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小勤_活在重启前

杂食,随心。注意避雷。最近产出主小英雄咔右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 Powered by LOFTER

【出胜】完美英雄准则(全文放出-上)

明天就是咔酱的生日,而我却还在公司排计划表……望天
没有东西庆祝,坑也没空填,就拿个旧文放出来凑数吧……【蹲
 
本文是出胜合志《出奇制胜》里,我的个人部分,共2W5+字,一章放不下,拆成上下两章好了。在今天和咔酱生日的明天,两天分开发。

这文是我目前的出胜文里,个人最喜欢的。虽然CP感的描写很淡,但世界观设定,还有出胜两人在这种境遇下的互动,是我的喜好模式。
希望看过的人、买过本的人、现在第一次看的人,都能喜欢它!
以上!
 
================

《完美英雄准则》
CP:绿谷出久 X 爆豪胜己  

================

PART.0
 
东京湾在燃烧,人工岛在下沉,港口在坍塌。
 
时值凌晨三点多,云层却被映照得仿佛傍晚艳丽的彩霞。透过被高温灼烧扭曲的空气,几十公里外就能看见直冲云霄的赤红火焰,以及连接天穹的滚滚烟柱。
 
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在传来凄厉的惨叫,伴随着地面上乱作一团的警车与消防车的鸣笛,以及天火之间无数飞行器穿梭的轰鸣。焦黑的灰烬夹杂着消防飞行器喷洒的水雾漫天飞舞,将暴露在外的一切覆盖上绝望的黑色……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还真是世界末日啊~”
 
离灾难现场约有三四公里的一处大厦顶端,死柄木弔像是准备拥抱那片焦土一般张开双臂,从干涸的嗓子里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
 
“来吧,英雄们——”他呼唤,“游戏开始了——!”
 
-=-=-=-=-=-=-=-=-=-=-=-=-=-=-=-=-=-=-=-=-=-=-=-=-=-=
 
-=-=-=-=-=-=-=-=-=-=-=-=-=-=-=-=-=-=-=-=-=-=-=-=-=-= 
 
《个性社会基本法》
• 第九条:公民有义务向国家备案自身个性,不得隐瞒、伪造个性资料。
 
《国际职业英雄准则》
• 第二条:英雄必须依法获得职业英雄执照,并在监管部门注册监察后方可进行英雄活动。
• 第六条:职业英雄的任务是维护个性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人身财产不受侵害,保护公共财产安全,制止犯罪行为及抓捕敌人。
• 第二十四条:职业英雄应妥善管理自身能力,作为抓捕者,不具备裁决敌人的权力,任何情况下无权决定敌人生死。
 
《新兴英雄准则》
• 第二条:一般公民满足以下条件可参加新兴英雄考核,考核通过可获得新兴英雄执照。
• 第十一条:非英雄的一般公民,在以下特定情况时允许在公共场所对他人使用个性。
 
-=-=-=-=-=-=-=-=-=-=-=-=-=-=-=-=-=-=-=-=-=-=-=-=-=-=


-=-=-=-=-=-=-=-=-=-=-=-=-=-=-=-=-=-=-=-=-=-=-=-=-=-=
 
PART.1
 
雄英高中英雄科一年A班《职业英雄法》课堂上,一名学生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
 
“报告老师。”学生说,“关于这一条我有疑问。”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是正值21岁的饭田天哉,三年前从雄英毕业后成为受人瞩目的职业英雄。他为人正直,做事又遵守章程,学校方面觉得他很适合成为优秀的教育者,不久便向他递出橄榄枝。于是饭田从雄英高中毕业的第三年,又重新踏入熟悉的1-A教室。
 
他的课堂上准许学生提问,因此即便被打断授课,他也只是推推眼镜,示意那名学生可以站起来说完问题。
 
“如果在追捕过程中,敌人展开了强烈的暴力反抗,并且对抓捕英雄痛下杀手。这时候也不能杀死敌人吗?”
 
