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5

目录:01 、02 、0304


食用说明:

1,原著世界观,未来25岁捏造

2,出胜ONLY,自我瞎几把解读

3,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退步了我也没办法!

4,感觉每周都是看了新一话打鸡血写的,果断是周更了……

============== ========

你所认知的世界-05


全世界都认为英雄爆心地的字典中没有逃避二字。


这一点,哪怕是最讨厌爆心地的黑粉,也很少以此入手抹黑。你可以实事求是地批判他性格恶劣、目中无人;也可以辩证地说他难以合作、个人主义;或者无视一些职业点评黑他行动鲁莽、缺乏头脑;甚至不留余地地扒出陈年黑料,抨击他学生时代有疑似欺凌同学的前科不配做英雄;但唯独逃避,无论如何也难以将其强行套在爆心地的身上。


似乎身为爆心地(GROUND ZERO),就理应等同于他的英雄名——如核弹爆炸的中地一般猛烈炙热,光辉与热浪粉碎一切阻挡在他身前的障碍,绝不会为任何人或事妥协脚步。


哪怕是已经退役的欧鲁迈特也在采访中这样说过:“爆豪少年有着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的对胜利的执着,他不会也不允许自己逃避任何艰难险阻。我认为这也是成为一名优秀英雄的必要素质,他一定会成为非常了不起的英雄的!”


事实也似乎如此,无论是无愧于自己的英雄名还是无愧于前·和平象征的赞誉,爆心地自出道之日起就没有逃避过任何一场战斗。即便有偶尔疑似后退的举动,也在胜利后被证实为战略需求。


绝不放弃的英雄,人偶;永不逃避的英雄,爆心地。不知何时,世界上的人们开始如此称呼他们,并期待着两人之间产生碰撞。


碰撞确实发生了,并且激起万丈火花。虽然理由和曾预想的千差万别,但就结果而言也确实如同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人偶不会因为爆心地的怒火而放弃,爆心地也不会因为人偶的执着而选择避让。甚至连人偶本人也这么认为:小胜只是讨厌自己,所以不想被自己的事情碍眼。


只有爆豪光己不这么认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儿子,也就比任何人都能明白爆豪胜己行为中蕴含的逃避。


好在爆豪胜己本质上不是喜欢自欺欺人的性格,自己也明白接下长期任务背后真正的想法。就像当时他对自我的评价一样:这是逃跑。


爆豪不耐烦地啧了声:“下次不会了。”


光己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上:“臭小子!你还想有下次!!”


这一巴掌打得毫不留情,爆豪脑袋向前磕了一下,差点栽进面前的盘子里。也许是成为职业英雄后很少回家,许久没品尝过母亲的“亲手”教育,脑子竟有种瞬间被打蒙的错觉。他愣了两秒,而后脾气也冒了出来。


“我他妈也不想有下次啊!不如让引子阿姨让他放弃啊!!况且,我是选择了逃避方式太不像话,但拒绝的话老子一开始就说了!!哪里有没说清楚!!”


爆豪光己拍案而起:“电视里对着摄像机比中指算什么拒绝!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公众场合那么做!!”


爆豪胜己也跟着同样猛拍桌子:“要你管!!现实中也面对面叫他去死了啊!!”


“去死也不算好好拒绝!!别人可是跟你表白了的!!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


“啊!?我还很认真的说了滚开啊!!况且那家伙的告白不也是电视上的,无视掉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爆豪胜没拍桌子颤颤巍巍站起来的:“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


但没有人理睬他。三位爆豪隔着餐桌相视而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爆豪家特有的甘油香气。


“等下,你说面对面?”安静后,光己立刻捕捉到了重点,“你和出久见过了?”


“是。”爆豪没好气地坐下,“就在你们打电话的前一刻,那个死跟踪狂!!”

他犹豫要不要告诉父母对方搬到自己家隔壁去的事情,回忆了下脑后挨的一巴掌,决定不如少一事作罢。


“胜己君。”趁着妻儿沉默,爆豪胜终于插上话了,“和出久君好好谈过了吗?没有吵架吧。”


爆豪翻了个白眼,心想父亲的不吵架标准和自己同废久从小到大的不吵架标准绝对达不成一致。于是他干脆没有回话。爆豪胜也不介意,趁着不被打断继续说下去。


“哪怕是拒绝,也要好好说清楚才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说出自己的想法也尽量不要伤害到出久君哦。”


“烦死啦。”爆豪撇过头,不去看父母两人,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嫌恶的嗤音,“出久出久的,你们两个就这么钟意那个废物吗!”

