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08

目录:01 、02 、0304050607

加了一个TAG:出胜-你所认知的世界


食用说明:

1,原著世界观,未来25岁捏造

2,出胜ONLY,自我瞎几把解读

3,上一次写出胜还是一年半前的本子文,退步了我也没办法!

4,感觉每周都是看了新一话打鸡血写的,果断是周更了……

============== ========

你所认知的世界-08


全世界都在祝贺英雄人偶心愿达成。


爆心地出院那天,医院门口被闻讯而来的记者堵得水泄不通。


一方面是英雄社会迫切地需要确认一名强大英雄的回归,另一方面则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网络上沸沸扬扬的流言真相。人们有很多问题想问爆心地,各大媒体也做了万全的准备。记者们紧盯医院大门,将种种问题在舌尖来回咀嚼,摄影师们则扛着器材时刻准备发起冲锋。


“请问传言是人偶从受灾现场救出爆心地的,是真的吗?”

“请问你对人偶在此次事件中展示出的不同寻常的关心,有什么想说的吗?”

“关于网络上流传的照片,请问你有什么看法吗?”

“经过这么长时间,你有没有打算对人偶的心意做出回应呢?”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问询场面,但却在医院大门真正开启的下一秒,变为一片静默。眼前出现的场景他们从未想过,以至于真正面对时,所有人都有些发不出声音。


从医院大门内出来的并不是独身一人的爆心地,陪伴他的也不是家人或者事务所的同事,而是话题中的另一主角。两个人的相处也不是曾经所熟知的剑拔弩张——虽然爆心地的表情依旧不悦,但从人偶提着的大包小包来看,显然接前者出院这件事是双方都明确且认同的。


和媒体们诧异的静默相比,两名当事人倒毫不诧异门外的景象。他们当初既然没有刻意隐瞒出院消息,也就意味着做好了被记者围攻的准备。


小胜不在意记者们会知道些什么。明白这一点时,绿谷内心有一百个丘比特在欢呼。


他看看身边的竹马,抢前两步迎上记者。一张脸上满是笑容,灿烂得几近炫耀。

“早上好,各位。麻烦让让,我和小胜要……”


没等绿谷把话说完,一只手就从他侧后方伸了出来,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像后拖了回去。绿谷心中微凛,几乎以为自己刚刚会错了小胜的意思。


但一阵触感打消了他所有的不安。


爆豪的脸在他眼前迅速放大,占据了他整个视野。绿谷张大眼睛,瞳孔中映照出的只有竹马紧闭的双目,金色的睫毛微微颤动,仿佛秋日夕阳下随风起伏的麦穗。他的嘴唇微张,有两瓣略显干燥的柔软之物贴在其上,清晰地能感受到表面上微裂的纹路。


这是一个吻——意识到这点的绿谷,脑海里、喉咙里、胸腔里、心脏里吗、四肢百骸里,百万朵烟花在同时燃放。全身五十万亿个细胞在欢腾,若它们组成一个世界,那如今便是有神明自光辉中降临。绿谷的世界停滞,只有竹马的气息充盈其间。


这明明只是个不带任何情色意味的,干净简短宛若蜻蜓点水的吻。但待到爆豪松开揪着他衣领的手,离开他的视野,绿谷也没敢动弹一下。


同样不敢动弹的还有围观的记者们,每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掉了下巴。直到爆心地满脸凶神恶煞地向他们走来,才有人猛然回过味来。没等他们高举器材,爆心地就对所有人比了个中指。


“如你们所见,满意了吗?垃圾!!”


垃圾们立刻纷纷点头。


“很好。”爆心地亮出利齿,接着目露狰狞咆哮道,“那还不快点给老子让开道!!宰了你们啊!!”