“没错,虽然听起来很苛刻,但确实不可以!”饭田老师的眼镜边闪过一道白光,像天边指引方向的启明星,“按照《国际英雄准则》规定,即便此时职业英雄也不应该将敌人置于死地。”
 
“那如果敌人穷凶极恶,在犯罪过程中造成大量伤害呢?”
“这时候作为英雄当然应该尽量制止敌人!一般方式是让敌人丧失行动能力。”
“如果敌人的个性不可逆转,只有敌人死亡才能消除效果呢?”
“那么就应该暂时将敌人控制,并且交给警察和相关部门依法进行裁决。”
“如果敌人劫持了人质,只有杀死敌人才能解救人质呢?”
“那么首先应该探明情况,以人质安全为第一优先,不要激怒敌人,等待个性更合适的英雄。”
“如果一直没有合适的英雄呢?如果除了杀掉对方就没有其他解决途径了呢?”
“那么需要向上级请示,获得允许后可以选择击毙敌人。但这种情况下,事后也会进行严格的调查审核。如果判定有当场击毙之外的方法,英雄可能会被指控滥用个性,将面临法律判决,并可能被吊销执照。”
 
“啊——不是吧——”原本还想争论的学生高声哀叹了一声,像是抱怨一样地发出哀鸣,“为什么声张正义还要面临指控啊,那敌人不是要开心死了吗?”
 
他算是道出了班上几乎所有学生的心声,随着那声拖长的哀叹,班里的其他学生也跟着七嘴八舌地抱怨起来。
 
饭田却没有为学生们的叽叽喳喳而生气,相反他好像看见了六年前这个教室里同样的场景,一群不服气的抗议声里,讲台上的老师说出了令所有人都印象深刻的道理。
 
当时他坐在下方的课桌后,六年后他站在上方的讲台前。
 
“这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拥有一般人所不及的强大能力的英雄啊!”像是要抒发当年的豪情一般,饭田天哉如机器人一般舞动右臂, “遵循准则!依据法律!约束自身!保证职业英雄过于强大的力量不会失控,才能让一般公民更加信赖英雄!毕竟相比一般人,职业英雄的力量是毁灭性的,可以轻易置人于死地。如果职业英雄以抓捕为由就可以随意杀人,那么不免会产生难以预估的破坏性!懂得生命的宝贵与行使权力的界限,是证明我们与滥用个性的敌人不同的最好途径!”
 
“……”讲台下沉静了几秒,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叹,然后是第二声,很快所有人都热血沸腾地鼓起掌来。
 
“啊啊,是这样没错!”
“如果只是单纯的以暴制暴,那么和敌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是这样的道理啊!”
“如果连英雄都开始杀人,那法律就失去原本的意义了!”


饭田在讲台上面带微笑,好像看见几年前自己坐在下方时的场景。与此刻相同,那时的1-A学生也是如此讨论着英雄条例;不同的是,那时欧鲁麦特的光辉尚未退却,仰望最完美的英雄背影成长起来的学生,基本没有人会质疑条例的合理性。
 
我们是正义的维护者,但并非审判者——因此如何成就完美才是我们追寻的目标。
 
饭田还记得当时课堂里争论的重点,记得每个人脸上雀跃而又自信的笑容。
 
他们是欧鲁麦特最初也是最后的学生,更是继承了欧鲁麦特完美英雄主义的学生。
 
 
PART.2
 
沉寂多年的敌联合第一次反扑,是神野之噩梦后的第五年。
 
战场位于东京湾东南方向的太平洋中央,秘密修建于其上的一座人工岛监狱里。只用了几个小时,敌联合就完成了一次大规模劫狱。
 
没有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袭击和镇压似乎都在刹那间被完成。超越常理的恐怖力量从海面以及岛屿内部同时爆发,建筑像泡沫一般被瞬间瓦解推平,地面则如同海绵蛋糕一样被轻易切开撕裂,紧接着数万吨的海水咆哮着倒灌入人工岛……
 
在本州的监察部门支援到来前,大自然便将人工岛从地球上完全抹消。监狱看守无人幸存,证据残骸也沉入海底。
 
如果单单只是损失了一座秘密监狱,世界也许还不会为之恐慌。然而那座监狱最深处所关押的是敌联合的最高领袖ALL·FOR·ONE。当他从束缚中挣脱,率领密密麻麻的手下从东京湾的半空落下时,世界便立刻被卷入一场永无止境的战争。
 
