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无授权渣翻/死胜】渐被抛下的世界(1)

原文:置かされゆく世界 | チヒロ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955718

@砂糖時計 聊天时说到这篇文,越说越觉得喜欢,想给大家卖死胜安利!于是用我流意(Y)译(Y)翻文法瞎几把翻一下,有人吃安利吗!

食用说明:
1,我不会日语!我不会日语!我不会日语!
2,囫囵吞枣时觉得自己都看懂了,逐字逐句时发现一句都看不懂。
3,全部都是我的YY,虫多错多,会日语的请去读原文。
4,逐字逐句翻译无能,基本是猜着意思自我书写。
5,质量的太烂不好意思要授权,有人能接手授权翻译我就删。
6,被人怼了被太太发现了我也删,先土下座道歉!此举是为贼!!不要脸!RP有问题!!好孩子不要学!!
7,我圈日语帝明明很多,我为何要自取其辱?为何没人愿意翻文??

========================
渐被抛下的世界(1)


睁开双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为过早醒来而叹息一声,心情有些糟糕。然而一直躺着也无济于事,爆豪慢吞吞地从床上起身。

草草地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从简易冰箱里取出矿泉水喝了一口。感受到水顺着食道滑进空荡荡的胃中,肚子是空的,这个事实令他再次叹息。不想吃东西,即使饥饿也这么想。但是,不吃是不行的。理解到这一点的爆豪,放下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房间。

在没有窗户的昏暗走廊上前行。坏掉的荧光灯闪闪烁烁得烦人,更是加剧了心中的不快。爆豪瞪视前路大步前行,拐过墙角登上阶梯,再稍行片刻后出现了一扇门扉。伸手触碰到那扇门的把手,立刻传递过来令人不安的温度。

爆豪维持着触碰把手的姿势停滞了好一会。这像是一种病态,现在他还不能适应眼前这扇门后的环境。但是他也不能永远黏在这里,就在爆豪认定自己的体温要全部转移给把手时,门打开了。

“早上好,爆豪胜己。”

立刻有声音穿过门扉,是带有绅士风度的低沉嗓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名浑身被黑雾笼罩的男人(虽然从外表无法确定,但听声音应该是男人)从对面吧台同样投来视线。那个身姿,在这个酒吧一般的空间里宛如一名调酒师。

“……”

但是,并不想理解这个男人的调酒师情怀,爆豪没有回应他而是直接在吧台边坐下。然后就是一句直截了当地催促:“饭”。混蛋黑雾大度地似乎毫不介意,甚至还非常绅士地回复道:“好的,马上”。一副非常习惯应付任性的小孩子的态度。啊啊,令人火大。

“久等了。”

没过一小会儿,几个盘子就被并排静置到爆豪面前。有吐司、炒蛋和沙拉,另外还有一杯橙汁。每次这时爆豪都会有点迷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对普通的菜单感到安心,还是应该为其太过普通而失落不已。虽说是敌人,但在饮食方面其实和一般人无异,这点还是爆豪居于此地后才初次了解。



成为我们的同伴吧。

这个在爆豪看来惹人发笑的愚蠢劝诱,是三天前的事情。除了愚蠢无法用其他形容的蠢问题,现在想起来还会令他从鼻孔里发出嗤笑。说服的话语他连最微不足道的部分都不屑听,因此爆豪立刻就发起反抗。

但是,在敌方阵地里从八个人手上逃脱,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第二次被拘禁住时,他确实意识到了死亡在即。不愿意成为我们的同伴吗?那没办法了还是放了你吧……之类的温柔展开当然绝不可能发生。明明自己在拒绝时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觉悟,但此刻却禁不住冷汗连连。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作为策划了爆豪诱拐案的罪魁祸首,死柄木弔拒绝了要求处置爆豪的意见。不仅如此,连吃上一击爆破也既往不咎,只是垂下肩膀表示那真是可惜啊。他的脸上看不见愤怒的表情,相反浮上的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然后死柄木说:
“没关系,以后再更加深入地交流吧。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理解的。爆豪胜己君。”