语气中的杀意如同摩西分海的神谕,密集的人潮纷纷向两侧散开。绿谷浑浑噩噩地跟在竹马背后,伴着背景音中无数“刚刚拍了吗?”“有人录了吗?”“摄影机!摄影机开着!”“紧急稿紧急稿!!”的嘈杂声,脑子里一片烟花。


当天中午,《人偶与爆心地交往》的新闻就炸翻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这段据说坚持了二十余年的恋爱长跑终于喜迎转折,每个关注此事动向的粉丝都在奔走相告。


事态发酵的第二天,各种八卦贴分析贴便已层出不穷。到底为什么让爆心地重伤之后改变心意,一时间众说纷纭。但不管是人偶锲而不舍的坚持,还是两人早就心照不宣,或是最具信服力的“英雄救英雄”论,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大家就十分满意。


这是粉丝的希望,也是社会的意志。


“这是CP粉的胜利!!”


有人在网络上如此高呼,很快得到了众多同好响应。虽然理性上都明白这种呼声有些自大,但还是有很多人引以为荣。毕竟后来人偶的官方推特也发表了道谢感言,感谢大家对他任性恋情的支持,能够追到小胜,也有大家的一半功劳。而爆心地也不否认,统一回答:“烦死了。”


看,CP粉们说,连正主都这样承认。


绿谷也觉得,所谓的蜜月期也不过如此了,他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最开始时,他会在每天早上七点准时从自己家出来,敲响隔壁家的房门。然后在爆豪的“一大早就看见你这张烦人的脸,简直糟透了!”的怒吼声中,坐到竹马家的餐桌上享用一份为自己准备的高蛋白英雄早餐。然后他会和竹马一起前往地下车库,软磨硬泡地坐上副驾驶和小胜一起去事务所。如果不幸当日需要回原事务所述职,那么他才会在见到竹马之后,就立刻叼着培根咬着吐司提前出门。


再后来,爆豪厌烦了每天清晨的门铃声,将备用钥匙丢给了绿谷。没过多久,绿谷就再也没回过隔壁自己的那套公寓。


当然他还没有胆子大到直接霸占爆豪一半的床铺,但至少他在竹马对面的房间落了脚,在客厅里看英雄新闻时,也能用余光瞟见竹马拿着吸尘器走过的身影。这会让他想到雄英的宿舍生活,自己和小胜因为打架而被处罚时,小胜也是这样在拿着吸尘器背对着自己。


他们的关系就是从那时开始升温,从极寒之地变得稍微有了一点温度。而现在,也许冰雪更是在一点点消融。


他这么想着,心中就有些痒痒地。于是爆豪一回头,就看见不请自来的同居人半谜双眼,嘴巴向前撅起,一副英雄失格的面孔。


爆豪向后退了一步。

“丑脸。”他评价道,“还很恶心。”


“小胜又嫌弃我。”绿谷抱怨。

但他其实并没有很介意,从小到大他被竹马嫌弃的地方成千上万,再多一点也无妨。而且每当他这么抱怨之后,再贴近小胜,小胜都会稍微地纵容他一点。哪怕是肌肉僵硬双眉紧锁,但至少,在他将唇贴上去的刹那,没有拒绝。


日常之外,两人在公众前的曝光率也日益提升。一方面是各类联合任务的成功,促进协会开始加强不同辖区事务所的交流合作;另一方面公布交往的两个人,在粉丝的追捧下竟渐渐有了点国民最佳伴侣的意思,以至于是个想拉流量的媒体都想用他们两人开刀——哪怕爆心地公开场合依旧很嫌弃人偶,也不会给他这个名义上的恋人一点好脸色。


不仅人偶不介意,连旁观者都觉得这两人是在变相卖狗粮,甚至有粉丝搬出两人以前的互怼资料,戴上50CM厚的滤镜给大家分析:“你看,根据他俩现今的相处模式,再看这些……哇靠这两人已经卖了很多年的狗粮了!真爱惹不起惹不起……”


差点把看到这条分析贴的绿谷笑死在竹马家的沙发上。


但笑完之后绿谷又有些失落,若是真如帖子里臆测的那样,自己大概也不会想方设法追逐小胜追那么久了。他们从来就不是粉丝们眼中希望看见的那样,没有虚伪的打情骂俏,曾经的谩骂与抗拒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突然有些彷徨,小胜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买回了礼物也好,抓住了棘手的敌人也好,获得某些成就也好,他从来没有从小胜那里得到过正面的赞扬或肯定。小胜说出口的话总是“谁他妈让你自作主张了!”或是“这种垃圾抓住不是应该的吗!”之类,就好像他们还是雄英的那个时候,最大的肯定也不过是“下次一定是老子第一”。