先是东京湾被毁,然后是附近的城市。从横滨到千叶,虽然职业英雄紧急回防了东京都,确保首都没有成为一片焦土,但以此为中心迅速蔓延到全国的严重事态,却又再度嘲笑了英雄们的机动性。
 
在敌联合拥有复数空间系个性所有者的前提下,预判与防御已成短板。全国的职业英雄疲于奔命,但始终无法完全应对层出不穷的事件。紧急之下,政府与英雄协会共同修改了职业英雄注册法案。
 
新法案放宽了英雄执照的获取资格,并且允许一般人在特定情况下使用个性。
 
如此一来,在对抗零星骚乱时,能够临时征召的生力军便成倍增加。虽然也因此产生了新的冲突,并且被敌人中英雄杀手的追随者们指责为堕落,但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新法案还是在利弊权衡后执行了。
 
即是所谓的“新兴英雄”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拿到执照的英雄也是争议最大的世代。
 
当然质疑或反对新法案的声音也从未停止,甚至最响亮的呼声都来自于奋斗于一线的职业英雄。其中便有年纪轻轻便先后荣登最受欢迎英雄宝座的二人组合——英雄“人偶”与英雄“爆心地”。
 
说是二人组,不过是因为两人在工作上时常搭档,又毕业于同一间学校同一个班级,并且还是传说中的竹马关系。但实际上两人性格迥异,而且说实话,关系完全不算好。
 
英雄人偶反对的理由比较温柔,大抵是还是希望由严格选拔而出的职业英雄来保护民众,不希望把普通人卷入危险。
而爆心地的理由就简单粗暴得多:送这么多没用的杂碎来有什么用!?
 
这番鄙视式的发言自然在媒体上掀起轩然大波,不过细心的粉丝很快就发现:“其实人偶和爆心地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吧?”
 
“哪怕是一样的含义,根据表达方式的不同,感受也不一样啊!” 被鄙视的新兴英雄抗议,“大家也是为了保护和平而战,为什么不能更加互相理解,更加善意地接纳我们呢?”
 
但这样的抗议没过多久便淹没在激烈的战火之中。
 
也许一开始,敌联合确实是被突然增加的英雄生力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很快民众便发现,新兴英雄更是扑入烛火的飞蛾,除了被燃尽以外再也没有更多意义。
 
不,其实意义还是有的——对敌联合来说。
 
当第一名丧失个性的英雄被从敌联合手中救出时,曾经历过六年前“神野之噩梦”的英雄们,心底便涌现出一丝不祥的预感。此后预感愈发鲜明,第二名、第三名……不断有新兴英雄在与敌联合的战斗中失踪,即使获救也处于无意识或个性丧失的状态。
 
直到有一天,有职业英雄发现与自己对峙的敌人使出了资料记录之外的个性,而那正好与曾被捕获的新兴英雄所丧失的个性一致。
 
预感成为了现实——敌联合会从捕获的英雄身上抽取个性,并用以强化己身。
 
网络上也开始流传一段视频,来自ALL·FOR·ONE悉心培育的接班人死柄木弔。视频里的死柄木用颤抖而雀跃的声音向全世界人宣告他们的胜利。
 
“这都要感谢你们送来的饲料啊!”视频中的死柄木张开双臂,侧身向屏幕前的所有人展示他身后的景象——数十名被浸泡在蓝绿色液体中的新兴英雄,其中甚至有几人头盖骨被削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大脑。
“虽然这些个性在英雄阵营里不过是些杂碎,就像RPG里最初级的史莱姆,但对于SLG玩家来说,却是正好可以用以强化己方棋子的完美道具呢~”死柄木陶醉地诉说,“啊……真想快点,向你们展示我最新制造的棋子啊!”
 
 
PART.3
 
“黄金世代”被冠以“黄金”之名便是在混乱开始的这一年。
 
那时候,社会上突然出现了一股声音。那声音说:“若是欧鲁麦特还在就好了。”
 
这句感叹引发了无数人的共鸣,如病毒一般在网络上扩散开。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回忆欧鲁麦特时代的辉煌:那时候世界是那么安宁,犯罪者们是那么渺小,哪怕偶尔遇到英雄与敌人发生冲突都可以驻足观看……而现在,甚至坐在家里都可能被突如其来的灾祸夺去性命。
 
网络上有人放出了欧鲁麦特曾经战斗的视频合集,影像中的欧鲁麦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哪怕是最后力量耗尽也没有倒下。
 
“你看,那就是和平的象征!”人们指向那道身影说,“难道在欧鲁麦特之后,我们就再没有这样的英雄了吗?”
 
