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6)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26)



与时常热热闹闹的爆豪家相比,暑期的绿谷家就显得比较安静。

 

不过今年和往年不同,并不是因为他在学校没有多少朋友,而是班级里与他相熟的那群同学,假期里都各有各的忙碌。

 

比如丽日同学,趁着假期还需要打工补贴家用;而饭田同学,作为英雄世家的小少爷,假期要学习的东西比上学期间只多不少;至于轰同学,原NO.2现NO.1英雄的家里情况也更复杂,似乎连那天去医院探望小胜,都是好不容易抽出来的空档。

 

好在绿谷并不觉得寂寞,而且他也没什么心情玩乐。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不管关于小胜还是关于欧鲁麦特,都如同压在他精神上的巨石,令他的思考没有一丝缝隙的余韵。

 

这是很痛苦却又不得不面对的。

 

绿谷站在莲蓬头下,让热水对着自己从头浇下,想象自己正站在一片温热的雨水中。头发被热水浸透贴在脸上,水珠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巴,再滴到结实的胸膛上。等到热水沾满睫毛,迷失视线,他才用手掌将其抹去。

 

绿谷看着自己的手。

 

一年之前,那还是一只柔软白皙的手,只有无名指前端有常年握笔摸出的老茧;而现在,那只手粗糙而布满伤痕,关节不自然地突出扭曲,看起来无比丑陋。但这却是一双很令绿谷骄傲的手,它见证了这一年间所有的努力与磨砺,挂满了成长的勋章。

 

只是这样的一双手,终究无法握住他所期盼的那双手。

 

绿谷叹了口气,拧紧水龙头,将毛巾盖在湿漉漉的脑袋上,一边擦拭一边走出浴室。

 

等到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吹头发时,才注意到台子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只是一眼扫去,就能看见锁屏上整齐排布的几条消息未读通知。想着不知道是好友里的谁,绿谷走过去拿起手机,接着整个人就像被石化般愣住了。

 

几条消息都来自同一发件人,是绿谷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收到消息的发件人。

 

17分钟前

【小胜:滚过来。】

 

14分钟前

【小胜:喂废久,看见了没?】

 

11分钟前

【小胜:妈的无视老子吗?给我接电话!!】

 

6分钟前

【小胜:信不信老子现在过去炸了你?】

 

1分钟前

【小胜:老子在路口了!】

 

绿谷一个激灵跳起来,甚至没时间切回主页验证有没有未接电话。作为之前事件的当事人之一,他当然知道学校与警方对竹马的建议。想到一向遵守规矩的小胜,竟然一个人跑出来,整个人都不由感到一阵慌乱。

 

虽然多少也明白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但在那件事上,绿谷知道自己就是连0.1%的概率也不想承担。

 

抓着手机冲出家门,夜晚的风吹得他半干的头发一片冰凉。他只是奔跑中向走道阳台下一撇,便即刻发现了昏黄路灯下熟悉的身影。对方也正握着手机,仰头向绿谷家所在的方向眺望。

 

如果不是害怕制造出扰民的响动,他几乎想直接动用个性从高楼上直接跃下。但绿谷到底还是因确定了某些事情而安心了一些,没有做出引人注目的举动。

 

没有等待电梯的耐心,绿谷直接冲进了楼梯间。两排24阶的楼梯,他只需一个翻越便能跨过。等终于冲出公寓大门,秒针也不过转了半圈。

 

“小胜!!”

 

绿谷一个箭步冲向路灯,站在那里的人闻声向他转过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爆豪升胜己浅色的发丝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绿谷觉得自己像被那颜色灼伤了眼睛,于是靠近的脚步变缓慢下来,最后停留在竹马的几步之外。

 

两个人就那么隔着几步距离相望,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

近得绿谷可以看清竹马脖颈下因夜晚寒风而浮起的鸡皮疙瘩;又远的仿佛咫尺天涯,不管是声音还是思绪都无法传递。

 

但终究有人打碎了这这片错觉,爆豪的声音清楚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你他妈还真敢让我等在这里呀?”爆豪咬牙切齿地说,“胆子很大吗?三请四邀地才愿意下来?”

 

“不、不是……”绿谷为自己辩解,“只是在洗澡,所以没有看见小胜的……消息……”

 

他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干脆变成了蚊子哼。随着话语而牵动的是心底酸涩的不甘,绿谷嗫嚅着,仿佛小孩子被训斥后的委屈。

 

“小胜才是……为什么突然,发这样的消息给我呢?”