别叫得那么自来熟啊。

想要如此反驳,但在开口之前意识就被强制剥夺,再次醒来时他们已经不在先前的房间里了。自此之后,爆豪开始了一边虎视眈眈地窥寻逃脱的机会,一边不得不被敌联合监禁的生活。

咔滋,爆豪在吐司边缘狠狠咬下一口。草莓果酱的味道在舌尖扩散开,品质上佳不会多度甜腻。哼,还不错。爆豪一个人沉默地点了点头。吃下绑架自己的敌人提供的饭菜会怎么样,爆豪至今依旧很疑惑。

最开始是以“谁要吃你们准备的饭菜!”来表示反抗。但是,作为被囚之身,吃自己准备的食物根本不可能。然而理所当然的是,肚子饿了需要吃饭,缺乏营养补充身体也会虚弱。漫长的纠结最后,爆豪意识到不想饿死的话就只能吃敌人准备的食物。做好了把敌人全员炸飞的心理准备,爆豪才下定决心。结果食物里完全没有被混入奇怪的东西,一日三餐也都恰好满足。

爆豪沉默着,埋头专注咀嚼进食。他和黑雾之间无人说话,场面一片安静。爆豪绝对不可能会喜欢与任何一个绑架自己的敌联合混蛋相处,但不会废话连篇的黑雾还算好。若是在此的是其他什么人,肯定就无法这样安静地度过了。

吐司吃下一半,再和橙汁一口气灌下。他刚把指尖上的面包屑掸进盘子,黑雾立刻就递过来一条毛巾。爆豪每次窥视到这种细微之处的关心,心头都会涌上这家伙为什么会在敌联合中的疑问。只是,他并不打算向黑雾询问。反正怎么想也不觉得会得到明确的回答,因此不管听见什么答案最终也都是无所谓的。

“呀呀,早上好好爆豪君。”

他的思考正在絮絮叨叨漫无目的地发散,突然耳中传进一道声音。和黑雾的完全不同,简直像是要缠绕住鼓膜一般。爆豪原本与残余沙拉奋斗的刀叉突然停顿,压抑住几欲出口的厌恶,他将视线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进来的是全身上下缠满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掌的男人,死柄木弔。

“……”

讨厌的男人登场令爆豪毫不掩饰地皱紧眉头,随即一脸焦躁地将叉子戳向小番茄。完全没有坦率回应绑匪的问候之类的打算,他立刻就将视线转回到眼前的饭食上。

“还真是过分的无视啊,爆豪君。”

但声音再次出现在头顶上,死柄木在他隔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爆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还有什么比坐在绑匪旁边吃饭更令人悲伤?但是不愿意也没办法。

“爆豪君。”

如此亲昵的称谓再次令他烦躁。“烦死了,说了别叫的这么自来熟!”虽然很想就这么吼回去,不过爆豪还是同样选择了无视。

“爆豪君……”

但是死柄木又叫了一声,爆豪察觉到其中混杂了与之前不同气氛。他勉强抬起头对上死柄木暗淡的眼睛,视线相交,爆豪摆出了大不了不吃了的态度。一直无视这家伙的话,死柄木就会变成一个乱发脾气的臭小鬼。

虽然对爆豪来说,这家伙的心情是好是坏他一点也不感兴趣。但该说不愧是率领敌联合的男人吗?不高兴的死柄木散发出的气息阴沉到难以形容。就好像是继续往满满的杯子里倒水,或是已经坍塌的山崖再次崩落一般,极度的危险。

虽然是站在不知道何时就会被杀的立场上,但倘若就这样简单被杀死也太没意思了。爆豪决定现在还是老实一点,因此尽管不情愿还是开了口。

“……吵死了,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啊,但是被打了招呼,不好好回应是不对的吧。”

社会常识什么的,也要看是谁哪张嘴说的。对于只是想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家伙,爆豪觉得没必要认真对待,也不打算认真对待。

再次无视掉死柄木,爆豪重新开始吃饭。死柄木只要得到一句回话就满足了,在那之后就不会再徒劳地叫他的名字。爆豪只希望这家伙不要继续赖在这里,赶快滚去其他什么地方。然而这个愿望立刻在黑雾将死柄木的早餐放到其面前时,碎成了泡影般的残渣。

这样的话,只能赶快吃完离席了。

爆豪立刻加快了进食的速度。好在剩下的就只有沙拉,花不了多少时间。

“……啊?”