视频合集的最后一段是六年前的“神野之噩梦”。耗尽力量的欧鲁麦特如同风中残烛,即便浑身浴血即便瘦骨如柴,却依旧击败了最强大可怕的敌人。而后那样的欧鲁麦特举起手,指向镜头说:
 
“接下来就是你了。”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在威慑黑暗中蠢蠢欲动的恶意呢?还是在激励向他奋进的后辈们?还是说,这句话其实有特定的对象?
 
期盼于欧鲁麦特继承人的民众开始把目光聚焦这场战役,聚焦欧鲁麦特战斗外的生活,聚焦他所任教的班级,聚焦他名下的学生们……紧接着数十个熟悉而又年轻的名字浮出水面。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轰焦冻、切岛锐儿郎、饭田天哉…… 爆心地、人偶、焦冻、烈怒赖雄斗、英格尼姆……
 
每一个名字都是职业英雄界的一颗新星。战绩、救援、特殊任务、勋章,围绕在那些称号上的赞誉与荣耀,两三年间便超过了许多资质深厚的前辈。明明应该是初出茅庐的菜鸟的年纪,却个个都如同久经战场的老牌英雄般应对自如。
 
而后狂热的粉丝们发现,早在这些年轻英雄的学生时代,便已经与敌联合数度交锋,并且一次又一次获取过胜利。即便是在职业英雄被打压的现在,这些欧鲁麦特的学生们也总是能接连不断摘取胜利果实。
 
于是人们说:“看啊!那就是欧鲁麦特所教导出的学生们,是欧鲁麦特的后继者。是继欧鲁麦特时代之后的黄金一代,是新的和平象征会诞生的地方!”
 
那之后,曾经的雄英高中1-A便被称作了“黄金世代”。
 
但只有黄金世代中的寥寥数人,知道欧鲁麦特那一指的真相。所以每一次被提起,轰焦冻总是认真地解释自己还不足以担当此称谓;而爆豪胜己更是要从齿缝里挤出一声嗤笑。
 
“狗屁黄金世代!”英雄爆心地对准镜头竖起一根中指,“管他欧鲁麦特是什么意思,最后成为顶尖英雄的一定是老子!”
 
最后只有绿谷出久对所有人露出和煦的笑容,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替竹马道歉:“抱歉啊,小胜就是说话难听了点。不过他跟我一样,比任何人都要憧憬欧鲁麦特。所以,不管理由是什么,我们都会继承欧鲁麦特的意志,向着最伟大的英雄道路前进的。”
 
无论如何,黄金世代的崛起,让常年挣扎于黑暗之中的人们看见了新的曙光。为了巩固摇摇欲坠的秩序,政府也决定推行新的和平象征计划。这项举措受到了无数人的推崇,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投出自己心目中的那一票。
 
新的和平象征即将在这个摇曳的时代诞生。
 
 
PART.4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大家重聚啊……”
 
日本东京都英雄协会大厅里,来自全国各地的职业英雄汇聚以此。说是会议大厅,内里的布置却更像晚宴会场。白色长桌上摆满精致的小点,偶尔还有端着酒水的侍应生穿梭其中。而且与普通政治经济类型的场合不同,这里几乎没有被西装革履束缚的人物。相对的是所有与会者都以战斗制服全副武装,保证能在任何情况下做出任何应对。
 
他们有的是所属英雄事务所的标志性英雄,有的是创始人,也有的是核心骨干,还有一些是入行不久便崭露头角的新星。总之,不管是哪一种,都是目前最能代表当今职业英雄世界的一群人。
 
会议大厅里有许多曾经1-A的同学,许久不见的众人相互招呼,逐渐聚集在一个小圈子里,将这个偌大空间的一角化成了一场小型同学会。
 
相较于整个会场略显压抑且剑拔弩张的气氛,小圈子里的氛围显然活泼许多。毕竟都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很多人在工作后一年半载也没碰见过,今番难得重聚,热络的喧嚣把大会原有的肃穆冲散得一干二净。
 
