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6

目录:01 、02 、030405

食用说明:

1,原著世界观,未来25岁捏造

2,出胜ONLY,自我瞎几把解读

3,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退步了我也没办法!

4,感觉每周都是看了新一话打鸡血写的,果断是周更了……

============== ========

你所认知的世界-06


全世界都在期望一件事情的完美落幕。


爆豪安静地看着前方,眼前是幽暗深邃的地下长廊。锈迹斑驳的管道从他头顶向内延伸,像一条条干涸破损的血管。


长廊里除他外没有任何站着的人,最后一波敌人是抓住他一起掉下来的两个,如今已被击昏捆绑在角落。坍塌的建筑似乎将他们埋在了这个地下迷宫的最深处,深到连爬虫或老鼠都不懒得下来。同样也没有任何声音,只有爆心地的制服长靴踩在地面碎石上的疲惫的沙沙声。


趁着这段闲暇,他已经将这断通道翻了个底朝天。无线电静默,手机也只能做短暂的照明用。建筑里似乎有什么在扰乱磁场,爬过几条岔道再绕了两圈后,他几乎已经丧失掉下来之前的方向感。


从指尖迸发出的火花四散飘落,显然头顶有风吹进。看来作为跨国罪犯联合的地下基地,基础的空气过滤设备倒是质量过硬,想必也曾是打算作为避难所的。可惜在几个事务所的联合打击下,彻底报废成一摊废墟。


不过不是全封闭的空间,就不用担心氧气含量。爆豪深呼吸几口,抬头望天花板。


上方传来声声震动,像是有什么在头顶肆掠。也许是战斗还在继续,又也许是协会已经在清扫战场,头顶上的动静是什么救援的挖掘机。


随着震动,长廊顶部也跟着摇晃起来。天花板开了一条裂缝,墙面涂层和建材的碎屑扑簌簌向下落,弄得他头发里掺了厚厚一层碎石与泥土。


爆豪晃了晃头顶,慢慢挪动脚步。若是没有被敌人弄死,反倒丧命在塌方的水泥板下,那也太不值得了。最后他选择了自己原先掉下来的地方,那里有两根断裂的钢筋水泥支柱,和墙壁结构一起支撑起一小片稳固区域。

 

爆豪仔细检查了两名敌人的束缚,才一手抓住一只脚踝,将他们一点点拖到安全区。他的动作有些吃力,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滑落,似乎仅仅拖拽两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就令他用尽了全部力气。


做完这一切,爆豪才扶着墙壁缓慢坐下。动作小心翼翼,完全不同于他一贯的的大开大合。坐姿也不是坦然地靠上墙壁,而是搭了半个肩膀支住身体,斜斜地避免碰触到左侧腰腹——那里贯穿着一根钢筋,在沿皮肉约七八公分的地方被高温熔断。可能是之前的动作撕裂了伤口,血水沿着创面一点点渗透出来,隐约可以看见下方焦黑的皮肉。


“妈的。”爆豪低声咒骂了声,从右手心中迸发出一连串比炮竹还微弱的爆炸火光,而后咬着牙将它按向受伤的左腹。


噼啪的声响中,空气中弥漫起一股皮肉被烧焦的味道。在没有任何医疗药品的情况下,这是最有效的处理方式了。


也许是因为没有人在附近,爆豪毫不掩饰地倒抽了一口气。


“这真是太他妈愚蠢了。”爆豪想,怎么就落到如此境地呢?


原本他是可以在地面坍塌的瞬间,靠爆破直接飞出坍塌中心处的。但废久就那样向他冲来,他因对方伸出来的手而分神了一秒,结果就被扑上来的几名敌人贴身缠住,连废久也被另几人一起扯了下来。


地心引力不会因为谁是英雄或是敌人而区别对待,下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剩余的敌人从四处涌来,如果他们都跌落地底,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妈的书呆子,垃圾,废物,变态,死跟踪狂。”想到那时的情景,爆豪忍不住忿忿低骂,“早知道就该把你拖下来踩脚底当跳板……”


话虽如此,但别说是踩着废久的脑袋跳出去了,自己的实际行动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在一堆杂碎的阻挠中,两个人都在下坠。笼手在之前的战斗中已被消耗,普通的爆破不足以在他挂着几人的情况下飞上高空,更别提还有人拼死按住他的手臂。爆豪的大脑在那一刻无比冷静,冷静到周围的一切都如同慢镜头。他用一连串的爆破挣脱一只手臂,然后向着上方一米处的废久高举。


他看见竹马的双眼猛地睁大,露出一个仿佛在笑又在哭,同时蕴含了惊喜与不敢置信的表情。


爆豪对此回以一个残暴的冷笑。

“竟敢小看我!!”他吼道,“都给我去死吧!!”


BOOOM——!!!


一声猛烈的爆破声响,气浪裹挟着高温火焰在两人之间冲开。上方的人偶被这股力量猛地推向高空,以一个精准的弧线撞如敌人身后的断墙中。他在瓦砾中翻滚几圈,制服上满是焦黑与残火。但他已无暇顾及。


“小胜——!!!”