然而,只见理应吃完的盘子中突然滚进来一个小番茄。怎么回事?自己确实已经将小番茄都吃掉了吧?就在爆豪正歪头思索时,从旁边伸过来一把叉子,将小番茄送到了他的盘子里。爆豪的眉毛一下就竖了起来。

“喂!你这混蛋往别人盘子里放什么呢!”
“我,讨厌番茄。”
“谁管你!说了不要往别人的盘子里放!”
“就帮我吃掉嘛。有什么关系,我们不是同伴吗?”
“你和我是绑匪和受害者的关系才对!”

少开玩笑了!爆豪用力捶打吧台。死柄木发出怯怯的“哦哦,好可怕好可怕”的声音,但那反应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是在揶揄,令他更加火冒三丈。

“死柄木弔,不可以挑食。”

眼看他就要压抑不住冲动想要大打出手,黑雾在一旁插进话来。只一瞬间,死柄木的脸就皱在了一起。(当然,因为那张脸几乎埋在手掌之下,其实并不能看得很真切。)

“吵死了。不吃也行吧,番茄什么的。”
“这么说可是为你好。”
“所以说,吃了一两个番茄又能怎样啊。”
“但是呢……”
“吵死了。”

“……”

这是什么对话啊?母子吗?你们两个是母子吗!?

一旁的爆豪对两人的交流不厌其烦。作为敌人还挑食像话吗?不如说干脆不要吃,饿死算了。那样的话就不用再听见这种对话了吧。爆豪在脑内把他们翻来覆去骂了一通。

除了被强塞过来的小番茄外已经全部吃完,将还在喋喋不休的两人放置到一边立刻离席则是不错的想法。但旁边那边男人肯定不会允许,爆豪已经可以预感到。死柄木就是这种男人。在短暂的相处里,他早已被迫理解。所以爆豪轻轻咋舌,表示吃掉就行了吧?粗暴地将小番茄丢进嘴里,接着用后槽牙狠狠咬碎。这样你就满意了吧?他看见旁边的死柄木满意地笑了,还能不能好了。

“感谢招待。”

将第二颗小番茄丢进嘴里,爆豪这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感谢招待的意思并不是说要表示谢意,而是对自己已经进食完毕没必要继续留在此地的正当宣言。

“好的,招待不周。”
“……”
“爆豪胜己,中午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只是,没想到会得到礼貌过头的回应,而且还被问到了午饭的要求。爆豪整个人都停滞了。黑雾目不转睛地伸手向餐具,安静地等待爆豪的答复。

(到底在搞什么啊……)

爆豪突然想。那种习惯和敌人一起悠闲地吃饭的家伙就算了,但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呢?像小鬼一样吃饱了撑的无聊争吵,又或是午饭的需求。这种温和的气氛与原本状况完全不符,有一瞬间让他几乎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哪里又在做着什么。


立于不安定的位置上就连精神也无法平静。经管可以悠闲地浪费时间,无所事事的生活,但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会更加强烈地希望尽快离开这里。在这种地方无所作为地没出息下去,可不像是自己。

“我可是,要成为顶尖英雄的男人啊。”

管你说什么,谁要成为敌联合的一员啊。

爆豪再一次,强烈的起誓。发誓……不过,现在真什么办法也没有。他最多只能一边探寻逃跑的机会一边收集一些敌联合的细碎情报。受不了,还真是什么都做不了啊。爆豪不禁一边头疼地按着脑袋一边叹息。啊啊,太可恶了。几乎是带着自暴自弃的情绪,爆豪做出了回答。

“吃意大利面吧。”


毒也罢药也罢花也罢,皆无所谓。

=======================

大家情人节快乐!让我们来吃个注定不可能HE的安利吧!(打死拖走

评论 ( 12 )
热度 ( 3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