但即便这样,也没有人去阻止他们,老一辈的英雄们也只是大多远远观望。一方面是他们自持身份,不屑与一群毛头小子们斤斤计较;另一方面则是这群毛头小子,每一个都是当今职业英雄中不可小觑的强者。
 
很难想象会有这样一批年轻人,一入社会便锋芒毕露,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的经验完全看不出一点新人的青涩。
 
但又很容易明白他们是这样的一批年轻人,毕竟他们从入学起就开始直面敌人,当二年级的前辈还在纠结于实战时,一年级的菜鸟们却已经在为各种理由拼命战斗了。
 
“我前天还在新闻上看见小久了。”丽日御茶子兴奋地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好厉害啊小久!那可是跨海大桥,一般人做不到吧!”
 
“没有啦,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被夸奖的绿谷出久挠着后脑勺。他已经不会像高中时候那样,面对赞美便不知所措。但来自相熟之人的赞誉,还是会让他有种习惯性的羞涩。
 
“当时还有许多其他的英雄在那里,大家一起相互合作,才防止了桥梁的解体。我只是尽自己努力,想着能多支持一会儿就能多救出几个人。而且……”他想了想,视线往右边偏移了几度,“因为有小胜在那里,我才不用疲于追捕敌人,所以危机才能那么快解除。”
 
他们说的是几天前的一次支援任务,从本州召集了一群顶尖英雄帮助四国清缴转移过去的敌联合。战斗在阴影里秘密进行了五天,却在最后一日被发现端倪的敌联合临死反扑。数十名拥有复合个性的敌人将濑户大桥异化扭转,一瞬间拥堵于此的车辆纷纷坠入大海。如果不是人偶强制将桥面推回安全弧度,那么在救援开始之前,就会直接出现大批伤亡。
 
“咦?爆豪君当时也在吗?”
 
丽日有些吃惊,印象中完全没有在新闻里看见相关报道。她顺着绿谷的目光望去,果然在三米开外发现爆豪胜己的身影。就像曾经在学校里一样,他的身边围绕着切岛锐儿郎与上鸣电气等人,说话间脸上就绽开一道狰狞的冷笑。
 
“很多人都没报道呢。”绿谷大约是猜到了她的疑惑,“毕竟是秘密支援,政府这边也不希望被敌人察觉具体动向。像我这样已经暴露的,除了找借口向外公布,再就是顺势大肆宣传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了。”
 
“原来如此,如果被敌人知道本州英雄离开城市,趁机作乱就不好了。”丽日点点头,接着不由又感叹起来,“每次看见你们参加这样那样的行动都觉得,大家都好厉害啊……”
 
她如数家珍一般道出班级里各个同学的事迹:独自剿灭了敌联合一处脑无制造工厂的轰同学,挡在枪林弹雨前阻止了敌人疯狂屠杀的切岛同学,东京湾事件后奔波于各地帮忙重建的八百万同学……
 
“像我就无法参与这样的行动……”丽日最后略显失落地说。
 
“没有的事。”面对她的妄自菲薄,绿谷自然摇了摇头。不是奉承也不是安慰,绿谷出久所表述的是他所见到的真实。
“大家都知道丽日同学也是很厉害的,尤其是在救援方面可以说无可替代。这次的事件,如果丽日同学也在的话,一定能第一时间挽救许多人。”绿谷笑起来,“之前也在报道里看见过,被敌联合击垮的大楼,是丽日同学一个人将重力场消除让大家逃离现场的。真是太厉害了!”
 
“小久你竟然知道那件事啊……”预料之外的夸奖,丽日脸上的红晕似乎都更艳丽了一些,“也就是凑巧,满足了一点技巧上的要求才能做得到……一般情况下,其实我也……”
 
她捂着发烫的双颊解释,好像生怕别人对她期望过高一般。末了,似乎又觉得自己应该更自信一点,于是将视线投向尽头的主席台。那里有一面墙的LED屏,正在循环播放不同事件里英雄所呈现的形象。最后镜头转移到路边的普通人群中,摄像记者举起话筒询问:“说到和平,你首先想到的英雄是谁?”
 