 

为什么?这个问题爆豪也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一个两个三个都在他面前不停地提绿谷绿谷绿谷,明明是自己最厌恶的家伙,为什么却总要闯进他的世界?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因为那家伙对自己抱有什么荒谬的感情,自己就必须回应?

 

就不能走远点吗?就不能别掺和到自己的事情里来吗?明明是那个家伙自作主张多管闲事,为什么还弄得一副他必须领情的态度?

 

爆豪很火大。

 

“我什么也不欠你。没有人求你来救我,我也没有被你救。虽然是你想出的那个办法,但那只是巧合。”

 

爆豪也很冷静。

 

“收起你那副没有自知之明的自哀自怨样,那时候只要是个机会,老子都会抓住。所以无关是你还是切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这句话像飞入绿谷心灵的一只萤火虫,突然给他片黑暗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光亮。他缓慢的抬起头,仿佛第一次敢凝视竹马赤红色的眼眸。

 

“真的吗?”绿谷问。声音颤抖,带着某种希冀。

 

“哈!难道还有假的吗?”回答他的是一声突然炸响的冷笑,对方那声询问在爆豪胜己的耳中完全是另一层含义。他整个人似乎正在火山爆发的临界点上,只要一点刺激就能喷发毁灭性的岩浆。

“我倒是更想知道……”他的声线拖得很长,指关节发出咯咯咔咔的声响,“你这家伙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没有最基本的判断力?”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啊!!”绿谷叫起来。

虽然面对着被爆破的威胁,但一旦希望注入,他的整个世界又被重新构建。那些因为不得不接受承认的现实又被他剥离出去,新的勇气生长,新的未来诞生,绿谷发现只需要竹马的那句肯定,他就能重新面对两人之间的争执。甚至连委屈都能表达出来。

 

“小胜你为什么会想到那方面去?我明明从来没有怀疑过小胜的实力?”

“鬼知道啊!不如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我做了什么事情还不都是为了小胜?”

“谁他妈稀罕呀!!老子求你了吗!?”

“是啊!小胜不稀罕,是我自己想做不行吗!?”

“既然是你自己想做,就别给我露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啊!?”

“你以为是我想的吗?”绿谷终于也被激起了火气,“小胜你根本不了解我的心情!!”

 

也许是被两人间的怒意冲昏了头脑,又或者是双方都想用前进来表示自己的坚持。绿谷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小胜之间的距离正随着争吵而愈发缩短,直到被揪住T恤的领口,他才发觉竹马那张暴怒的脸已经贴上自己的鼻尖。

 

他的瞳孔一瞬间扩大,似乎扑面而来强烈的硝化甘油气息。虽然明知道在这空旷通风的路口不可能凝聚多么浓厚的信息素,但本能却不安地躁动起来。

 

只是咫尺距离响起的冷笑炸飞了一切恍惚,将他整个人从不云端拉向地面。

 

“哈!!”爆豪的笑声像是要把所有的不忿全融入其中,“老子为什么要了解你的心情?你他妈自以为是个ALPHA盯着我时,了解过我的心情吗?”

 

扩散的瞳孔又收缩回去,绿谷低下头,不甘又如潮水一般涌来。

 

“我也……不是自己想成为ALPHA的……”他觉得自己简直要当场哭出来,“小胜会讨厌被ALPHA盯上之类的,我也是知道啊……如果可以我也想控制住啊?”

 

“那你就给我好好控制啊,该死的书呆子!”爆豪一把推开他,力度大得几乎要将绿谷甩飞出去。“像臭头发白痴脸他们一样,管好你自己啊!!”

 

两个人的怒吼在夜晚荡开,几乎从四面八方向绿谷同时压迫过来。

 

“那能一样吗!?不一样吧!!根本不可能一样吧!?”完全无法传递过去的情绪积聚在他喉头,绿谷几乎是握紧拳头才能将它们全数挤出,“就算我是个BETA,也不可能像他们一样看待小胜啊!!”

 

世界有了一瞬间的安静。爆豪的眉头拧成一团,但却意外地没有继续争吵。绿谷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盯着竹马的眼睛,发泄般的言语继续。某个瞬间,他感觉自己像是扑向赤红火焰的飞蛾。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情被人说是生理因素的影响。”绿谷说,“切岛和上鸣他们不过才认识小胜半年,可是我却是从小就认识小胜了。我……”

 

“什么?”