他有次在电话中向丽日抱怨了一些,对方却完全体会不到他的内伤。

丽日在电话那边笑得前仰后合,过了好几分钟才一边咳嗽一边回答:“对不起对不起,我稍微想象了一下、温柔夸奖小久的、爆豪同学……噗……实在是……噗……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绿谷想,丽日同学说得对,那样的小胜确实有些太滑稽了。于是他把自己的那点小郁闷装回心底,并告诉自己不要过于贪心。


接到电视台的二人访谈邀请是确认交往六周后的事情。


本来像他们这样的半公众人物,被安排这样的工作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是这个节目的主持人一向以关注情感问题闻名,因此立刻得到了爆豪十二分的抗拒。


然而抗拒无用。“战斗的事情听英雄的,经营的事情听经理人的。”爆豪事务所的同事们显然也感染了爆心地永不退缩的特质,在专业问题上毫不退让,最后爆心地也只能跟一脸傻笑的人偶一起上了访谈舞台。


“在关系公开前,我们都以为两位的关系很差。”节目上主持人先象征性地问了些无关痛痒的流程问题,然后便话锋一转,“那么究竟是什么契机,令两位决定在一起的呢?”


“啊?”爆豪挑起一边眉毛,态度完全不配合,“哪里有什么狗屁契机?”


他态度凶狠,但主持人仗着现场直播更不怕死,问出的问题吓得绿谷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网络上流传最广的,果然还是重伤事件那次吧。大家都说是‘英雄救英雄’,事实上是怎样呢?”


绿谷百分百肯定竹马在听见“救”这个词时,额头的青筋跳了两跳。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我没有。”他慌慌张张截话圆场,“不是已经解释过许多次了吗,不是我救的小胜,是小胜先救的我……”


“哈哈,反过来也没错啊~”主持人明悟,“在战场上相互救援,两位真是互相信任的好搭档呢。”


“少他妈自作主张地接话。”爆豪瞪了绿谷一眼,“相互信任就不会干出那种脑子发热的傻事了。”


“对不起。”绿谷缩了缩,脑袋往下埋了几公分。“当时脑子一热,身体就自己先动起来了。”


这番表态把电视内外的人都笑翻了一大片。


“不过英雄人偶就是这样呢。”主持人也笑道,“这也是人偶最为人称道的特质之一了,相信爆心地虽然嘴上说着嫌弃,但一定也和很多人一样很认同他这一点吧。不如说,是不是还有点喜欢?毕竟两位可是当今公认的最佳伴侣呢!”


这段话若是放在其他英雄情侣那边,应该又是一波互吹秀恩爱的开始。但爆豪却没有跟着微笑,反倒像想起了什么不悦的事情,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喜欢?”他看了主持人一眼,“你脑子有病吧。我跟这家伙是在交往没错,但不代表我就得喜欢他这种毫无自知之明的找死行为吧。”


“啊……”主持人迟疑了下,“这话,听起来有点像讨厌啊……”


“废话。”爆豪翻了个白眼,“臭书呆子,讨厌的地方多着呢。”


“嗯。”绿谷也跟着抓住脑袋,“小胜从小就很讨厌我呢。”


“哎呀呀……”主持人摇头,“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明撕暗秀地发狗粮啊。”


除了两位当事者,所有人都因为主持人这句话笑了起来。绿谷看着竹马撇向一边的侧脸,微微愣神了一下,才跟着一起腼腆地笑了笑。


笑容之下,心底的那丝郁闷,一点一点凝成了一团。


—TBC—

公司团建,被拉到大山里关了三天【吐魂】本来想断更的,回来还是补了下。

吃饭时,发现市场那边的妹子也吃小英雄,聊了下,发现她站轰出……

玩不来玩不来玩不来……OTZ

评论 ( 38 )
热度 ( 4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