“当然是欧鲁麦特!”中年的上班族男人说,“这还用问吗?”
“欧鲁麦特吧?”刚步入社会的青年人说,“可惜欧鲁麦特已经退役了。”
“我记忆中是欧鲁麦特。”刚下补习班的高中生抓抓头,“不过现在的话,应该是黄金世代里的人吧?焦冻?”
“爆心地不好吗?虽然凶不过不是很帅气吗?”身穿制服的国中生撇撇嘴,“你的眼光才好奇怪呢!”
“是人偶!人偶可是非常厉害的哦!”手中举着英雄玩具的小学生握紧双拳,“长大后我也要像人偶一样拯救许多许多人!”
 
丽日的眼眸因那些影像而光芒流转,像是阳光又像是火焰。而后她所知晓的,在这会场里即将发生的事情,令那道光辉在她的世界里炸出一片烟火。
 
“虽然这一次还无法追上你们的脚步,不过我也不打算输给你们任何人哦。我会一直一直努力加油的!”英雄轻灵慢慢展开笑脸,是如同在战地时一贯充满自信而又元气满满的模样。
 
“对了,趁着现在还能自由发言,我就先提前祝贺小久啦!” 丽日真心实意地说,“成为新一代‘和平象征’候选人,也就离欧鲁麦特更进一步了!”
 
“哎,现在这样说也太早了点吧!”虽然在与会之前就知道了结果,但被丽日如此直白地恭贺,绿谷还是难免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而且也不止我一个,还有小胜呢……”
 
两人在说的自然是这次大会的主题,本来是要在此确定和平象征的人选的,不过似乎稍稍出了一点小状况:民众的选票出乎意料的集中,而且前三名——焦冻,爆心地和人偶——的差距更是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这和欧鲁麦特曾经压倒性的支持率完全不同,三人里无论是谁都还没有达到当年欧鲁麦特的高度。虽然每个人都拥有庞大的支持者基数,却远达不到压倒性的悬殊。
 
这三人会被众多投票选中的理由也很简单。首先三个人无论战绩还是人望都无愧于褒奖,是民众心目中实至名归的顶尖英雄;其次三个人还是欧鲁麦特曾经的学生,是黄金世代的代表人物;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三人所展现出来的精神面貌,分别代表着不同意义上的强大与坚韧。
 
只是在欧鲁麦特退役的六年里,不管是安德瓦的勉强上位,还是新生代的奋勇直追都在向所有人阐述一项真理:欧鲁麦特是如同神明一样强大而完美的存在,而其他英雄虽然强大却依旧只是凡人。
 
没有人能够等同于全盛时代的欧鲁麦特,也就意味着,三人中无论是谁获取和平的象征的称号,都无法完全服众。也正因为如此,相关部门才决定另辟蹊径:让三人共同披挂上阵,同时肩负起一个时代的希望。
 
所有的思路都没有问题,最开始来自各方的反馈也在预料之中。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在公布候选人决定的下一秒,绿谷出久之外的两位候选人,会同时提出退出竞争。原本是令全社会欢欣鼓舞的事件,却在一片愕然中落下帷幕。
 
事情的余韵在社交平台上不断被扩大,最后成为席卷整个社会的轩然大波。自顾自策划了这一切的各方人员无论如何也没能料想:即便通知了各方,即便事前打好了招呼,焦冻与爆心地竟然会如此我行我素。
 
“抱歉。”英雄焦冻在主席台上鞠躬,“虽然很感谢大家投票给我,但对于我来说,和平象征这个称谓从来就不是我的目标,我个人无意参与争夺。”焦冻慢条斯理地从自己的身世谈到理想,从个性婚姻谈到安德瓦与欧鲁麦特的纠葛。每一个字都在向众人传递拒绝的信号。他的理由如此充分,直到下台,听众们都难以对他产生苛责。
 
相较于他,爆心地的排斥就毫无道理,甚至有种蛮横到不可理喻的狂妄。
 
“谁规定想要成为最强的英雄就要担负这个称号啊?老子想要的是超越欧鲁麦特,不是什么继承!”他以一根大拇指指向人偶,“再说继承这种事,交给人偶(废久)一个人不就好了吗?”
 