 

“……为什么小胜你就不明白呢?”绿谷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我明明是从小就喜欢小胜,在性别分化之前就喜欢小胜,无关小胜是ALPHA还是OMEGA,无关我是BETA还是ALPHA……我对小胜一直都是……可是,既然一开始就抱着这样的心情,最后成为ALPHA的我,怎么可能和其他人一样呢?”

 

他颤抖着吐出憋闷数月的话语,绿谷像是随之被抽走了全部力气。甚至连完蛋了这样的恐慌都提不起来,脑海中一片空白。

绿谷想,这大概就是绝望的滋味吧。

 

他低着头,脖子几乎与脊背弯成九十度。可能在看着自己的脚尖,可能在看水泥地面,也可能什么都没看。绿谷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在等待,等待爆豪对他致命一击。

 

但他等了很久,什么也没有发生。

 

所以绿谷抬起头,茫然地看向对面。眼前的景象就像竹马脸上的表情一样,充满了莫名的古怪。爆豪胜己看着他,一边眉毛微微挑起,倒不像暴怒或者嫌弃,反而是有些……意外?

 

“你……”

 

爆豪的下嘴唇抽搐了几下,几乎是前所未有地在开口前斟酌词句。他的眉头皱紧又松开,展平又挑起,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他脸上浮现又消失。绿谷发觉,这可能是出生以来第一次,他无法读懂竹马脸上的表情。

 

好在爆豪最后还是找到了自己的语言:“区区一个废久,还真是惊人的自大啊……”

 

“啊?”这和曾经所想象锅的所有告白场景都不一样,绿谷被认知外的评价完全砸懵,丝毫不能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自大??”

 

“难道不是吗?”爆豪冷哼了一声,“说什么无关ALPHA和OMEGA……难道不是自大地认为自己是很特殊的吗?”

 

绿谷注意到了。虽然很细微,但话语说出口的那一刻,爆豪胜己的嘴角确实稍微翘起了一个弧度。不是冷嘲热讽的那种,而是更加愉悦……一定要说来,有点像他第一次说小胜是个非常规的OMEGA时,小胜脸上露出过的愉悦笑容。

 

啊。这个认知猛地在他脑袋上狠狠敲了一锤。小胜所讨厌的,小胜所不能容忍的,顷刻间全数反转。在那之下,是宇宙的另一重真相,是关于小胜最终会选择、也只有这样一个选择的答案。

 

绿谷觉得自己全身的血管都在暴动,耳朵里全是心跳发疯的轰鸣。

 

“难、难道不是吗?”他再度鼓起勇气,话语里逐渐注满力量,“不管是克服了OMEGA对ALPHA吸引的切岛同学,还是因为OMEGA而注意喜欢上小胜的轰同学,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只有我不同,哪怕小胜你认为我自大,我也能完全自豪的说……”

 

“——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就只有我,是在所有的一切开始之前就喜欢小胜的,绝对不是因为ALPHA和OMEGA的生理原因被小胜吸引的。”

 

他深吸一口气,像是说服了自己,也说服了对方。绿谷的眼睛愈发明亮起来。

 

“小胜对我是特殊的,而我对小胜来说,也是特殊的。”绿谷歪了歪头,理所当然地问,“难道不是吗?”

 

“哈!”爆豪被逗笑了。面对如此告白,他挑衅地亮出锋利地犬齿,“你真敢说啊,臭书呆子!”


—TBC—

=============

更新,本章4K+,十分肥!

另,昨天半夜写完了全文,早上起来发一章,剩下一章正文完结,等明、后天看心情发。

然后WEB放出的正文部分就全部结束了~~从头耍流氓到尾,真不愧是我~~~♪(^∀^●)ノ


最后本子里会收录3个短篇番外:

1,《不科学发情期》嗯,有肉,雄英时期

2,《梦想意外成真》嗯,还是有肉,职业英雄时期

3,《顶尖英雄家庭日常》出胜一家三口捏造,女儿→出姬(DEKU+KATSUKI=DEKI,听起来好像是什么都能做到的感觉呢!——BY茶子)

评论 ( 24 )
热度 ( 6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