人偶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狼狈爬起,不顾一切地向塌陷处奔去。


但当他突破重重敌人靠近塌陷地时,眼前早没了竹马的身影。原本黑洞洞的塌方口也在爆破中被瓦砾掩埋,连跟着跳下去都做不到。


爆豪不知道最后地面上发生了什么,但既然让废久留在了那里,那怎么也该坚持到协会的支援到来。


“敢输的话,老子就宰了你。”爆豪恨恨地说。


虽然不想承认,但本意追求战斗胜利的自己最后大概是救了废久,而满脑子只执着救人的废久却被他强迫留下来战斗到最后。


简直就是讽刺。怎么看,都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吧。


他很想将后槽牙咬得更用力些,用力到发出尖利的磨牙声。但他感到非常疲倦,疲倦到连撑开眼皮都觉得有些辛苦。


哪怕对外伤做了紧急处理,对破裂的内脏却束手无策。爆豪想自己大概是有些失血过多。还好他之前就将两个敌人捆得很紧,胳膊关节也残忍地卸了。只希望两人没有什么隐藏个性,否则在睡梦中被敌人杀死也太有损爆心地的不败名号了。


他慢慢地阖上眼睛,感觉头顶的震动越来越近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光从头顶的裂缝照射进来,然后第二道、第三道。有什么东西掀开了天花板,有什么人扒开了碎石与瓦砾,有什么药品刺进他的手臂。


爆豪的眼皮抬了抬,感觉自己被抬上了救护车,耳边全是嗡鸣的笛声,以及熟悉到要吐的哭泣声。


“小胜!小胜!”觉察到担架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绿谷的眼泪决堤般涌了出来,“对不起,小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啊?”爆豪迟缓地瞟了他一眼,发出一声微弱的低吟,似乎在疑问绿谷的道歉,又似乎是不太清醒。


“要是我没有冲出去就好了,要是我没有伸出手就好了。我……明明应该相信小胜的……”


他握住担架上竹马的手,颤抖着贴近唇畔。爆豪隐约感觉到有温热的泪滴打在他的指背上,还有对方说话时也抑制不住颤抖的嘴唇。


“我明知道的,小胜讨厌我,也讨厌我自以为是地想去救小胜。我也明知道的,再怎么狡辩也不过是一些利己主义……”


“呵……”爆豪笑了起来,虽然笑声微弱得像一阵幻觉,但他却真真切切地扯起了嘴角。


这可能是第一次,竹马没有搬出那些令人火大的担心与正义之辞。曾经的过往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划过。幼年时跌落桥下的小河中,中学时受困淤泥的挣扎里,高中时合宿的森林间……每一幕每一幕,区区废久奔向他的脸。


“垃圾。”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管好你自己啊。”


“我……一定……”绿谷握紧了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明明在诉说承诺的话语,语气却像在佐证“做不到”。


就好像神野之夜的恐惧重现一般,那些怯弱再次包裹住他。绿谷在担架边蜷缩起身子,额头抵住紧握的手,嘴唇翕动。


他应该是在说话,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碎碎念什么。最后那些念叨逐渐清晰,凝成一句低喃:“好……可怕。”


好可怕,又没有抓住小胜好可怕。

好可怕,小胜拒绝抓住自己的手好可怕。

好可怕,差点要失去小胜了好可怕。

好可怕,小胜如此讨厌自己好可怕。


爆豪的指尖动了动。像是要用尽全力抽回手一般,手腕在绿谷的紧握中缓慢转了转。绿谷像惊弓之鸟般松开掌心,望着爆豪的眼睛里满是恐惧与无措。


但爆豪没有抽回手,反倒用力向上探了探,一把扯住了绿谷额前的头发。


“妈的,死书呆子……”爆豪说,如果不是太过虚弱,大概又是个咬牙切齿的恶人表情,“碎碎念碎碎念,烦死了。”


“小、小胜?”绿谷更加无措了。他的脑袋顺着竹马的力度再次向下几公分。爆豪拉扯他头发的手一点力气都没有,但绿谷却觉得这是小胜扯住他的脑袋最痛的一次。


一直扯到两个人几乎面对面,近到绿谷可以清晰地从竹马血红色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脸,爆豪才松开手。


“你还真是从小到大,都是一直这么讨人厌啊……”爆豪说,“明明只是个废久,却怎么甩都甩不掉。就算是骂你打你欺负你,把你踹开,你也会变本加厉地粘上来……真是,死也甩不掉啊……”


“对、对不起,小胜……我……”


“闭嘴,烦死了。”爆豪凶狠地说,“你烦死了,你的粉丝也烦死了,跟你有关系的所有东西都烦死了。”


他顿了顿,看向几乎已经陷入慌乱的竹马,闭上眼睛,最后叹了一口气。


“你赢了,废久。”爆豪没有再睁开眼,他微微偏过头,“你爱粘着就粘着吧,反正就算甩掉一次,你也会继续粘上来吧。”


“哎?”绿谷的泪水猛地止住了,他不可置信地望向竹马,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睁得更大。

“小、小胜……”他忍不住去推竹马的肩,“小胜你的意思是……?”


“啊。”爆豪闭着眼睛说,“你烦死了。”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竟然日更了一次!!而且还有大半是在高铁上用手机码的!!

求表扬!

评论 ( 31 )
热度 ( 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