两个人发表完各自宣言后便匆匆下台,徒留主持人与英雄人偶站在台上,受到万千视线的瞩目。策划者永远都不明白,明明是应该齐心协力,共同扛起和平旗帜之时,其中两人却做出完全相反的选择,简直是在故意将称号拱手让人一般。
 
然而事已至此,英雄人偶也只有带着质疑与争议成为了新一代带和平象征。这多少有些无奈,令原本值得庆祝的事情也变得尴尬起来。至少对于许多不知真相又八卦的民众来说,这就很难让人不去猜测背后是否隐藏有什么阴谋诡计。
 
“人偶是不错,不过什么都没有做,就赢到了最后,不是很奇怪吗?”
“和平象征又不是只看战斗力。焦冻和爆心地看起来那么难以接近,会偏向态度更和蔼的人偶不是很正常吗?”
“如果这样说,为什么又一定要选什么和平象征?既然无法成为欧鲁麦特那样绝对的存在,又何必执着于欧鲁麦特的称号呢?”
“平心而论,不管实力还是形象,焦冻都是最好的吧!”
“爆心地怎么啦?就算态度不好,难道战绩就可以装作看不见吗?”
“吵什么吵?当初还不如让三个人一起继承名号呢!反正都是欧鲁麦特的学生。”
“候选人和继承人又有多少差别?到时候还不是一起被焦冻和爆心地拒掉?”
“谁知道拒绝后面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
 
相似的争论每天都飘荡在社交话题榜的顶端,除了粉丝以外,路人们也对此多少抱有质疑。虽然人偶的实力大家也有目共睹,但不是压倒性的存在,也就无法遮盖住全部反对的声音。
 
这种时候大家就会希望有什么权威性的——或者不是权威性的也可以——总之能告诉他们一些额外信息,让他们能够做出自以为正确的判断。
 
“啊!那两人真是气死我了!”事情发酵之后,丽日恨得直跳脚,如果不是隔着视频电话,大有要把罪魁祸首的两人发射去外太空的气势。“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退出啊?每一次都这样自我中心,也稍微考虑一下小久会遭遇的情况啊?”
 
“不是这样的,丽日同学……”另一边的绿谷为竹马辩解,“虽然无法明说,但是小胜他是有理由的。而且怎么说,我觉得这是小胜对我的一种肯定……”他抓抓头发,“老实说,总觉得……还有点开心。”
 
“啊啊,我实在不知道小久你在开心什么。”丽日仰起头,把脸埋在手心里,“每次都觉得,小久和爆豪君之间的关系根本无法以常理来理解,好像两个人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一样。”
 
“哪有啊……”即便被戳中了真相,绿谷依然低声抗议。
 
话虽如此,心跳却不由自主因丽日的话语而躁动起来。就好像第一次小胜对他暗示自己知晓真相时一样。
 
“那么轰同学呢?”丽日托腮问,“小久有什么秘密是瞒着我们的吗?”
 
“轰同学大概是……自己猜测到了点,另外就是安德瓦的原因吧……”绿谷无可奈何地苦笑,“抱歉,丽日同学。等我能够强大到可以选择公开这个秘密的话,我一定第一个先告诉你。”
 
“骗人,现在我才不相信小久呢。”丽日对他做了一个鬼脸,“反正肯定是爆豪君什么都知道了,然后才能想起我吧。”
 
这时如此抱怨着的丽日永远无法预料,不久之后自己会用那样的一种方式知晓真相。否则如果让她选择,她宁可一辈子被瞒在鼓里——再没有比被敌联合到处宣扬更糟糕的揭露方式了。



PART.5
 
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死柄木弔再次公布的一段视频。
 
大约是发觉在网络上制造混乱也能给英雄带来额外的舆论压力,敌联合显然爱上了这种恐怖传播方式。作为敌联合的二号人物,抓住一切机会将英雄们引以为傲的社会秩序搅得天翻地覆,就是死柄木弔如今最大的乐趣。
 