说完,他就微微绷紧了脊柱,准备承受一击来自后脑的拍打。


但意料之中的训斥并没有到来,他有些奇怪地转回头,对上的反倒是父母两人略显严肃的眼神。


“干、干什么……!?”被这样盯着,爆豪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真是个笨儿子。”光己叹了口气,“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吧。父母也好,其他人也好,甚至出久本人也好,这些人怎么想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胜己君只要遵循自己的想法就好。”爆豪胜微笑道,“别顾忌我们,重要的是胜己君想怎样。”


“……知道了。”爆豪说,难得地没有再争吵起来。


也许是想说的都已经在当晚的餐桌上说尽,之后的几天再没有人提起这回事。假期剩余的日子也就这样平稳地度过,当他最后一天回到自己的住所时,隔壁也没有再冒出一个烦人的脑袋。


他有些疑惑地盯了隔壁紧闭的房门几秒,想着莫不是对方真的被自己一通臭骂骂走了?他很认真地思索了半个夜晚,然后在第二天早晨觉得自己愚蠢得像是上鸣电气。


绿谷出久穿着英雄制服站在他的事务所办公室里,身边还有疑似其他事务所的三个路人。英雄人偶一见他就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闪耀得像夏日直射的阳光令爆豪只想扭头闭眼。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悄悄后退了几步,给红爆全国的绯闻双方腾出足够的施展空间。


“小胜,早上好!”绿谷走上前,“昨天回事务所办手续没回家,要是早上能一起来上班就好了!”


“闭嘴。”爆豪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径直走进自己的单人办公间。所有人都在为人偶遭受无视和话语里的信息而惶恐加局促时,当事人已经重整态势两步跟了进去。


办公室的门被顺手关上,随即里面传出隐约的说话声。


“我不是要瞒着小胜,只是那天我想说,小胜就把我赶了出去……”

“不是跟踪狂啦!只是正好协会那边希望我追踪一个组织,可能和小胜这边也有关系。”

“啊,事务所合作确实是我申请的,也知道小胜在的话一定会被驳回,但小胜那会不是在出任务嘛……”

“对不起小胜,好吧,确实是挑了这个任务,但是也没有小胜想的那么谋略深远啊……”

“小胜你不要误会!虽然我确实是在追求小胜,但是这次绝对不是纯粹的利己主义,公事私事我还是分得清的!”

“这个案子真的很严重,协会也是束手无策才……小胜你看一下事务所的记录,你们肯定也收到这个消息的。”

“总之近期我会在小胜这边,后面也尽量会两边跑,就请小胜多多指教啦。”

“小胜你答应了?太好了,呜……之后都能和小胜一起工作,我从小时候就在期待这一天了,终于实现了……”

“放心啦,小胜!我没有忘记欧鲁迈特的话,不管是英雄还是个人还是什么,我都不会放弃的!!”


最后传出的是爆心地忍无可忍的咆哮:“你他妈快给我放弃!!”


办公室外的一众人齐刷刷地摇了摇头,心想百闻不如一见,人偶在爆心地面前竟然是这么一副委曲求全的小媳妇样貌,也不知道以后这两人要真在一起了,会不会三天两头闹一出家暴戏码。


事务所的职员拍了拍跟随人偶过来的三人的肩:“以后有的辛苦了,节哀吧。”

后者三人纷纷捂住了脸:“我现在后悔陪人偶先生来了,现在回事务所还来得及吗?”


虽然如此调侃,但合作的事情已成定局。人偶没有被踹出门,爆心地也没爆破掉工作电脑,大吵大闹之后两人开始谈论人偶带来的案件,相看两厌和合作无间的模式切换简直天衣无缝。


这多亏了雄英三年间相泽老师对两人的打磨,以及欧鲁迈特期望下的强迫成长。


“果然还是青梅竹马啊。”不知谁这么感叹了一句,引得众人纷纷点头赞同。


就像是要印证这句话一般,其后的合作顺利无比,令英雄协会头疼不已的案件飞速进展。直觉、分析力、观察力、行动力,无论哪一方面,主力英雄的两人都发挥出了最大实力,完全没有任何之前大家所担心的负面情形——如果不算公事之外,爆心地频繁让人偶“去死”的话。


两个人的同进同出,也很快令所有人知道他们相邻而居;每天的表白和拒绝也成了事务所的日常戏码;八卦报刊甚至传出两人同居的绯闻。当有同事拿着手机上的头条新闻上来打趣时,人偶也只是红着脸抓抓脑袋:“哎,还没有到那一步呢,你知道小胜还没有答应我……”


对比下没人敢拿着手机去问爆心地,就知道人心偏差了。


“有时连我都佩服绿谷。”一次派阀聚会时,连切岛也评价说,“坚持这么久都没有放弃,确实是了不起的男子汉了。”


“要不干脆你就答应算了。”上鸣凑热闹,“反正你也找不到比绿谷更能容忍你这个下水道脾气的老婆了。”


“是呀是呀。”芦户也跟着帮腔,“你再这么拒绝下去,都快与全世界的CP粉为敌了。”


“可不是。”濑吕苦笑,“连我们都会在采访时被问你和绿谷的恋爱问题。你们就不能简单点吗?”


“烦死了,你就不会跟他们说‘关你屁事’吗!”爆豪瞪了他们几眼,抓起外套往外走,“收到消息,事务所那边有情况,我先走了。”


—TBC—

要加速了……先发一章,我继续码后面的……

明明本周咔那么可爱,我却在写这么纠结的一个脑洞……OTZ

评论 ( 14 )
热度 ( 4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