几位同学?啊,不对,那群家伙不够格……”

 

提起当年的事情,爆豪太太立刻不屑的撇了撇嘴否定掉。她本来就与儿子有九分相像,此刻再做出这番表情,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了。接着她又摇摇头,将那群令人不快的小混蛋从脑海中剔除,接着另一张面孔便自动浮现出来。

 

“啊,说起来出久好像也是ALPHA啊?想当年我和绿谷太太还都以为会是你这个小混蛋长成ALPHA呢,真没想到……”爆豪太太这样说着,突然像察觉到什么一般,面色古怪地打量起儿子,似乎能从他脸上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我说……这几天,你跟出久……”爆豪太太自己也觉得这个推论十分荒谬,但她还是忍不住说出口,“我总感觉……出久他……是不是喜欢你?”


=========

哼哼,这样的更新速度你们怕吗?

完结倒计时中……


评论 ( 10 )
热度 ( 6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