虽然网络监管从未间断,但死柄木总能找出传播妄言的途径,而他的追随者更是愿意为他推波助澜。因此在视频发布的24小时内,便迅速覆盖了亿万民众的屏幕。
 
“多么值得恭喜的好消息啊,也该是时候站出来告诉大家真相了吧,英雄人偶?”影像中的死炳木上发出嘲讽,“继承了欧鲁麦特的个性的你,来继承欧鲁麦特的名号不是当之无愧的吗?这本来就是你的责任,其他两个人不愿意与你共同分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如果说之前的事件是往深潭中抛落的一块巨石,那么这一次,死柄木丢进去的就是一颗重磅炸弹:一瞬间,不仅是深潭激起万丈水花,就是潭边的路人都被炸得晕头转向。原本似乎是处于同一位置上的三位候选人,此刻的地位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似乎一夜之间没吵完的架就有了定论,几乎所有人都铁板钉钉地表示找到了黑幕的真相。
 
但这一切的前提又在于,英雄人偶是否真的像网络里说的那样,是欧鲁麦特真正的唯一继承人?
 
就像是为了打消民众的迟疑,死柄木陆续在网络上放出各种新炸弹:政府所公开的欧鲁麦特与绿谷出久的个性资料,各方媒体所记录的两人的战斗视频。虽然并非每一项都是无可反驳的铁证,但在敌人刻意引导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倾向相信这份猜测。
 
重要的一点在于:曾经的欧鲁麦特被认为是不可复制的奇迹,因此他的退役才会引起社会性的恐慌。但倘若这份超强的个性可以代代传承,那么之前的完美英雄也就并非不可复制。
 
有人是兴奋的:“如果真的继承了欧鲁麦特的个性,英雄人偶继承和平象征之名,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也有人嗤之以鼻:“为什么人偶没有展现出远超一线英雄的绝对强大?英雄人偶是否配得上继承人与和平象征的称号?”
有支持者:“欧鲁麦特也不是一出道就是绝对的存在,也有过年轻的时期。况且焦冻与爆心地也不是曾经的NO.2可以比拟的,两人都早已超越了前辈安德瓦吧!”
也有反对者:“那这样说的话,人偶简直就是一个作弊者。这样还没有甩开焦冻与爆心地,未免也太配不上欧鲁麦特的传承了吧?”
 
接二连三的爆炸性新闻令人偶成为各方焦点,不但英雄事务所前被围得水泄不通,哪怕刚刚结束战斗的现场,也有一些如同秃鹫闻到了腐肉气息的记者紧追其后。
 
“英雄人偶,根据国民资料库的登记记录,你在进入雄英高中前应该是无个性。之后突然展示出的增强系个性,是源于欧鲁麦特的传承吗?”
“根据《个性社会基本法》第九条,公民有义务向国家备案自身个性,不得隐瞒、伪造个性资料。请问你和欧鲁麦特的情况是否涉嫌违规呢?”
“关于您的大多数爆料都来自于敌联合,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欧鲁麦特的个性如果是可继承的,那么这份个性的归属要如何监管?如何保证它不会落入敌人手里?如何保证继承个性的人不会堕落?”
“能稍微透露一下,欧鲁麦特选择您作为继承人的详情吗?您是否考虑过如何选择下一代继承人呢?”
 
在失去控制的舆论浪潮中,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接踵而至。很多问题是绿谷未曾料想过的,一片混乱中竟然有些恍惚。自他踏入英雄世界,还是第一次收到如此多的非议。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如同被整个个性世界舍弃了一般。
 
但现在与那时又是截然不同的。

他正这么想着,就听见一声雷鸣般的轰鸣,然后一架摄像机被粗暴地炸上天空。同时传来的还有爆心地耐心丧尽的怒吼:
 
“有完没完,你们这群杂碎?个性是遗传来的还是继承来的很重要吗?有时间管这些不如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绿谷看见竹马推开潮水般的人群,向自己靠近。
 
“你是呆子吗?废久!和这群人有什么好啰嗦的?”他一把抓住了绿谷的制服衣领,“就算是老子让给你的,既然继承了欧鲁麦特的称号,就给我拿出点样子来。畏畏缩缩的看着就令人火大!”
 
看吧。绿谷在内心中开心地笑起来,至少现在,在作为英雄人偶时,小胜是站在他这边的。
 


====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917 )